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就是恶心- 第八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Nicotine 书名:活着就是恶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大帝书阁)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说你病的很严重?我还以为你已经弥留了呢。拖您的福,我还有口气,虽然……我也希望我死了。别那么悲观嘛,你死了你养的小宠物怎么办?纯纯?没有我他照样可以活。你认为他很坚强?不,他只是绝望了而已。i。k,你觉得你很了解你的纯纯吗?……呵,这不重要,但我知道,他肯定会活得比我长。哦?绝望了,就不会再失望,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无所谓了,这样的生命,怎么有可能会太容易就结束?那你呢?我?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难道你不要你的颠feng了吗?i。k?你不是一直向往自由吗?颠feng?自由?你从我十二岁到我二十岁,一直让我做这样的梦,但那只可能是梦,sad,不可能的,不可能有什么自由,什么颠feng……我们都只是一颗棋子……到死也不能改变……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i。k?i。k!你怎么了?到底怎么了?那个老头子跟你说了什么?呵呵呵呵呵呵……让我静一下……呵呵呵呵……不然我会笑死……呵呵呵呵……i。k……你冷静点……i。k——闭嘴!闭嘴!我什么都不要听!你们为什么不杀了我?他说爬的越高摔的越重,呵呵,一点都没错,他和你,你们所有人,不过是把我当个小玩意儿,看我自以为是的爬到高处,然后再把云梯撤了看我掉下来,摔得粉身碎骨,这样你们就开心了……我出生在这个家族不就是为了这个吗?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或许窃听主人的是件非常不道德的事,但迩纯觉得,如果不这样,他又怎么能知道该如何安抚i。k的心呢?这次似乎遇到了大问题,i。k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脆弱过,他就像只被放在桌子边沿的高脚杯,稍微的震动就有可能为他带来危险,i。k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他需要有一双手去将他捧在掌心。“i。k,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如果你想找一个惩罚你自己的借口那随便你,我现在没有兴趣去扮演你自虐游戏里的蹩脚角色……”他忘记了他与sad电话中的秘谈是如何结束的,他睡了,可眼睛一直看着天花板,有一段时间,他的眼前一片白色,当他再有了一些知觉,他发现自己是在笑的,而眼泪已经在他凝固的笑容中gan涸了,或许,现在的这副臭皮囊,才应该是属于i。k的——那个一直被人玩弄于股掌间却还幻想着有一日能冲天的白痴玩偶。很想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呆在那,直到死亡把自己逐渐gan枯的灵魂引入地狱,可细碎的饮泣又吵了他的宁静,迩纯的泪似乎永远也流不完,但可惜的是,这些泪,都不是为他自己流的。这个傻孩子,他总是以为,每个人,都喜欢看他忍受痛苦的样子,而痛苦,也让他觉得是一种天经地义的生存法则,当然,做为一个xg奴隶,迩纯做的相当不错——迩纯总是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像个s用具商店里的娃娃,黑色的皮革连体紧身衣包在他清瘦的身上更显得修长,那之下被绳子捆绑的痕迹很容易引起一个有这方面爱好的男人想要侵占他的yu望,他一直咬着下chun,并着腿蜷缩在椅子上,以那种yu言又止、凄楚可怜的眼神期盼着主人的垂怜,这种时候,你很难拒绝他,但其实,对于i。k来说,他一点都不喜欢这样,甚至说,他会觉得痛苦。“呵……你总是会很容易看穿我……恩……我就是这样的人,我也没办法。