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就是恶心- 第二十五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Nicotine 书名:活着就是恶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大帝书阁)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所有的艺术家都是疯子,他把一切看做是一种艺术,俗世中的n理道德已不能约束他迷狂舒展的翅膀,他就像那宽广海洋中独游的蛟龙,他便是那梧桐真火的烈焰中涅盘重生的凤,他是魔高一丈兴风作浪的妖,他为光芒万丈超然众生的神,他把自己看得如骄yang旭日,他的法眼之内,已再入不了一切的世俗与喧嚣——他完美吗?不,他只是个可怜的囚犯,他挣不开那条无形的锁链,即便是他冲上九重天,也脱逃不了命运的枷锁——佛理说,此乃报应,因果横亘而生,一报还一报。“真没想到,你会在这儿。”午后,在豪门的会客厅一角,迩纯与那位衣着华丽得犹如从欧洲中世纪的名画中走出来的俊朗贵族攀谈着——老头子仍然没有脱离危险,他的心脏出了大问题,手术进行了九个小时,情况很不乐观。其实,这对迩纯,是件无所谓的事,当医生知道他是老头子唯一的儿子,这样对他说时,他只说了一句话:我什么时候能回家。他很担心i。k,那两个小护士似乎i。k很排斥她们,希望judas可以帮上一些忙,他是个不错的医生。“呵呵,我也是刚到,没想到就出了这种事,这次我是来办些si事的,没有以国王的身份访问。”俊朗的贵族这样说着,他的确有些si事,其实他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跑出来的,他的妻子刚刚过世,死于……呵呵,怎么说呢,皇族中的妃嫔们总是红颜薄命的,反正,他也根本对他的妻子没有什么感情,选了这个姑娘,只是他的堂兄judas侯爵说好而已,倒是迩纯这小东西,听说他的父亲这次大概熬不过去了,本以为他会急成个什么样子,可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种闲情逸致陪他喝茶——“你父亲不是病得很严重吗?怎么不陪着?”“呵,你的妻子不是也刚过世吗?怎么不留在gong里办葬礼呢?”迩纯辍了口茶淡淡一笑——如果不是那些家族里的老人家硬把他“软禁”在这里,在他的父亲度过危险期前不许他离开,他早就跑回家去睡回笼觉了。他实在不明白,那些人为什么要急成那个样子,生死不过是一眨眼的事,再怎么急也没用,其实,死没什么好怕的,活着受罪的滋味才难受。他的父亲,一生傲视天下、唯我独尊,如果他是那老头子,早就活得够了,这样的人要是长命,那老天也未免太不公平了,如果说,他父亲这一生还有什么没尝过,那八成就是痛苦。“呵,死了她一个,不是还可以娶新的?”俊朗的贵族不以为然,生死不过是一眨眼的事,再怎么急也没用,况且,对于那些他不在乎的生命,他又何必假惺惺的去在意呢?他的妻子死得很恐怖,一点都不美,可在他眼里,倒是很艺术,断气时,她紧紧抓着他的手,狠狠的咬下去,最后必须把那只手生生的切下来才能将他的手解脱出来,只是,等那样的痕迹消失了,一切又都变得没有任何意义了。所谓的什么内涵,本就是个空词,你在乎,它就奥妙无穷,你不在乎,它便连垃圾都不如,何必被世人推来驳去的庸人自扰。或许,像那些人说的,他的命好,一辈子都在享乐中,不知痛苦为何物,也受不了任何一点点痛苦,他任xg的在乎着他在乎的东西,随意的践踏着他不在乎的东西,他从不认为自己错了,他只是随缘而已,他认为是这样的。“好绝情啊,国王殿下,我们也有将近三年没见过了,你还是一点都没变。”迩纯会意的笑笑,所谓政治婚姻,必然居有了某种意义,如今成了坟墓,也肯定具有它特有的意义,只是与自己没什么大关系——认识国王殿下时,这位年轻的陛下才刚刚登基,那时,他从kathy口中知道i。k最后消失的地方是这个国家,所以他去了,当然,是在他父亲的陪同下,但一无所获。