活着就是恶心- 第二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Nicotine 书名:活着就是恶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大帝书阁)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i。k先生,议员请您进去。”“……”点了下头,他站起来,整理了一下白色的休闲套装在西服革履的侍从引领下,走入国会大厦富丽堂皇的法式门廊,他的脸上习惯xg的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就像正在400平的豪华办公室等他的参议院先生说的那样——“i。k,你这个表情可一点都不像个男娼。”那个体态肥胖的议员挺着他硕大的肚子慢慢踱了过来,捏着i。k的下巴的粗壮手指像清点着自己的那些财富般摩擦着,贴进i。k的脸,他必须翘着脚尖才能用刚刚还叼着雪茄的厚嘴chuntian上i。k的丰腴、xg感的chun,i。k没有躲,他对任何事都表现得很敬业,这是他的优点,但他也同样不喜欢去迎合别人。“你不笑笑吗?那我可是会生气的哦。”“我不喜欢笑。”议员推推架在自己的蒜头鼻上的银边眼镜,搔着自己的地中海式的稀疏毛发,装着能让人呕吐的细嗓调笑着,而这一切,只换来i。k一个无所谓的笑——这个野小子就是这副脾气,不过就是这样,才让人想凌虐他。“i。k,你被我们宠坏了,别在这里摆你外面天之骄子的架子,你认清楚,那是怎么得来的。”议员在i。k尖俏的下巴上狠狠的捏了一把,错错肥胖的身体退到一旁,示意侍者将门关上,然后他不用再掩饰他贪婪、邪恶的嘴脸,揉弄着自己硕大膨胀的裤裆,他向早立在一旁怀着同样猥亵表情的书记官弩弩了嘴——“去帮i。k先生更衣,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哼!”“老东西,别装了,又不是演戏,我已经在演艺圈玩得腻了,不想听你这么蹩脚的台词……”一把将大理石办公桌上的文件推到地上,i。k无趣的撇撇嘴,脱了鞋,十分随意的躺了上去,能让国会的书记官伺候更衣可是件荣幸的事,他当然不会拒绝,只要不看那个四十几岁的男人黄鼠ng一样的j。ian相,这也算是种享受不是吗?只是他有些担心,书记官的口水好像随时都会滴在他gan净的脸上,还是闭上眼睛好了——“你想出什么新花招都随便你,但我要一样东西,你得给我弄到手。”“i。k,只要你做个乖孩子,议员先生当然会满足你,其实你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年轻人,为什么总是那么没情趣呢?呵呵呵呵……”书记官像见到奶酪的老鼠般发出古怪刺耳的笑声,拨开衣物,i。k健康而光滑的淡小麦色肌肤让他堆积着皱纹的三角眼放着异样的光,真想看这样的肌肤染上蔷薇色的瑰丽,只可惜,i。k有个规矩——只要你给他想要的,就可以对他做一切,但,别留下痕迹——这么傲慢的小宠物恐怕也只有国会的重议员以上的官员才消受的起,所以他一直很感谢议员的关照,不然,他这种身份根本没资格接近i。k。“……狗的嘴都可以随便叫吗?最好小心你的指甲,他们划得我的皮肤很疼。”根本连眼睛都懒得睁一下,i。k皱了下眉,书记官在他身上涂抹香油的手让他烦躁,这个混蛋看上去有点噬血,这可不好,他不喜欢在皮肤上留下痕迹,这当然是因为迩纯,迩纯不会接受他的主人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跟他做着一样低劣、下贱的事的,所以说迩纯这个小东西才是纯正的心理变态,他只是单纯的喜欢被所爱的人摧残的快感,而并非有什么其他的目的。“i。k,你把我们的书记官都吓到了,呵呵,我真不明白首相到底在想什么,像你这种的贱货有什么资格来命令国家的官员?恩?”等书记官将i。