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就是恶心- 第二十六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Nicotine 书名:活着就是恶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大帝书阁)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故事就快结束了是吗?别着急,所有的故事,有开始,也一定会有个结束的。与其在煎熬中等待,不如学着去欣赏。一切都在史料未及中发生着一个又一个的变化,人们感到惧怕,但当变数终结了,却未必是件值得庆幸的事,如何才能恒久的停留于某一点,那大概就是死亡了吧?我坐在那个应该被我称为父亲的人常常久坐的书房中。父亲没有一张像是王位的王位,然而,他坐在这里时,所有的人都把他当做王,现在,我坐在这里了,周围的一切只让我感到异常陌生,就连稳稳的坐在这里也依然会觉得心虚不宁,这里没有我熟悉的味道,也不能用我熟悉的方法去解决问题。我不打算见那位老人的临终一面,他是那么厉害的人物,可最终也只是在病榻之上等待着咽下最后一口气,这总让我想到了中国历史中的康熙皇帝,传说,在“正大光明”匾额之后的小匣子里,写的是他心爱的十四阿哥,有位叫年庚尧的大人改成了日后的雍正帝。这是否属实,尚不可考,但那至少代表了命运,十四阿哥有十四阿哥的命运,雍正也有雍正的命运,命运不会因为什么枭雄霸主而改变,命运就是命运,它想这么旋转,就怎么旋转,没人能够改变它。哐————————门被推开了,父亲在的话,不会有人用这么猛的力气来推这扇门,没有人敢,现在敢了,那一定就代表……“迩纯少爷,老爷已经去世了,他临终留下话给你,他说他知道您不会去见他最后一面的,您从来没把他当成过父亲,但您仍是他的儿子。”说话的人,是父亲的忠仆吧?迩纯并不十分清楚,他没有来过这个庄园多少次,这不是他的家,只是父亲的家,况且,那个人躲在其他跟进来的所谓家族长老的后面,那位先生的个子实在是矮了些,他看不到。这时,有人开场了,说话的人黑色的丧服笔挺而有威严,那神态也是十分严肃迥然的,除了不像奔丧的,什么都像。迩纯坐在父亲的椅子上,没有拉开窗帘,他清瘦而略显不羁的装扮隐在淄色的影中静静的听着——“你的父亲,把这里的一切都留给了你,但是,你还不到二十五岁,又在外面有过那样不堪的生活,没有受到过良好的教育,为家族的名誉与威望,我们需要的应该是一位具有绅士风度的一族之长,而你太年轻了,所以……”“所以……你们就决定,把我从这儿赶出去,就像只丧家犬一样?”迩纯接过话茬,翘起二郎腿,不慌不忙的从衣袋里掏出香烟叼在嘴上,随着打火机发出的一声脆响,青蓝色的火光中,迩纯狭长的凤目微笑着眨了一下。吸了口烟,他靠在椅背上就那么静静的呆了一会儿,突然,他呵呵的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抱歉,实在是太好笑了……呵呵,我想问问家族里所有的男人是不是都在这儿了?我敢肯定,他们之中,没有一个是真的为了家族的威望而来的对吗?你们是向我下战书啊?还是想gan脆……杀了我?”迩纯觉得感慨,所谓的绅士们就是有这样的品德吧?在丑恶之外装扮上鲜花,可这并不足以让腐臭的味道被掩盖。死在这些人的手里,那才真是件对不起他父亲在天之灵的事,他父亲说——亡国之君的头,历来都是被新的君王所斩杀的,而这里,没有新的君王,他也无心恋战。“迩纯少爷,我们并没有那样的意思,只是我们不认为您可以带领整个家族再创造奇迹,所以,做为家族中的一员,我们十分希望您能放弃老爷子传给您的族长之位,所有属于您父亲的固定资产和您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我们保证不会收回。”说话的又换了一个人,不是管家,也不是刚才的那个,但都是一样高高在上,不容分说的,呵呵,有点意思……“呵……你们这算什么?杯酒释兵权?还是他妈的黄鼠ng给ji拜年?”