新的国王只是对他说感到抱歉,而先王已死,一切都无法给予他一个答案。这位国王,却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具有绅士风度,风雅幽默,气宇轩昂,除此之外,他们的jiao好,全因国王的一句话,那时他对他说——其实,你和你的那位i。k先生很幸福了,幸福的让人嫉妒。迩纯从未想过有人会夸赞他们幸福,更不曾想过,那竟然是位可以呼风唤雨的国王。“你也是啊。怎么样?找到他了吗?是不是在我说的地方?”国王回应的笑笑,即便是现在,他依然觉得,迩纯是个十分幸福的人,因为,他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尽管,那很动荡,并且是场苦恋——真该感谢自己的父皇已经死了,所谓死无对证,关于i。k的事,他只对迩纯说,具体的只有已亡的先皇知道,便再也不用去担心什么了,他父皇的人品属声名ng籍的那一种,而他要好很多,他最多只是后gong,至少朝纲之上还算了精明的绅士皇帝,judas侯爵一直对他从政方面的要求很严格,而达到他堂兄的期望,也是一件他非常乐意去做的事。“恩,差不多,被倒手卖给了一个什么庄园主,不过被办事的人又买了回来,他现在还可以,只是我不能让他快乐起来。”说到i。k,迩纯将茶杯放在茶几上,靠着沙发,揉着太yangxue苦笑着——他从不问国王为什么能查到i。k的下落,他答应过不问,也没必要问,对于那三年的事,他一点都不想知道,他根本就不敢知道,他怕自己会被心里那些恐怖的猜测弄得崩溃掉。对于现在的他,过程不重要,他只希望自己的未来中会有i。k。“是吗?他没对你说什么?”国王侧头凝视着迩纯,表情十分平静,心中却在揣测应对——听经上说,慈悲的心,人人都会有,他不知道自己让他们重逢,到底是不是可以称做慈悲?或者,他只是想看一场戏而已,毕竟,迩纯与i。k这样的情感,他不能完全理解,他没有经历过,而做为一个具有艺术天赋的人,他只好欣赏,尽管这有些冒险,但看迩纯对他的态度,i。k应该什么都没有说吧?i。k那样的人,总会替自己所爱的人去决策他能决策的一切,这一点上,倒是跟judas有点像——他怀疑,这样的男人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爱,他们只是不想让自己亏欠谁罢了,他们就好像对扮付出的苦主上了瘾,说什么为了更好的庇佑,可他们罚的,却是爱人的心。“他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愿意承认,又怎么可能对我说什么?况且……他哑了……”迩纯摇摇头,提到i。k,他总是矛盾的,隐隐的痛与隐隐的酸楚同时进攻着他的心脏,直到他耗尽元气妥协得不再去想,宁愿浑浑噩噩的度日为止。“哑了?怎么可能?”国王的诧异却引来了迩纯的侧目。“怎么?三年前他没有吗?那时你见过他?和他说过话?”这算不算是在套话?迩纯装做随意的问,耳朵却认真得在等待着,他可不止是身体敏感的y娃,敏感是他的要害,也是他的长处,对于任何一件事,他都具备怀疑的远略。这可不是像那些苦钻书本的呆头鹅一样辛苦论述来的,他把自己弄脏了,这不止是身体,还有心,他从来就不信任何人,遁入空门的人认为人皆有罪,因为几乎没有一个人不打狂语,只是那分外恶意的欺骗,和善意的欺骗——欺骗就是欺骗,如何都是蒙骗,可笑的动物,这个时候还自欺欺人。“……呵呵,总之,有你在,他会好起来的。”国王狡猾的将问题跳了过去,那一瞬间,迩纯狐疑的眼神让他感到心惊胆寒,这个看似十分柔弱的孩子,竟会在瞬间有如此锐利的眼神,好可怕——还好,迩纯是个对于一切悲观的守望者,如果他不是现在的他,那可能一切就都不一样了——“如果,你可以有个机会,让你的人生重头来,让你不曾离开过你的父亲,过丰衣足食的生活,你愿意吗?”国王殿下反问着迩纯,这是个十分具诱惑力的问题。“不,那样,我就不可能遇到他。”