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就是恶心- 第二十四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Nicotine 书名:活着就是恶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世轮回,人必历尽所有的磨难,才可渡苦海,他只愿——这是最后一世。“真没意思,我以为像职业xg玩具会让我们爽的时间长一点,才这么几个小时就不成了?哼!”说话的人是在门口值勤的保安,自然也是john的朋友,所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jonh一向是个讲义气的人,有了好事,自然不会忘记兄弟们,况且,欣赏着这个美得像妖精小贱货在被以各种体位轮上时的精湛表演,也是修养生息的时候不错的享受。天已经亮了,不过他们不怎么害怕,迩纯没有打电话过来,他说过回来时要john去接他的,所以,现在很安全。他们用胶带封住了i。k的眼睛,这样就不怕他以后会认出他们了,就算认出来也无所谓,反正他是个哑巴,又是这种货色,只要不被迩纯那亲眼看见,他们根本不会有什么危险。“呵呵,可就算这样,他的这个小菊dong还是蛮活跃的嘛,真是天生的y荡。”jonh想抽支烟了,再说,他们也需要整理一下,再过半个小时,那两个小护士就要上班了,他现在怎么说也是个保安经理,有身份的人,不能让两个小丫头看他们这几个男人这种如ng似hu的模样。于是,他把披在身上的衬衫脱到一边,踢了踢已经累得坐在地上的同伴,他们还在不断用手刺况下被上到最后连半点快感都没有的巨根无可避免的贴在了一起……喘息着,i。k伸住了嫩粉的小舌大口大口的吐着气,纹身的部位烫得疼痛,那预示了他的不可救赎的图腾又在提醒他的堕落了……好烫……全身都好烫……紧绷的身体很想稍稍送口气,可是他不敢……“啊……啊……啊……”痛苦的呻l着,那便是他屈服的求饶,即便他的精神不想,但却拗不过他的身体,记得以前在上学的时候,教哲学的老师也曾告诉过他——这个世界是物质的——呵呵,现在,他在用他的身体验证其根本吗——物质第一xg,精神第二xg——所以,现在他y荡不堪的身体说了算……听,那些人又在耻笑他的了……啪——“收紧!别把那些东西弄出来,还有用的,我知道,你能做到,让我看看。”jonh给了他白嫩的臀瓣一下,稍稍放松的肌rou立刻耸了起来,将股勾上的那枚钢环夹紧在白瓷般的丘缝之间,i。k将头贴在抱着他抚摸他的男人的颈窝间谄媚的蹭着——有谁还见过比他更恶心的男娼?i。k这样在心底自问着,被打得连呼吸都疼痛的胸口一时间感到窒息了……“啊……”却在这时,jonh的手勾起了他股勾上的钢环,那种像是要被人扯下皮rou的感觉他已经让自己很久不去体会了,然而,只是一次无情的撕扯,那些沦落的记忆遍又恍然浮现在他仍是一片黑暗的视线间——i。k,往前走,不要让你最爱的狗阁下的掉出来!那是谁?一个高傲、衣着华丽的少年,他被他用链子拉扯着,赤身裸体通过站满贵族观望者的草皮,他在地上爬行,按照那少年的命令在众人面前做出各种犬类的姿势,甚至是在树下抬起右腿“划地盘”,之后,他被以那个姿势绑在树边,少年用带着手套的手将他的脸按在自己被迫留下气味的地方,那个少年也是如此撕扯他被钢环穿透的媚rou威胁着他:i。k,你害我这个王子在贵族面前丢脸,给我tiangan净!不然有你好看的!