迩纯继续抽着烟,笑呵呵的看着每一个站在他面前的人,绅士们果然都是十分谨慎的,他只是孤单的一个,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制止他的狂妄,他又笑——“好吧,好吧,好吧……挺诱人的条件不是吗?我接受。哼哼,不过……”当烟尽了,他也该离开这里了。是父亲把他带回了这个属于“人”的世界,现在父亲死了,就如同一个契约,也到了它结束的期限。就像父亲所说的那样,他从未把他当做父亲,所以他不为他掉一滴眼泪;但他依然是父亲的儿子,所以他该在现在离开。站起身,将椅子放好,整理了一下桌面,迩纯穿越过依旧矗立不动的人群慢慢的走了出去,一切仍旧跟他第一次踏进这里时一样,除了弥漫着一些死亡的气息,也就没有其他的变化了。走出那道门,他便不再与这个家族有任何的关系了,实际上,从一开始,他也不愿与这里有什么关系,这是“人”的世界,不是他的天堂……“不过,我也未必就创造不了什么奇迹……确切的说,我已经在给你们一个机会创造奇迹了……而这是上天的旨意吧?”自语着,迩纯回过身,看着gong殿般的庄园,钢铁铸造的家族徽章发出咯咯响声,似乎摇摇yu坠……“总裁,我们要直接回去吗?”“怎么是你?john呢?”“他……”“他怎么了?”“失踪了。还有……”“什么?”“ik先生也跟着一起失踪了。”“……”“总裁————”“我没事,回去,通知首相。”一把扶住司机的手,那一刻,他真的差点就昏厥过去了,可是,他不能。坐进黑色车厢之内,迩纯的心反而平静了下来,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无论如何,他都会再见到ik的,他们永远也不会分开……“如果我们现在出车祸,也是个不错的结尾。”迩纯这样说着,那完全是他的心中所想,这几天,似乎有很多人死了……而那对不同的人来说,也似乎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总裁,您说什么?”司机握紧了方向盘,疑虑的从后视镜中看着坐在后座上微笑的迩纯,他只觉得脊背发冷,迩纯的表情,简直就像个看到地狱入口的魔鬼——终于可以回到属于他的天堂了。“没什么,开车吧。”迩纯闭上眼睛,静静的想着,往事一幕一幕,从无到有,从有到无,一切的一切……他就像是过完了一生,甚至比那经历了还要长的轮回……这样的事情,像是已经发生过多次了,于是,他不再认为那有什么可怕的,不管他能否找得回ik,结果都只有一个——就是,他们必须在一起,必须……我终于了解那种属于我的幸福了。他在心中这样想着,也不再有任何的忌惮与慌an,其实,他一直都很幸福,痛苦的事情总会有人来替他承受,他又怎么会不幸福呢?天y得厉害,又要下雪了吗?ik,你会不会觉得冷呢?嘭地一声,车已经消失在路的尽头,巍峨的铁门之上铜铸的家族徽章赫然陨落,发出地震般隆隆的巨响。那夜,下了很大的雪,以至于将徽章被深深掩埋,当被发现时,丧葬的庞大队伍已经踏着家族的荣耀招摇过市,谁也不知道,他们送走了什么,而又迎来了什么……两周后——“现在那个家族已经没什么大气候了,都想做一族之长,挣得四分无裂,甚至听说已经发生了几起命案,一个如此庞大的家族,在这么短的时间被瓦解,也算是奇迹了。我真不知道,你还在等什么?”城市郊外的某处,花红酒绿,灯火通明,john与另外一人隐匿在角落的房间内谈事情。他心急如焚,现在外面风声很紧,警察正在找他,并且,听他以前的部下报信说,他的家人已经被首相的人秘密扣留了,他那个婆娘倒是不用担心,反正那个水xg扬花的贱女人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他只是担心他的儿子,那小家伙已经八岁了,是个可爱的小天使。“你急什么?就算没了那个大家族,迩纯他也是财大气粗,又有个首相大人撑腰,你以为我们真的动得了他?”另外一个男人不急不许的抽着烟,抚摸着他的宠物柔软的毛发,狡诈的y笑着——“现在我们还需要一些钱,然后做笔大买卖,这事光有你跟我不成。”“你想怎么样?还想杀了迩纯不成?你答应过我,不会闹出人命的。”