迩纯答得很果断,他当然知道这位年轻的国王是有意支开话题,他也无意恋战,反正,就算知道了什么,他也无能为力,一切已成定局,并且,他与国王的力量也相差太远了——这三年,那个国家和他的祖国一直jiao好,在国力上给予了对方很多的帮助,这是当初老头子有权时承诺给那个死去的皇帝的,所以,跃跃yu试的敌国才变成了友邦,打一场仗要损失多少?而长久的利益又会得到多少?名终究是虚空一场,利才是真正诱惑人的东西。现在的国王如此评价他的父王——是个有远见的昏君——说得好像自己就是个明君?那绝无可能,有权,就不可能无过,这是规律。“呵呵,你们其实很幸福了。”迩纯的答案不由得让王子感慨——他很向往那种热恋,他从未亲身经历过,也不可能有那样的机会,所以,他才决定如此的任xg一回,跑来这里。“这话您以前也说过,现在我还是没那样的感觉。”迩纯耸耸肩,随意寻找着新的话题——“你和judas侯爵可真有意思,为什么不一起来呢?他一个多月前就跑来这里了。”“呵,他果然是在这儿。”国王的这个笑容十分纯粹,眼中满是孩子气的憧憬与遐想——他就是为了judas才会si自跑来的,为了这个人,他几乎什么疯狂的事都gan得出来,只是,那人总是告诉他不需要——judas在国王的记忆里,一直是个怪人,他喜欢付出,却不喜欢得到,太奇怪了。“怎么?你不知道吗?你们感情不是一直不错吗?他还有提到你。”迩纯礼貌的问着,对于国王陛下的这种眼神,他很了解,某种意义上,他与国王陛下属于同类。(作者:对,都素做梦都想被nxx00滴小0!--+读者:踹!!!!!)“是吗?呵,我就知道他舍不得我……”国王殿下笑得更深了,那几乎如少女的春心荡漾,他信誓旦旦的——“我总算逮到他了,这回他跑不了!”“你不用怕,王子殿下没有跟来,我已经不是王室的成员了。”judas优雅的笑着从客厅进入卧室,乘着i。k睡觉的空闲,他看了场不错的表演。那两个小护士实在是很有被调教的天分,他只是给她们注she了1。5g的gaa-hydroxybutyrate,就已是忘乎所以得如狂蜂浪蝶手舞足蹈了,欣赏着两个水当当的雌xg动物发情时为了厨房里一支嫩细的茄子扭打成一个rou麻花的感觉还真算是种件惬意的事,这会儿,两位可爱的小护士八成正享受着对方长指甲的手指呢,呵呵,这个午休,还蛮愉快的。“……”他知道i。k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看,但judas一样没想到,i。k对于他的出现,竟平静得如此之快,只是在他开门时,那孱弱的瘫在床上的身体轻颤了一下,也就不再有其他的反应了。但i。k并没有睡,他只是望着他,那不是个奴隶的眼神,更不像是想象中那种曾遭强暴的处女遇到毁他清白的恶徒的恐惧,这凝视只是单纯的凝视,就好像那只是个雕出来的偶人,没有任何的波动。“呵呵,看来,你并不为我的到来而太感到惊讶。但你至少该谢我,我是你的大恩人,不然你可能会被那两个黄毛丫头整死,呵呵呵呵……算了,我可不想让你觉得我是在这儿猫哭耗子,来,让我看看……”judasgan笑了两声,独角戏的感觉他不习惯,想想以后他必须这样孤独的走下去,没有退路,这人生真是无趣透了。将i。k扶起来,甚至如此,被任意抱在怀里的人儿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只是依旧看着他,依旧是那种不带任何情感色彩的凝视。judas勾起i。k的脸庞,审视着左颊上刺青妖yan的色泽,这代表那些药的效力并没有全散,而如果不是将这可怜的美男人抱在怀中来感受他的颤抖与喘息中压抑的短促,则根本无从发现,这副憔悴的身体正被驰骋的rouyu所煎熬——大概是已经习惯了吧?人的潜力是无限的,无限的可怕。“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好吗?你看,我的药还是挺管用的不是吗?虽然没有消肿,但碰上去,至少没那么疼了……”judas轻轻的将i。k盖过胸膛的被子撩开,用手指按了按那依然红得妖yan,显得十分丰满异常的小果实,维生素需要慢慢的吸收,这个是没办法的。由于发烧的原因,这可怜的男人全身都浮肿得厉害,嫩滑的苍白亮晶晶的渗着汗珠,连纹身都像是着了金彩,更加生动了起来。