皮鞭向雨点一样落在他敞开的si处上,被吊起了一条腿的他根本无法躲闪,而这还不是最痛的,那让他发疯的是贵族们的羞辱与谩骂,他是他们口中“发情的母狗”,连ru臭未gan的孩子都懂得用向他投掷石块来以示藐视,他无法忽略那种无地自容的罪恶感,他痛得无法忍受,他只能屈服,其实,他早以屈服了……他按照那些人要求的去做……自称为王子的贵族少年大笑着:i。k,看到吗?你已经彻底无可救药了,就算现在让你回到从前的世界,你也不是以前的你了,这种恶心的样子,还是别让你在乎的人看见得好,他说不定会受不了这个刺感,彼此没有半点欺骗,那这两个人,一定不相爱——别急着否定,真爱了再说……而就算是三生三世,真爱又能邂逅几回呢?或许如此,所以才有了甜蜜的痛苦,不惜一切的赴汤蹈火,不假思索的舍身取义,不可挽回的美丽错误……他没有拒绝的权力,无论是为了迩纯,还是现在坠落的自己。被深埋在他体内逆流回荡的浑浊yu望是他罪的鉴证,而他现在的妥协,则是他背叛的宣誓,背叛了迩纯——到那个小东西为他付出了这么多,他还是不能让自己完全的属于他,以前不能,现在也不能,他既不是个好的主人,也不是个仁义的忠奴,只是个用y荡的身体不断背叛的玩物,只是如此……只要别再让那个可怜的孩子因他而受到更多的伤害就好了,甚至,连半点的可能都不要有,这是他唯一能为迩纯做的。“哼,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就没问题,我也不想跟迩纯摊牌,毕竟他给我的薪金也算十分优厚了,而且,我到哪里去找你这么好的rou偷来吃呢?是不是?哈哈哈哈哈。”john捏着i。k的下巴张狂的笑着,所有小人物的嘴脸都是一样的,趋炎附势、欺软怕硬,形容这样的人,实在是让笔者头痛的事,那些词汇早已被前辈们用尽了,再想不出什么标新立异的辞藻来,可即便是如此,这样的人还是随处可见,就算是笔者自己,也未必就不是一个这样的人,只是他可能不会当众承认罢了,对于john的这种得意,该怎么说?是人都能明白?大概是这样。就是这样的一副作呕的嘴脸,i。k嗤笑着自己的可怜,他必须要臣服于如此的羞辱,任听其的摆布——“迩纯那种人我很清楚,他满足不了你,那男人只是比太监多了个物件罢了,只要你掩饰得好,他就不会发现你里的秘密,下次,我保证会让你更爽……你以前是在外面卖的?”john粗糙的手肆意抚着i。kyan丽的纹身对身后的两个兄弟诡异的笑着——“我想,这栋大厦里,一定有不少人乐意花些钱来见识这纹身,并且尝尝总裁情人的滋味。”“哈,而且是难得的机会呢,88层有个库房空了很久了,下次我们把他带到那儿去。”“john,你这真是个不错的计划,不知道他一晚上能伺候多少人?哈哈哈哈,小乖乖,好好等着吧,下次让你爽个够,反正总裁大人也可能顾得上你不是吗?正好,哈哈哈哈。”“好了,穿上衣服,我们走吧,一会儿那两个护士就会来了。”john很有那么点大哥风范,把两个兄弟的裤子丢给他们,将床上那枚用来让i。k的身体比较舒服些的震动玩具随手塞了回去,扫了一眼因体内双重的震动而难以忍受的i。k,把掉在地上的被子抛在了赤裸的身体上,跟着两个兄弟郁卒的走了出去,而朝yang却未给就要在剧烈的刺痛中破碎的i。k一个残喘的机会——“你们怎么在这里?”“迩纯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他的宠物先生,一会儿我要去接迩纯少爷,两位漂亮的护士小姐有什么事吗?”“那迩纯少爷什么时候回来?”“呵呵,这个不好说,要不要我在他回来前打个电话给你们?”“好啊,你们真是太好了。”“去吧,他在里面等你们呢,呵呵。”那是天使还是女妖?