john有些后怕了,一开始他只是想赚笔钱,然后带着老婆孩子偷渡在国外就生活,可是显然,这条贼船好上,就没那么好下了。“你以为我们现在这样就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吗?既然要做,就做笔大买卖。不过,你放心,求财才是我们的目的,不过,我不会那么容易就放过他的。”那声音显得y森可怕,又像是在异想天开,john提醒着——“你以为你是谁?你知道迩纯的家底有多少亿吗?而你有多少?想找帮手?那需要亡命徒才成,那可不是笔小数目,你我加起来,也没那么多。”“喂,听着,有人给我介绍了一票越狱的杀人团伙,他们急着用钱逃到国外去,他们只要1千万,我答应他们如果事成,再分两千万给他们。”男人一把抓过john,小声说着,那双眼中满是贪婪的光辉,这与他那张英俊的面容实在是不搭调,不过,本来,这张脸就不是他的。“1千万?!海!你他妈是不是疯了?!我们哪有那么多钱?!”john一把挥开海的手,站起来,怒不可遏的指着依然做着美梦般的海骂着——“我真没想到,你竟然会是这么贪婪的!一开始你答应过我的,不把事情闹得很大,我们只要个几千万就远走高飞,我才把他带来给你,现在你根本就是狂想,一千万?我们从哪去赚一千万?我看我们还不如gan脆去自首吧!”“人家都说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果然不假。”海整整衣服,他扔把自己当做是个绅士,虽然,他现在看起来潦倒了些,但他相信,只要再熬一熬,他的荣华富贵就在眼前了,既然他不能做为迩纯的ik跟相爱的人在一起分享那些幸福,那么,他也不会让夺走这一切的人幸福。尽管,他生在一个还不错的家庭,受到良好的教育,得到情cao上的陶冶,但这比起迩纯所拥有的那些来说简直是如九牛一毛。在他发生事故的时候,做为画家的父亲仍然凑不齐一笔微薄的整形费,而如果不是那位老先生的出现,他现在不知会变成什么模样。本来,遇见迩纯之后,他以为他的天堂真的来了,而却不知道,那才是他堕落的开始。迩纯就像个天使,把他抱到半空中,但却在他才刚刚开始学着享受那种美妙感觉之时,狠心的将他推了下去,他不要再回到原来的世界,他也绝不会放过那个将他的感情当成垃圾来践踏的大少爷,当然,他更不会放过夺走这一切的人——“哼,我们没有,但他有!”海狰狞的笑着,一把抓着只能无力趴在他膝上任其摆布的可怜宠物的脖子,将他狠狠的推到john的面前,而由于两周来的摧残,已是遍体临伤的ik也再没有力气去做什么无谓的挣扎。一开始他还有些意识,那时他被john带到一个什么地方去伺候一些john的朋友,他们没有对他做什么太过分的事,只是玩了玩群jiao,用那些他们说很补的东西添饱他的肚子。因为那些不太gan净的东西,他一直病着,迩纯回来过一次,但匆匆忙忙的就又被人接走了,听说要去很久的样子。然后……john胆子大了,把他从大厦里带了出去,他一直被关在一个很黑的地方,不断的有人用各种奇怪的体位向他索取,当然,这肯定是让john赚了一笔,他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暗娼了。一开始,他以为一些会像每次一样,等他在从哪次昏迷中醒来,就会躺在迩纯的床上了,而被塞在身体内的东西会提醒他,噩梦暂时的结束了……可这次没有,当海出现了,他就知道,他可能回不去了。他当然认得海,他怎么可能不认得呢?他怎么可能认不出自己的脸,尽管,那也只是自己曾经的样子……“咳咳咳……”跌倒的重创让ik脆弱的身体因剧烈的gan咳而颤抖着,他赤裸的身体上,有些细小的伤口裂开了,渗着血丝,被不断冒出的虚汗沁得连皮肤上的每个毛孔都痉挛得尖叫着,他感觉到冷,想抓着自己的长发以此来取暖,然而那双缠着脏兮兮的纱布的手,只要稍稍动弹一下,就会使他痛不yu生,镣铐的响声让他的身体因本能的畏惧而颤抖着——他的掌心被人用钉子穿凿透了,镣铐的两端是两枚冰冷的黑色铁环,直接穿过他的掌心。他想,如果就这样下去,再过几天,大概这双手也就真的被废掉了。而ik早已有了这样的准备,像海这样的人……呵,他见得多了。