三年不见,那时被驯服的玩物生命已如风中之烛,憔悴非常,但却着实更加诱人了,怎么说着,精神了一些,或许是因为迩纯在他身边吧?“昨天晚上有人碰过你吧?那两个小护士可没本事把你搞成这样。迩纯以外的人?他们打了你?”judas的问话是相当肯定的,他是个不错的医生,这双手除了gan些y秽的事,当然也会帮病人诊断患处。提到迩纯,i。k的眼中,终于闪烁了一些涟漪。虽然他给他注she了些止痛消炎的特效药,但他伤得太重了,起不了什么十分理想的效果,从i。k微微蹙起的眉间,能让人感受到他所承受的痛苦,但他那淡然的眼神,却摆明了,他不想接受任何人的帮助,或许,他认为那些所谓的帮助,大多该被称为伤害好些。“很痛吗?要不要我再给你打一针,迩纯说他很担心你,就算你跟我过不去,也别太委屈自己了。”无奈,i。k对他的问话依然没有给予任何的回应,judas只得将i。k放回床上,径自取了注she器医治他的病人,好在,他并未被阻止,在i。k的眼里,他这种人,大概是gan什么都不稀奇,但这却不包括什么所谓的良心发现——“i。k,你相信每个人都有善良的一面吗?”judas如此说着,板着脸,显得十分认真,而这时,i。k只是把眼睛闭上了,显然,那是对他的否决,他笑,将试剂注she入他已经十分纤细的手臂,又问:“那你相信报应吗?”“……”侧了侧头,i。k没有睁眼,但judas知道,他在听,于是,他决定把一些他从未对人说过的话,说给i。k,就算是,因为他们有着某种缘分吧,不过,恐怕i。k十分憎恨这缘——“我信。其实,你不用为难自己,能和爱人再一起,哪怕全都是痛苦,也是种幸福。但这却是我不能给他的。我想,这是报应……”“国王陛下,我是不是听错了,你说你想si奔?”他的父亲终于算是度过了危险期,但医生仍旧说,这并不能让老爷子可以活着看到来年的春暖花开,一切只是暂时的,于是,家族里的老者和一些掌握权势的人,又开始an了起来。倒不是为了老头子的病,而是在争下一代的家族族长的宝座。可此时,最有可能“继位”的“太子爷”,我们的迩纯先生,却是乘人不备,带着就国王来说还算年轻的贵族男子从后门溜了出去。坐在自己的黑色跑车上,迩纯一边单手轻松的开着车子,一边将一张英文老歌的cd放在车载音响中,燃了支香烟,扮出几分诧异问着一旁郑重其事的年轻国王:“陛下,不是我的耳朵有毛病吧?想做温莎?”国王陛下也拿了支烟,不抽,只是放在鼻息前嗅着。他是被严格教育出来的贵族,并且,在judas侯爵十分强硬的态度管束下,这些伤害自己身体的恶习,一直都离他万里,只是,侯爵抽烟,闻到这样的味道,总会让他想到judas身上的烟草味。他回头,端详带了墨镜的迩纯漂亮的侧脸,所答非所问:“你不觉得,你和你的i。k那种千古绝唱的恋情在艺术上很完美吗?”国王猜想,迩纯一定是归心似箭了,公路两旁的风景呼啸着略过,那风声,比车内的音乐还要悦耳。从空气清新、环境怡然的家族庄园到达市中心喧嚣尘埃、广厦突厥的安乐窝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这对惦记i。k的迩纯来说,实在是太长了。当国王注视着迩纯时,那完全是一种妒羡的目光,甚至是春心荡漾的。“完美?是啊,完美的……都快要碎了。”迩纯冷冰冰的一乐,他没心思跟这个养尊处优的国王去讨论什么完美不完美,像国王这种贵族,他很了解,在他们眼里,一切都是那些所谓高雅的艺术,他只是欣赏,并且是十分任xg的欣赏,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可能经历也绝对承受不起那种所谓平凡人或者更卑微的阶级的生活,这些好像大彻大悟的漂亮话,实在让迩纯感到恶心,但坐在他身边的国王,却还停留在自己天真的幻想中——“哦,迩纯,你真是太没有浪漫情调了,罗曼蒂克不止是那种花前月下的亲亲我我,像你们那种痛到骨头里的情感,也该算是一种真谛,何况,是这么两样美丽的艺术品所经历的伟大爱情,制造这一切的人,真是个天才,不,他根本就是神……”(作者爬来:是说我吗?众人伙同演员一脚飞踹,作者成天边的流星--||||)当尊贵无比的国王陛下诉说着这种完全相当于意识流的话时,他已经将自己想象成为了布道的使者,将美神的卓绝超然施展在世人面前。