你别一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好不好?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在想象着是你对我做这些,想着你可能是发发脾气,等不气了就会放过我,让我得到解脱……你知道,我是靠这个活的,我什么都不会,除了满足你的yu望让你开心我什么都不会做……我很怕你真的会死掉……那样的话,我的灵魂也会跟着你去死吧?可rou体呢?只要随便被什么人抱着,它都会给予回应,如果他们不让我的rou体死,我……呵,我早就是yu望的奴隶了……i。k,你就忍心,让我在失去你的痛苦中靠着被别人玩弄的纵yu来度过我的余生吗?或许我会被人那么翻来覆去的折腾着,一直喊着你的名字,一直一直……到死了,一样睁着眼睛……等着你来带我走……”从椅子上爬下来,迩纯的动作轻得像只小猫,趴在地上,蹭着i。k自然垂下的手,轻tian着那仿佛毫无知觉的指尖,密不透风的皮革内绳索的束缚令迩纯的白皙的肌肤染着淡淡的绯红,摸起来却是滚烫的,那头柔软的发丝早就被汗打湿了,顺着通红的颊滑落的露珠闪着琉璃的光点落在i。k缓缓翻过的掌心——“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一个忠贞的奴隶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呵呵……纯纯,我总是败给你的花言巧语……从第一次见到你,到现在,一直都是这样……我没能改变你,却被你改变……”或许是因生病的虚弱而使i。k的话显得有气无力,那带着叹息的语气中带着种种无奈,他知道,天不会给他太多偷懒的时间,他还活着,就代表他还没从他的罪孽中得到拯救,生命是罪,贪念是罪,代价是罪,与迩纯的邂逅一样是种罪,一切都来自冤孽,如果不这么想,他将很难去解释自己生命的意义,要在渡人的无涯苦海中尝到一些幸福的滋味谈何容易,或许如此,人有了幻觉,依附于此,得以苟延残喘。“其实我一直都不想做你的主人,可我也不想你被别人奴役,难道……我们就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法吗?”试图了几次,才撑起了半个身体,i。k倚在床沿帮抬头仰望他的迩纯擦着泪,而他心里却觉得,现在该哭的是自己才对,他总是拿迩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的生命根本就不可能在有什么光泽可言,唯一他能给予的,就是迩纯的幸福,这个心灵被痛苦扭曲的孩子把他当成自己的希望,i。k觉得,自己不能拒绝,那太残酷了,希望这种东西在已经绝望的人心里,是那么小心翼翼才被提起的东西,他又怎么忍心让迩纯的小小期待破灭呢?“i。k,爱上奴隶的主人也将是个悲剧……”这根本不像是一个奴隶该说的话不是吗?那种忠告一样的语气通常都会令高高在上的主人们所恼怒,而迩纯还是要这么提醒i。k,因为他爱上了自己的主人,从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什么样的错误开始,他就不由自主的越陷越深,直到无法自拔……而他有预感,如果他们相爱,必定会遭到诅咒,那样的话,伤害最深的一定是i。k,他们不同,这就好像同样是走向悬崖的两个人,迩纯知道自己挑选的路,而i。k则是被蒙上眼睛与他同行,当这样的受难者试图在畏惧时抓住同伴的手,他不知道,那双手可能会最终将他推向地狱……“那你告诉我,我该拿你怎么办呢?”抚起迩纯额前的发,i。k苍白的笑着——纯纯,我也很想爱上你,可我不敢,我的命不在我自己手里,我都不知道我能爱你多久,这总是让我怯懦,我怕,如果我让你获得了幸福,当你失去我的一刻,会更加痛苦,你好不容易已经让自己寻求到了一个活得不那么辛苦的方法……我怕,当你麻醉的精神开始复苏,我却不能把你带入天堂……无望的二人,相互依偎,一开始的邂逅,我一直希望能找到一个这样的伙伴罢了,而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不想再让你陪伴,可能的话,我希望自己根本不曾认识过一个叫迩纯的男孩,这样,或许我就不会有那么多因牵绊而带来的窒息感……我这是……怎么了……“折磨我,让我的身体为你痛着,让我的精神被你统治,就像那些跪倒在你脚下的臣服者一样,你有权对我们发号事令,我们都是你奴役的俘虏……i。