k的手用皮带束缚在桌子两边暗藏的锁链上,议员才得意洋洋的坐在他现在变成刑讯台的办公桌前,叼了支新的雪茄,喜滋滋的由下至上抚过他钟爱的年轻肌肤,他笑得狰狞——“呵呵,这玫瑰香油还真不错,它让你的皮肤很柔软,好孩子就该学得乖点、温柔点,这对你有好处……别以为你和首相有一腿就可以为所yu为!”故意的,议员将雪茄猩红的烟灰抖在i。k绛红色的ru尖上,端详着那额前的乌丝间倔强的眉一蹙哈哈的笑着,那双手再挣扎,可就像进了笼子的野兽,又能怎么样呢?——“好了,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我也不喜欢演戏,通常成功的人都喜欢不容易征服的东西,所以我们才喜欢宠你,但你也不要太得寸进尺,我知道你要什么,听说你养的那个小贱货换公司了?你乖乖的,等你走出这里,那个传媒公司就是你的了。”听到这句话,只是微微的,i。k笑了,这该算是顺从了吧,对他来说就算是了,那么下一步该gan什么呢?通常迩纯在这种时候会选择哭泣,因为迩纯喜欢被从痛苦中释放,而他则是喜欢先得到承诺,再准备痛苦——i。k清楚自己接下来的任务,所以他不再挣扎,并分开了他的腿,他又不得不去忍受那恶心的腐rou与自己的身体磨蹭的感觉,但这至少是有价值的不是吗?他告诉过迩纯,他会不择一切手段的控制他,跑的再远也没用,他要每时每刻的让那个总是了无生趣的大孩子在自己的视线中才能平静。“i。k,你要这家公司不只是为了那个小贱货吧?没记错的话,有了它,这个国家的媒体就完全在你的控制内了,对吗?”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没人相信i。k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看住迩纯,而当然也不可能只是这样,他何止想要这个传媒界,有可能的话,他想要这整个城市,乃至整个国家,但那不是靠出卖rou体就可以得到的……迩纯或许只是安wei他灵魂的人,真正陷落的是他,他已经准备好了,为自己的野心付出一切代价……“你什么时候开始在意我想什么了?我跟你jiao易的只是身体,不是思想。”眯着眼睛,i。k配合着书记官将自己装了皮革的膝窝折到分束的手边与腕部用钢锁固定在一起,他不知道自己将要陪这些权衡朝野的禽兽们玩些什么样的游戏,但他知道,他会努力的活下去,这就够了吧?在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不同的人选择着自己不同的生活方式,而那大部分都是没什么意义的,活着,做一些事确定自己活着,其实就是如此而已——这不是他说,他对人生的真谛没研究,是迩纯说的。“呵呵,你这个姿态很燎人啊,一会儿你会更美的,呵呵呵呵……”抚起i。k黑色发丝,那张脸如果不是那么冷若冰爽真是绝色,修眉、长睫、挺鼻、薄chun,还有那双眸子,深邃得让人无法猜透,仿佛一注视,便跌入了他重墨的深渊,所以,对这种妖精,是绝对不能掉以轻心的——“书记官,去把医生为我们提供的神奇药拿来,呵呵……”在议员下达命令的时候,那双手已经冷不防的捏住i。k表现得十分怠慢的分身,将什么针剂从收缩的括约筋注she了进去,突如起来的刺痛让i。k本身开是轻颤了起来,敏感的前端也顿时尖挺,喘息着,他尽量让自己平静,收缩的花蕾开始慢慢放松,直到他赫然发现那个开始渴望被cha入的肮脏容器根本不听他的控制,就算他再怎么努力,也无法缩紧……但那些体面的官员是不会给他弄清一切的机会的,比刚刚笑得更贪婪的书记官将一种红色的药水刺入他的动脉,很快,他开始呼吸急促,浑身燥热,i。k的经验告诉自己,马上他将不再是自己,只是一个被玩弄的物件,他只希望药效快点过去,这样晚上18点时,他还可以去接迩纯下班,而迩纯呢?现在又在做什么呢?躲在厕所里因他放在他体内的xg具而难耐的自卫吗?还是……他已来不及去思考自己以外的事了……“啊……”发出一声轻轻的呻l,i。