这一场劫后余生的凄美故事的制造者,就是他,一个艺术天才,这是一件多么令人骄傲的事,迩纯他们这些人,一定不会懂得,在他们yu死还生的情感纠结中,那种如同腐败的玫瑰身上散发出的死亡香气,是一种多么震慑人心的美,它能使坚强的男人们落泪,可让温柔的女子们心碎,这看似残缺的悲剧爱情,才是真正的完美——“你想过吗?如果你和i。k有一个人死了,另一个一定也活不下去了,那时,你抱着他的身体,看自己的鲜血慢慢的……慢慢的……流出来,染红他身上包裹的白色布料,然后你们依偎在一起,你用他已经冰冷的体温为自己取暖,直到失去意识……那将是一种多么催人泪下的美?天呐,我真羡慕你们能有这样的爱情。就算,你们天人两隔,也只会使对彼此的爱恋变得更加深切……无法遗忘……而不像我……我爱的人,他总是让我追逐着,并且我越是追,他就越是跑远……”“国王陛下,我真没想到……这样的话竟然是从一位国王的口中说出来的。”迩纯适时打断了年轻国王的遐想,他觉得,如果他再支撑片刻,有可能从车上冲到公路旁十分没有形象的呕吐——血很美吗?有什么美的?如果他是流血的人,感受着那种心底刀弯般的折磨,他一定不会有这样的感觉。“我真的希望,我不成为国王,而他也不是侯爵,我们只是两个普通的人。你知道吗?从十多岁时,我就喜欢他,所以听他的话,以将来做个好皇帝为目标,我对于他说的一切几乎都言听计从,从娶妻,到与父王的关系,再到和臣子之间的jiao情,全部都是judas一手安排,就连……就连这次王后的亡故,以及下个月与邻国的公主第二次政治婚姻,全部都是他说了算……可即使是这样,他还是不能让我得到半点,哪怕是陪我一夜都不成,根别提我所想要的一切……他从未说过我爱你,也已经很久没有亲吻我了……”当国王陛下这样说时,他感到痛苦,迩纯用余光扫着国王这样的表情,感到不屑一顾——呵呵,他原以为国王陛下是个不识人间烟火的圣贤呢。“陛下是说,您喜欢的是judas侯爵?您是为了他追来这里的?为了他愿意放弃王位?这可真是难得。”迩纯觉得自己这个笑容,已经有点虚伪的过分了,可是,国王陛下却相信了,大概,是他看着别人如此对他谄媚而习惯了吧——看来侯爵真是个重要的人物,如果没有了他,这个什么年轻有为的国王陛下,也不过是个自恃过高的任xg饭桶罢了,有侯爵这样的人维护他,真不明白,他还有什么不知足的。“您这个样子不顾一切的追来,您认为侯爵会跟您回去,或者感动的跟您si奔?”“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关于政治方面,我没违背过judas的想法,因为他的意见总是会让我在臣子和民众面前有好的收益,但这就是像个小孩子得到一样新玩具,玩的腻了,也就不想再玩下去,我需要的是他的爱,不是他的这些庇护。”国王陛下说得振振有辞,而他的认真,却让迩纯觉得幼稚得可笑——以为人真能逃脱命运吗?通常,也只有像他这种地位的人才会这样想吧?就像个被惯坏了的孩子——“您不觉得,他已经十分爱您了吗?并且,他对您的爱也只能是这样的。您不认为,用江山赌上的爱情,会令侯爵承受不起吗?”国王愣了一下,马上又笑了:“你啊,你和你的那个i。k都是这样,总是想着对方的感受,所以两个人都受到伤害。如果真的爱那个人,就应该想把他得到,让他时刻陪着你才对,如果说侯爵对我那样也算是种爱的话,那我想这种广义上的爱,离我的完美爱情还有差距吧?我想,我告诉他我已经抛弃一切,他不是侯爵,而我也不是国王,我们都会很快乐。你看过莎翁的《王子复仇记》吗?如果主角不是王子也不想当国王,他一定会很快乐……”“哼,您说这些话,也只是因为,您是国王而已。”如果judas侯爵真的承受得起,还会抛弃爵位离开吗?——迩纯揉了揉太yangxue,掏出手机,打算给judas侯爵打电话,他想问问i。k的情况,另外,该有必要让judas侯爵知道他车上的这位同归的贵客——至少,如果侯爵现在逃往机场,还来得及。[我不要再听你的话,我不回去,不娶那个女人,我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婚姻第二次成为政治的傀儡,如果你不跟我回去,那你走到哪,我就追到哪。]