“啊————————”惨叫着,ik昏沉之中的思绪被打断了,是海,他是存心的,他就那么丝毫不加半点怜惜的,生扯着ik穿在双掌之间的锁链将已经被他弄得惨不忍赌的躯体死死的钳在了自己的怀里。海y冷的笑着——“别给我装死,我来让你清醒一点!”话音未落,他已经捏住ik消瘦的双颊,撬开那两片苍白的chun,将猩红的烟头捻灭在ik闪烁着金属光泽的舌头上——那是一枚别针,这当然也是海的杰作。他恨这个贱货,恨他夺走了自己的一切,恨他抢走了迩纯的心,恨他让自己变成今天的样子,所以,他不会只是杀了这个可怜的小玩意儿那么简单,他要让他生不如死,永远……永远……都被他的噩梦缠着、绕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看,这种贱货有个诱人的身体就好了,他的身体不是已经帮我在这里赚了很多钱了吗?呵呵。”海得意的大笑着,将已经昏厥过去的ik两条腿搬开,给john展示着他们的杰作——浮肿的si处呈现出石榴色的病态色泽,cha着引流管的前端已经发了炎,简陋的塑胶带中浑浊的排ye都是红色的。被塞在后庭内的假只是根普通的木杵缠了些粗糙的布料,是暗褐色的,已经被血染得分辨不出原本的颜色了,而依然残留着体ye的蕾口则更是难不忍睹……这些天,他们就是靠他的身体换来的钱吃喝玩乐的,有张美丽的脸蛋真不错,已经几乎快成了废人了,还是有那么多主顾愿意光顾他。“海,你这混蛋,你就快把他弄死了,还怎么弄钱?!你以为这种残花败柳的破烂货能给你凑多少钱?1000万?别逗了!”john拍着自己的脑袋啐着,他真的不该答应海的条件,留在迩纯身边,他至少有口饭吃,有个经理的位置等着他这个粗人当,而现在呢?他他妈当初是鬼迷了心窍才会答应这只蠢猪一起gan什么大买卖的。他虽然不是个什么好人,但还不至于荒唐到想要把人折磨死的份上,他没想到海竟然会这么恶毒。在他跟过的三个人中,大概这位海先生是学历与资质最高的一个,可也是他的三个主子中最不尽人情的一个,他本以为这位先生是个绅士的,还是说,绅士都是这样的先生?“别玩了好吗?我们现在把他丢到ik传媒的门口,迩纯的个xg是不会继续跟我们计较的,我……”“那然后呢?然后怎么样?回到你的平民窟带着你的妻儿老小去要饭?你今年已经40多岁了,你还有什么选择吗?当初你答应了我,就已经赌上了一切不是吗?你听着,john,你已经没别的路可走了!你跟着我,或许还有大好的前程……”海猖狂的大放厥词,他把一切已经计划的非常好了,现在他什么也不怕。他相信,老天是会帮他的,因为他可怜,他已经没有了一切,而这灭顶之灾的根源就是迩纯和他那个无用的情人!抓着ik后脑上的发丝,海盯着ik那双因疼痛而微微睁开的眸子对john说着他的妙计——“光靠他的身体,当然不成。呵呵,我在这儿打听到一件事,有个很有钱的外国商人的女儿眼睛生了病,需要一副眼角膜,最好是年轻人的漂亮眼睛上的,他愿意出500万。呵呵,john,你说……对于他这种xg玩具,有没有一双能看得见的眼睛,大概也都是无所谓的吧?恩?”“开什么玩笑,那根本就不够,只是二分之一而已。”“呵,他没用处的又不止是眼角膜,人少了一个肾,或者部分肝脏不是都能活吗?我们这也算是救人吧?他这种人你还指望他长命百岁?”“海!你是个疯子!你把他弄得像零件一样被拆成一块一块的,怎么把他jiao给迩纯?你就不怕迩纯事后发难?没有了老头子的帮助,或许是斩了迩纯的一只翅膀,但他还有首相和几百亿的资产!”john感到恐惧,眼前的这个男人简直连垃圾都不如,现在,他越来越明白,为什么迩纯常常说:就是因为海有这样一张脸,才会让他觉得恶心。“呵,那我们就要他的全部,迩纯和你我不同,他不在乎钱和权利,你信吗?就算我还给他的是一堆这个贱货的骨灰,他也照样会把他的一切双手奉上,所以说……他蠢。”海嘲弄着将ik丢到一边,他会让迩纯知道,放弃他,将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那爱上那么蠢的人你不是更蠢?哦,对了,海先生,像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配谈爱。”