k胡an的摇着头,窝折的姿态让他有些缺氧,视力渐渐的失去了它的功能,只有被麻醉了的感官——他听到金属咬合的声音,分身被冰冷的感觉在根部箍得无法释放,而后,他不知道又是什么特殊的工具,像是钩子一类的东西从四个方向伸入他的蜜蕾中,将失去弹xg的xue口向外大大扩开——“啊……恩……痛……别……别在扯了……啊……”药生效了,i。k的呻l像发情的动物般不断的响起,他能听到,可他已经不能控制自己,有种人死了变成灵魂之后看着自己的rou体被火化的感觉,无能为力的境地总会让人畏惧,i。k也不例外,因此协议达成后,他都会遭到被下药的待遇,那会让他看起来楚楚可怜,特别是像他这种高傲的男人,这样的时候就更加让那些变态的yu望感到兴奋。“听这声音,你很喜欢嘛,放心吧,我很宝贝你的,给你打了肌rou松弛剂,你看,你的竟然可以撑到拳头这么大呢,我得把他们固定好,你最好别an动。”带着几乎所有的政客都拥有的虚伪的慈善笑容,议员示意充当帮凶的书记官将用来撑开蓓蕾的长柄金属钩固定在早已准备好的用来固定臀部的黑铁架的四角,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工具,制造这样东西的人不做机械师而是做一个xg具的设计师简直太可惜了——在约1米见方的黑铁架内是一个椭圆的环型,在书记官殷勤的帮助下,它紧箍住了i。k被迫分开的胯,被铁架稍稍翘起的si处更加清楚的暴露出来,甚至连蜜xue内的红色rou壁都格外清晰,被器具装点的像是一件研究品的i。k咬着牙侧过头,不愿去看议员令人作呕的嘴脸,而别过的头,却被那双肥胖的大手板正——“议员先生,你看这种脸的表情,又羞又愤的,如果不是那药,没准他会咬我一口呢,大概他不满意议员您的招待吧?”书记官谄媚的声音带着隐藏不住的雀跃。“是吗?他不会拒绝的,这只是我们满足他愿望的一点点小小的回报,是不是i。k?”靠在桌尾,议员横rou的脸笑起来活像个河豚,欣赏着那被他的新花招弄得像展品的红色隧道,他将一直叼在嘴上的雪茄夹在指尖,慢慢的靠近i。k因感到热量的bi近而颤抖的肌肤,不慌不忙的将火光探进撑开的后庭中抖了几下——“呵,不错的烟灰缸。”“啊——————啊……混蛋……混蛋……啊……啊……”体内的灼伤令i。k发了狂般的挣扎,但被困住的身体根本无力反抗——这样的时候,他时常想到迩纯,对于那个人,这是种享受吧?但他真的不相信迩纯那些所谓他是被虐狂的鬼话,也不愿意去相信,因为他知道这样的感觉。“最好闭上你的嘴,i。k,你该记得我们的协议,哈哈,我不会让你的身体被看出伤痕的,但你的体内嘛……哈哈,你都想不到他有多美……我喜欢美的东西被摧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议员狂妄的笑着,他就是喜欢这样,把这个小东西捧到天上,然后再让其在自己面前过着连狗都不如的日子,那将是种多么美好的事——孩子就是孩子,他以为得到一切都那么简单,而任何一种游戏,花样翻新都会有异想不到的效果。“我今天要研究一下,你美丽而y荡的器官到底喜欢被用什么填满……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你感到舒服的……书记官,去tian他。”“什……什么?我我?”唯唯诺诺的jiao握着双掌,书记官受宠若惊的确认着,他很想尽力掩饰自己对i。k的贪婪,但那八字型的嘴角险些留下的口水已经证明了一切。“哈哈,我们是老朋友了,来吧,他不是觉得你像条狗吗?那么没准他会喜欢被狗tian的感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是,那我可就对i。k先生不客气了……”尽管嘴上这么说着,但那条滴答着口水的舌头还是由i。k颤抖的身体上tian了下去……“啊……啊……恩……啊……啊……呜……”除了呻l,他的嘴就还有一个用场,当i。k意识到这一点,翻到他身上,像狗一样倒着tian食的书记官,已经套出他粗黑的yang物塞入i。