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追来了。当judas听到他的国王殿下坚决的声音时,他只是笑笑,十分温柔的,那语气,根本就是在哄着个孩子——judas侯爵对于国王殿下一直都是这样,疼爱他,纵容他,保护他,这是他唯一能为他做的,他以此为无上荣耀,错了吗?“你现在是国王,说这样的话会让迩纯笑话的,把电话还给迩纯吧,我还有话跟他说。”侯爵显得无奈,在他的面前,他的国王永远也没有做个国王的自觉,所以,他离开,希望以此能让他的陛下安心,但看来,这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效果。怎么才能让陛下对他死心呢?[好,那你在那等我,不许跑,你走了以后,我已经快要疯了,我不能失去你,没有你,做个国王对我来说根本没意义。]国王陛下此时已经快成了央求,他很久没听到侯爵的声音了,那么好听的声音。“如果,我留下来,你会成为个好皇帝吗?”judas淡然问着,很快,他得到了天真的回答——[能,我一定会的。]只要能将judas留下,国王陛下根本不会否定什么,君无戏言这种话对于此刻的陛下是起不了多少约束作用的——侯爵也十分清楚这一点。“可是,你要的太多了……”侯爵叹了口气,又笑——“好吧,我答应你,不过,你也要信守承诺。”侯爵听到电话那边兴奋的低呼后,径自结束了通话。这次,他不打算再选择逃避了,因为,他知道,那根本没有一点用处。为了让事情变得不那么糟糕,他必须采取另外的方法来解决。或许,年轻的国王陛下会因此而憎恨他,但那只是因为国王陛下还太年轻了。真希望……他的国王陛下,永远都这么开心,但做为君王,有时候,随心所yu的生活只能是一种奢望。他可爱的国王陛下一直都太任xg了,或许,这次的事情之后,他能令他有些做国王的自觉。回过头,他将依旧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i。k裹着被单抱了起来,终于,那双眼睛看向了他的方向……“怎么?怕我对你做什么?”judas和善的笑笑,将病中的i。k抱到轮椅上,这虚弱的身体根本无法自己坐住,无奈,他只能用轮椅上配备的安全带把i。k绑在了轮椅上。这显然让i。k觉得有些不安——这些贵族的兴趣总是十分奇怪的,他很清楚这一点……瞬间,那些无法抹杀的记忆又在i。k的眼前如幻灯一般的刹那闪过,下意识的,他蹙着秀眉畏缩得闭上了眼,猛摇了几下头,希望以此来甩掉那些可怕的魔障。“你放心,我并不打算对你怎么样,只是希望你陪我看看风景,我知道个不错的地方,我们在那等他们……”对于侯爵如此的保证,i。k仍旧感到不可信任,但他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方法不是吗?只有听之任之。judas似乎跟他记忆中不太一样,感觉很奇怪,或许,这只是一种错觉,他真的很难受,全身疼得厉害,对于侯爵那些兴致勃勃所对他讲述的一切,都没有办法如数全收,耳鼓像是被用针不停的刺着,身上的汗很快把裹在身上的被单弄得潮湿了,他自己都无法确定,下一刻自己还会不会有意识,哪还有什么心情看风景?如果不乖乖躺在床上,这样等迩纯回来的话……那个小家伙会担心的。“你很难受吗?但我希望你陪我一会儿,至少……不会那么孤独。”上了电梯,厚重的铁门关闭的声音让i。k没有听清judas的话,侯爵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那种语气,很像是种忏悔,而对于他这种身份的人,会忏悔吗?i。k不信。“我很喜欢他,所以把我认为最好的都给了他,我想他以后会懂的。他是先皇唯一的儿子,所以,我们很宠他,纵容他,因此,可能那使你受到了伤害,把你变成了现在这样。我想,或许是我们造成了太多人的痛苦,所以才走到今天这一步,这是报应吧?