白色是纯洁?亦或是恐怖?将i。k如同尸体般整个盖住的床单被好无半点温柔的粗鲁扯开了,花样少女的微笑甜美而邪恶——“i。k,我真没见过像你这么的病人,你真个奇特的男人。”“不过,今天我们不能陪你玩了,因为迩纯先生新请的医生要来给你检查,不过……”白衣天使依旧微笑着,她们用冰冷的手指在他裸露而巨痛的身体上肆意爬行,而就算是这样的挑逗,他的身体也会兴奋的渴望,他恨透这种被驯养出来的本能,可他又能怎么样?“你放心,我们会让你以最佳的姿态去见医生的,嘻……”护士笑着,从医药箱里,拿出了一排注she器,将透明的药物注入i。k的身体,那不是静脉,也不是动脉——“呜……恩……恩……”他胸前红樱被两个护士分别用针尖刺入、挑起,针剂被推入所带来的痛感让i。k连泪都快要流出来了,注she过得ru头立刻红肿起来,如一颗小巧的宝石,亮晶晶的……慢慢的胸部在难耐的涨痛中也渐渐的出现了水肿,只是被轻轻碰几下,就会全身颤抖。“啊……恩……啊……”已经憔悴得连呼吸都困难的i。k根本就无力阻止,他只能这样在两个有着天真面孔的小女孩面前,卖弄他的放荡,每到这样的时候,他便想死,可现在的他,八成自杀也会被人救活,并且,他连自杀的力气都不再有了……很快……他也不再能思考……小护士们用压舌的竹片狠狠的敲打着他肿胀的胸脯,惩罚着他使他不断发出猥亵的声音,以便让那些天使们得到对他进行惩罚的更多借口——“看来他很喜欢呢,连叫声都这么y荡,就算是我跟男友,也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呵呵。”“那我们不如让他更快乐些,反正他不就是这种人吗?这可是维生素针,伤不到他的”“呜啊……啊……啊……啊……啊————啊……恩…………”就这样,i。k的身体今天受到了格外的优待,维生素试剂被两位可爱的小护士分别在他活跃的蜜蕾、两颗红丸、玉茎的顶端、大腿的根部注she,之后,那个年长一点的护士又要他吃了类似媚药的东西,并且含有一些麻醉剂,他便被放在那里,在半梦半醒之间忍受着来自每一处敏感部位的折磨,媚药使得他不断渴望,而那却成了最痛苦的摧残,焚身的yu火刺激着肿痛的加剧煎熬着他已经伤痕累累的身心,使得他在一个个由昏迷与不支的高烧而带来的噩梦及对那段魔障般的往事的梦魇中艰难的挣扎着,沉重的身体最终连呼吸的力气几乎都失去了,他真希望自己就这样死了,而那样的话,迩纯怕是再见不到活着的他了……“你们怎么从护理学校毕业的?病人一直在痛苦的呻l你们听不出来吗?怎么还在这儿看漫画?”不知是什么时间,一个似曾相识的男中音冷冷的训斥着,随后,虚汗连连的i。k被那位好心的医生扶了起来,当他的头自然的偏向医生的胸前,他烧得滚烫的下巴却被医生挑了起来,那人笑了:“竟然真的是你?这世界真小。”恍惚的,i。k睁开了似灌了铅的双眼,那一刹那,他竟真的有了种死亡的感觉。“记得我吗?我是……”不等医生将话说完,颤栗着的i。k已被黑暗所捕获,他失去了最后的意识昏了过去。嘟——嘟——声音来自医生的衣袋,将手机放在耳边,医生端详着失去知觉的i。k,笑盈盈的与听筒那一边的人讲着话——“迩纯吗?是的,我到了,他很虚弱,我会仔细帮他检查的。”[那非常感谢,老头子现在在动大手术,那些老人家都在,我脱不了身,你帮我好好照顾他,我尽快回去。]“别这么客气,您和我们的国王殿下是朋友,我当然会尽力。”[那太谢谢你了,judas侯爵。他如果醒了,你告诉他,我很担心他。]“好的,再见。”/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