k因呼吸困难而张开的口中,恶心的感觉刺像是比邀请参加什么戏剧首映式幕帷拉开的一刻,将放在桌下的文件柜中的笼子拿出来——一条一米长的青蛇,一对可爱的小白鼠,到底哪一个更适合他y荡的奴隶呢——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一边将青色药膏用手涂抹在i。k颤抖的甬道内,他感到非常兴奋,没想到那小小的蜜蕾竟真的可以打开得让整只手随意进出呢,如果他在严格一点,会不会下次这里可以装得下一个篮球呢?哈哈哈哈。“好了,用这个把他的嘴堵上。”将一个高尔夫球丢给纵yu书记官,i。k淌着兽ye的chun立刻被再次填满,当黑色的胶布封上他低呜的嘴之后,他也只能任由恶心的ye体流入自己的颈嗓,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书记官雀跃的喊着——“你看,他竟然哭了,哈哈,流泪的样子都这么美,议员先生,他真是太bang了……”“呵,更bang的还在后面呢,拿布蒙上他眼睛,把他的腿解开,你用手撑着就好,好戏要上演了……”待书记官将i。k的眼睛蒙住之后,议员不慌不忙的抚着i。k湿润的尖端,从抽屉中拿出一根按摩bang对着书记官诡异的笑笑却先将其放在一旁——“我想,他会喜欢的,呵呵。”议员扯着笼子中小白鼠细长的尾巴笑意更深,吱吱的声音对于黑暗中的i。k来说更加可怕,而就在这时,有个毛茸茸的东西进入了他被剖开的甬道内——“这就是你下边这条隧道的第一位客人喜欢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恩……呜……呜……恩——呜——————呜——————————”有什么东西在他的体内蠕动,像是想要跑出他的身体,而又一硬物的顶入阻挡了体内的物体出逃的去路,于是,那个物体疯了般开始用尖利的爪子撕扯他身体内的rou脏,疼痛已经把i。kbi疯了,这时,那一直撑开他的铁钩却被撤了下去,摆脱了器械的束缚,却换来了新的绳索,被并绑的双腿让他完全沦陷在体内比他yu望更加疯狂的蠕动与撕扯中,而当他的腿间流出鲜血,议员笑着拨开了按摩器的开关,看着大理石的桌面染上更多的血色,眼前的这个孩子显得格外的妖媚,没人会想到,像i。k这样的少年才俊会有这样的秘密——“呵呵,一会儿你就会期待这些客人们进入你的‘隧道’了,我在你下贱的xue里的涂的药物渗入血ye会让你温柔24个小时,我想,你没法去接你的迩纯了……而且,刚刚有人告诉我,那个小贱货正光着屁股在会议室里跟他的同事们开会呢……呵呵,你们还真是一对……”“呜……呜……呜……呜……………………”迩纯,你在等待我见到你被玩弄时那一刻的反应对吗?你总是喜欢这样,很刺激吗?不过这次我想我要失约了——i。k当然很担心迩纯,但此时的他已自故不暇,大概迩纯会以为他又想抛弃他吧?可这总比他知道他爱的i。k是这副可怜的模样强……每个人要得到什么,总要去付出什么吧?他是i。k,一个连个象样的名字都没有的人,生长在这个罪恶的城市,如果他想登天,不堕落,还有什么其他的方法?“议员,他好像昏过去了……”“没关系,去拿针来,他需要一些刺激。”“是尖上涂了药的那种吗?”“当然,他的那两个小丸很喜欢这种刺激……”“是,我马上去。”“还有……”“什么?议员?”“去问问首相阁下和他的秘书愿不愿意一起来聚聚,估计这小子要在这里过夜了。”“好的……那……如果我去取针时医生问起来呢?”“还用问吗?让他一起来好了,呵呵,最好带着他的摄相机和医疗器械。”“天呐,这将是个很隆重的宴会,我去准备酒水。”咣——议员办公室的大门连闭合的声音都是那么充满了喜悦,只是这两门外的侍从发了愁——“书记官先生,今天下午议员安排的与外国使节的会面还有15分钟。”“告诉那些人,议员生病了,让他们下次来。”“可这在礼仪上似乎……”“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照办就是了。”“好吧。”/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