k,你要有信心……你掌管着很多人的生命……你并不是孤独一个……如果你现在死了,很多人可能会跟你一起死掉……就好象骨牌,第一颗的倒下……你知道,那将意味着什么……”该怎么让一只受挫的苍ng重新振作?杀了拿枪的猎人只会让他担心继续被捕杀,你必须告诉他,在那片高耸着灌木的丛林中是他的天堂,他有那些懦弱的动物们畏惧的利爪,有可以咬断羚羊气管的獠牙,只要那一枪没击中他的心脏,那么,他活着,就总还是有畏惧于他的生灵向他屈服——人的法则,动物的法则,你想要快乐,就可以得到快乐,只要你忘记那些不快乐,剩下的自然只是麻醉了的快乐,i。k应该明白,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生存的方式就只剩下这一种而已。“i。k……我们就这样,活在紫醉金迷的颠feng不好吗?”撑起身,攀在床上,捧起i。k毫无生气的苍颜,迩纯用被自己禁锢的yu望而bi得咬出伤痕的chun轻轻的吻着i。k的眼睛、鼻梁、冰冷的chun……吻了很久很久……终于,i。k笑了,淡淡的,像是在安wei他一般……“你会一直这么陪我吗?不管我变成什么样?”伸出手,抚着迩纯颊上簇起的绯红,看着迩纯孩子似的用力点头,i。k满意的闭了下眼睛,他知道,自己不会那么容易死掉,迩纯不会让他那么做的,而他也总是放不下他的小宠物,尽管他一直觉得迩纯在说谎——我相信,迩纯会活的比任何人都长久,实际,真正需要对方来温暖的不是他,恰恰是我自己,这和养一只真的猫道理差不多,在这种可爱的生灵面前,我才会想到,我真的是个主宰者,至少,在我们的yu望一触即发时,他甘愿被我所驾驭——“你会不会觉得我像个孩子?你不让我死,就上不了天堂了,就那么喜欢跟我留在地狱吗?”“有你的地方就是天堂,如果不这么想,我已经死了。”迩纯笑得真诚而单纯,在他认识i。k前,他一直都认为这样的笑只是他多年培养出来讨好别人的演技罢了,生在这座罪恶之城,还会有人去盼望天堂吗?那些先哲们说过——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里是天堂,这里是……地狱——我们上不了天堂了,来到这个世界,被弄脏,污染了的是身体,然后是心,这让我们离天堂越来越遥远,我们置身地狱的边缘,而我们比无间道上的可悲灵魂幸福的,就是我们还可以幻想,在那个梦境,我们可以编织天堂……“呵,现在的我还会让你有什么天堂的感觉吗?”点着迩纯伤痕累累的芬芳chun瓣,i。k摊开手,将被子丢在地上,月白的薄料睡衣让他看上去如同一座沙雕,风一吹都会烟粉成灰。“小白痴,怎么又哭了?”慢慢的移动自己无力的身体,吻上迩纯流出的热泪,像是水的灵xg所产生的共鸣,那一刹那,迩纯小小的样子在i。k的眼前模糊一片——“纯纯,你不会懂,我连在天堂门外观看的权利都不再拥有了……”“你的纯纯不需要懂,闭上眼睛,我会让你感觉到天堂……”必须要小心,不然他会碎掉——迩纯这样想着,用自己纤弱的臂膀搂住i。k颤抖的肩,由那滚烫的热泪开始轻tian,传说中,有一种灵兽的唾ye具有神奇的魔力,被它tian过的伤口即使再深都会愈合,然而,又有没有一种魔力,可以去治愈灵魂的伤呢?“恩……纯纯,轻点……”“我弄痛你了吗?”“别咬我……慢一点……”“对不起……”顺着i。k褪下的衬衫轻轻圈tian着,那两枚红得异常妖yan的红豆格外诱人,而只是轻轻触碰对i。k来说都一种无形的折磨,看不见的伤遍及全身,痛得是rou体,受折磨的却是灵魂,感觉到来自i。k的颤抖,迩纯知道那是来自畏惧,很想在这个时候抱住i。k,好好的给他上药、疗伤、照顾他,而这样的浪漫情怀却永远不能属于他们——i。k不让迩纯知道的,迩纯就要装做不知道,迩纯不想冒任何失去i。k的风险,迩纯不允许任何人从他身边把i。k抢走。当——当——当——“i。k先生,可以进来吗?”“呼……有事吗?”半靠在床上,轻轻的拉开迩纯束身皮衣金属拉链的i。k怜惜的轻抚着他的宠物在厚重的衣物内被牛皮制的绳索勒出红痕的肌肤,出了那么多汗,一定忍耐的很辛苦,就这样一直等待着他来救赎吗?“纯纯,你让我怎么放得下你呢?”进来的侍从并没有打扰i。k的兴致,他知道迩纯已经等了很久了,做为对他的小宠物忠心耿耿的奖赏,他必须得满足一下迩纯的yu望才可以——耳语着命令迩纯将连身的皮衣褪到膝上,欣赏着黑色绳索像一只黑色蜘蛛由迩纯起伏急促的小胸脯伸展开来,就像是被荆棘缠住的鸟儿,轻轻的抚摸都会让这敏感的身体兴奋不已。当有人进来之后,i。