我一直希望,他可以对我的感觉冷淡下来,我安排他娶妻,让他觉得我和侯爵夫人很恩爱,并且有了孩子,还让他成为我儿子的教父,就是希望,他能够淡漠我们之间的感觉。做为一个被景仰的皇帝,是不能有污点的,所以他不能爱上一个男人,更不能为一个男人而抛弃王位,这会成为一个大笑话。这都是我的错,一开始,我就不该让他有任何的希望。中国人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我该还这笔债了……”“……”这种话,让i。k有了个不祥的预感,可那只是让他觉得更可笑。还债?呵呵,如果全天下欠了他的人都向他这样忏悔的话,估计那些祷告便可以使他升天成仙了。他不是牧师,不会宽恕他人,他怀疑,牧师的宽容,只是因为遭受苦难的不是他们本人……所谓贵族的骄傲是不是就是如此,哪怕是生命的最后一刻,也要树立一个无比光辉的形象?当judas侯爵絮絮叨叨的陈述结束时,他们已经到了二十五层,这是家不错的咖啡厅,整日放着一些悲伤的爵士乐,现在只有下午三点多,大厦内的员工都在工作,所以显得十分冷清。他们的到来,并没有受到阻拦,这栋大厦里所有的人都知道i。k与迩纯的关系,这不奇怪,i。k知道,像他这样的一张脸,大概是不那么容易被遗忘的。只是,他不明白,侯爵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里?“果然,风景很好,不是吗?我来的时候,听这里的员工说这里可以呼吸一些新鲜空气。”打开隔扇后的窗子,让凛冽的风吹了进来,今天是个晴天,风不是很猛,只是有些凉。侯爵优雅的赏着灰色的冬,judas回头对i。k笑着说——“我希望,你不要再嫉恨国王陛下,你所拥有的,他是没办法得到的。你不用担心陛下对迩纯说什么,不然,他就不会一起回来了,以后,他也不会说的,你信吗?”侯爵顿了顿,俯视着窗外渺小的一切,今天的风很温柔,让人感觉,这似乎并不是个冷冽的冬日了。“其实,站得再高又怎么样?人总归是人,要断了七情六yu,是件很难的事吧?有些东西,过去了,就让他过去吧,就算你一直记到死,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没有人报,也会有天报,或许这就是因果……好了,我也不再说这些让你觉得虚伪的话了,迩纯他们来了……我想,他会很快找到你的……既然你们现在在一起,那何必去想什么过去,这已经很容易嫉妒了……如果有来生,我会让国王陛下还欠你的……这辈子,我替他还吧。”国王陛下,我会跟你回去,不过,是以另外的一种方式。我的国王,您一直欣赏着那种只有尊贵的您才能赏析到的美,一直那样迷狂于血ye的浪漫,我选择这样的方式留下来,你也会乐意去欣赏我的表演对吗?你爱我,所以我只得杀了自己,这样,你就开心了,对不对?他是judas——犹大,或许,从他有了这个名字开始,就注定了这样的命运,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卢内贝格曾对《圣经》中的一段故事给予了这样的解释——当圣子成为rou身时,他由天庭来到人间,从永恒来到历史,从具有永无止境的幸福的神变成体验人间沧桑、生老病死痛苦的凡人。为使圣子做出这样的牺牲,必须有一个人代表所有的人去做出相应的牺牲——犹大,就是这个人。“不——————————————————————————”凄惨的尖叫在一声巨响之后,从扭曲了形态的跑车中传出,红色的血ye沿着破碎的挡风玻璃gui裂的纹理渲染开来,火烧的晚霞拥着落日透过绚丽的色泽,红在他对色彩明感的视网膜中分成了千道沟壑、万重群山,而眼中的泪,是他永远垮不过的彼岸——原来,他只是个自si的白痴。一声巨响如霹雳般史料未及的降临了,在他构造着梦一般的未来时,在他幻想着爱人与他重逢的第一眼凝望时,在他雀跃着期盼新的开始时……那人从天而降,重重的摔在他头顶的金属上,这是计划好的?还是命运的恶作剧?他还没有来得及将笑容收起,那双淌着血的眼睛便赫然出现在他曾欣赏过无数美丽艺术品的眼眸之中……judas,他把rou身留给了我,落下来,灵魂却飞去了我永远也捉不回的地方,在天堂吗?“做为犹大,judas,你的任务完成了对吗?