k调笑着用手指轻轻捏了一下用绳子从根部一直捆紧的可怜分身,关不住的yu望无法喷洒却背叛了枷锁缓缓流淌——“在别人面前,你总是这么喜欢炫耀,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变态……把自己捆上是为了不去求别人帮你卸yu吧?”“我……恩……这身体已经……已经的不行了……我管不住它……”俯下身,用自己湿漉漉的发丝在迩纯的颈窝蹭着,迩纯翘起的臀瓣间隐约延出的黄色电线终于在缠着胶带的大腿上找到了终点——一支拨到中档的开关。“呵,我已经很满意了,接下来的事jiao给我吧……”侧身让迩纯趴伏在自己胸口,i。k慢慢的拨动着开关的档位,却用另一支手将迩纯的前端握得更紧,终于忍不住,他的小猫溢出了埋藏着极质快感的呻l……“啊……让我更痛一些……啊……恩……i。k……求你……啊…………”啃咬着i。k的肩膀,迩纯两手紧抓着床单忘我的沉迷于期盼已久的快感之中,这才是他的i。k,那个冷漠而邪恶的厉害男人,这才是他的i。k——至少,这样的i。k不会受到伤害,即便是真的受了伤,他也懂得怎么去抚平伤口。对于他们这种人,保护自己是不太可能的事,他们只能学着该如何让伤口尽快愈合,或者是……感觉不到痛苦……只有这样才能继续着呼吸。“你让纯纯很兴奋呢,我加你薪水,好了,说吧,又出了什么事?”尽量让自己显得精神一些,i。k从枕下拿出一条带着彩色铃铛的情趣金链,一边将迩纯的ru环和分身上的装饰连在一起,一边打趣的问着——就像迩纯说的,还有很多人愿意成为i。k的奴隶,因为他能给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不是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但也绝非最后一张,而那张最前方的牌……它的牌面又将是什么呢?“谢谢总裁,是这样的……国家广播中心的娱乐专版希望迩纯先生在新形象出来前做一次专访……”秘书模样的男人点了下头,只站在门口必恭必敬的说着——他跟了i。k半年,但已经算是时间最长的一个了,他今年25岁,可月薪水和他劳碌的一辈子的父母的年薪差不多,只是因为他在任何时候都能够保持冷静,这全都是由于他在小时候跟男孩子打架时而伤了祖孙根,但即便是这样,追求他的女人还是很多,这都是拖了i。k先生的福——总裁常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呵,好啊,他也很久没露脸了,不宣传一下,没准就被人忘了,他的fans们可见不到他这么迷人的模样。”勾勾手里的新玩具,迩纯再次哭了,但这次完全是来自他想要的幸福——痛苦的幸福。“还有其他的事吗?”真想就这么一直守着他的小猫哪都不去,什么都不想,可i。k知道,那永远都只是奢望,他们的高枕无忧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并且,这是一条不能回头路,只有向前……“首相先生说希望您下周参加他夫人的生日会,他的夫人很想见您。”秘书继续尽完他的职责,浅鞠一躬离开了i。k的卧房,却不知道,他带来的这个消息,就如同是道符咒,让i。k的心中又笼上了一层y影。“i。k……”感到i。k的僵硬,迩纯用自己的身体轻轻碰了碰他出神的主人,牛皮制的绳索暴露在空气中失去汗水的滋润变得更加禁锢——呵,谁说光会让人充满希望,不在黑暗之中,你又怎么能区分什么才是光芒呢?“纯纯……答应我,不管我变成什么样,都在我身边……”抱紧迩纯,i。k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上像是在祈求他似的念叨着。i。k知道始终会有这么一天,他这颗棋子一定要去见掌握他的人才成——从他出生,他的命运就一直掌握在那个人的手中,被遗弃,再被捡回来,成为家族称霸中的一颗棋,送给兄长做功成的筹码,垄断传媒,做政客的娼ji,制造骗局……一切的一切,他始终逃脱不了被掌握的命运,你一定没见过像他的父母这样无si的战斗伴侣——现任首相大人ivan先生及他的夫人kathy女士,天知道这次他伟大的父母又想把他推向一个什么样的战场。那些人说,这将是一个关于家族的传奇,而他,i。k,不过是这个传奇中的一个牺牲品,游戏就这么慢慢的沿着画好的棋盘,跟随着色子的指示,走向它无望的终点……/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