就这样?对吗?不……这不是真的,我不原谅你,不……不——————judas————————————————————————”疯了般,国王陛下撞开车门冲了下来,甩开赶来的处理突发事件的巡警,将那具已经断气的尸体抓了下来,紧紧的搂在怀里,他不再怕弄脏自己的手,不再担心他华美的衣料,也不再能欣赏这所谓的绝美……所以,有人说过什么来着?你可以不信神佛,也可以不信鬼怪,但你得信——报应。“呵……艺术家的爱情悲剧?真他妈是场不错的表演。”一脚将有些变形的车门踹开,搭着闻讯赶来救援的john强壮的手臂,迩纯从他报废的跑车里钻了出来,看过鲜血之后,他情绪上有些不正常,可能是受了刺比看到可怜的年轻国王怀中血rou模糊的尸体还痛苦。叼了颗香烟,算不上有诚意,只是出于礼貌的对哭得沙哑的国王陛下说了句“结哀顺便”之后,迩纯便将john叫过来,避开人群,无奈的看着an成一片的“肇事现场”,低声吩咐着——“帮我去十楼的保险公司问问,能不能走个后门,补一份保险。”“给judas先生的?”john恭敬的问着,也可以说他是在拖延时间——直到迩纯身后,几个兄弟拖着衣冠不整的小护士打出ok的手势闪入人群,他才算长出了一口气,而却在这时,莫名其妙的,他被迩纯狠狠的扇了一记耳光,john紧张的询问着:“那……那是……”“蠢货!当然是给我的车补保险!”丢下一句话,迩纯径自进了大厦,留下john来解决追来询问笔录的警察和记者。他有些担心i。k,突然出了这样的事,不知道他怎么样了……或许,国王陛下说的没错,他很幸福了,至少他能和i。k厮守在一起,此时此刻……而那以外的事,也都不再重要了……我真希望,跳下去的是我。当他这样想时,有个声音在他身后唤着,很快,他便意识到,那并不是幻觉——“i。k,你冷不冷,我们回去好不好?”迩纯走到已经被前来调查的警物人员请到咖啡厅一角的i。k,蹲下身,挑起那张微微颔首的脸颊,轻轻的,帮他拭去滚落的汗珠,只是如一只乖兔般趴在他的膝上与其凝望着——“你不会那样做的,对吗?”看向拉起境界线的窗口,迩纯回过头,一动不动的盯着i。k。过了许久,纤长、骨感的手指慢慢的捧住了迩纯的脸,轻轻的点了点头之后,又是一番静默的凝望……探了下身,i。k用自己的chun轻轻的点了一下迩纯的额头……他没想到,迩纯却会哭了……似乎,太久没有吻过他了。这样的情感也能算做是一种爱情,那么,或许他们已经十分幸福了吧?无望的生命,无望的爱情,无望的幸福……这是他们拥有的一切吗?如果,这样也会让人羡慕,那么,他们也该为了陌生的幸福而做些什么,对吗?一周之后,国王陛下终于回到他的国家,并举行了盛大的婚礼,迎娶了那位judas侯爵生前为他挑选的新娘,并且,策封了他的教子——judas的遗孤为太子(国王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了,护送侯爵的遗体回国的前一天,他在一家秘密的医院做了件秘密的事情,他把自己阉割了)。行礼盛典的那一天,刚好是judas侯爵出殡的日子。从电视上听到这个消息时,迩纯并不在i。k的身边,他陪了他一连几天,尽管由于身体的极度衰弱,以及他体内所存放的那些不可告人的肮脏东西使i。k病得很严重,但迩纯的陪伴总会让他得到些许暂时的安宁,可他知道,那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罢了。被强迫昭回父亲身边的迩纯走后的第三十四分钟,i。k大病未愈的身体便被john和他的兄弟们从床上拖了下来,带去了不知名的地方。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到底有多残酷,但他知道自己死不了,那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只要在迩纯回来前,一切看上去都变得十分平静就好了……既然活着,每个人都要付出代价吧?只是方式不同而已,这是上天创造的艺术品。/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