丢下一句话,john气冲冲的摔门而去,他不想再看那个可怜的男孩子,那孩子是无辜的,却为了他们的贪婪要付出这么惨重的代价,而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是不看而已。海说的没错,他已经没有退路,差之毫几,谬之千里,如果他早发现,自己不是个“gan大事”的人就好了……“哼!迩纯,我要你后悔一辈子!”依然端坐在屋子里的海愤恨的眼神足以烧光一片绿林,提起自己的脚尖,他冷笑着将ik已经受尽煎熬的手掌踩在脚下,ik已经疼得无法再喊出来了,只是艰涩的呼吸着,听着耳边有自己的手掌传来的骨头断裂的声音……“海先生,外面有几位客人想点你的这个宝贝儿,三天,十万,你看怎么样?”近来的女人约莫四十多岁,却是风韵犹存的,她穿着一套黑色的晚装,裁剪精良的裹胸衬托着丰腴的ru勾,虽已不惑之年,却仍是风韵忧存的——她是这个地方的老板娘,而这里是家叫“米迦勒”的俱乐部,它开在这个国家的边缘,很偏僻,却十分热闹,因为这里没有法律、没有善恶、更没有道德,有的只有快乐。“好啊,带他走吧。”海接过支票殷勤的笑着,却没博来老板娘的半点好脸色。老板娘拍拍手,几乎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呼吸的ik被两名打手一样的人物拖了出去。“迩纯,你一定想不到吧?你那个可爱的小情人现在在遭什么样的罪,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我要让你付出代价……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海将支票顶在头顶上,大声的笑着,可他不知道,这笑声有多么的难听。“这笑真恶心,简直是噪音,我得加他的房租才成。”老板娘扇着响扇在海的门外不屑的冷哼着,还不忘对经过的不乏英俊之士抛着媚眼。“pure夫人,把他送到哪个房间?”两个手下提醒着老板娘他们的手上还有个甩不掉的“包袱”。“送到地下室那间带锁的房间,帮他洗个澡,找个医生,再给他弄点吃的东西,别碰他。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接近那里。”pure夫人吩咐着,对着舞池对面的一群狂欢的男人们风骚的招着手,命令的口吻却是十分冷静严正的。“夫人,您不是说有人……”“如果你们觉得你们的舌头长得多余,可以割下来,跟着我的人,要耳朵就够了!”pure妩媚的一笑,身边的两个高大的手下脸却变了颜色,很快,他们带着ik闪进了暗门消失在人来人往的大厅中,而pure也jiao笑着走向她的战场——她的对手就是男人,所有的男人,这天下最可怜的一种动物。“其实,父亲您是个很可怜的人。”今天是他的父亲过世的第四个七天,他决定在黄昏十分去见见那个孤独的老头子。带着一束白菊,终于,他站在了ichael先生的墓碑前,他用了很久才找到,迩纯几乎快忘记父亲的名字了。“你生前有很多女人迷恋你吧?你这张年轻时的照片蛮不错的,说真的,爸爸,您长得跟ik有点像……”坐在父亲的墓碑前,迩纯燃了烟,笑得几分无奈——“爸爸,我好像没这么叫过你吧?这么亲切的称呼,你活着的时候我总是觉得叫出口很别扭,现在好多了,呵呵……你现在是不是很孤独?一个人睡在这里……呵呵,我也很孤独,我在等他,我知道我会等到他的……或者,我们很快也会一起去陪您了……或许,只有那样的话,一切才会重新开始……”须臾,迩纯站起来,掸掸身上的土,默默的沿着石阶慢慢走着,身后,父亲的墓碑越发遥远,回过身,整座墓园与喧嚣的城市就像是两个世界……很寂静,很安宁。“父亲,你寂寞吗?我昨天突然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妈了……”其实,这样静静的在墓xue里睡着也不错,关于ik的事,他已经不再担心了,至少,他现在觉得是这样。即便是走到故事最后,充其量,也不过是个无聊的悲剧而已,只要能和他在一起,什么都无所谓……愿我们的兄弟在天堂永远安宁。牧师在葬礼的最后总会如此说着,迩纯想,这或许证明一点——换取永恒的代价,可能只有死亡。那时,人便不再计较得失,不再累于苦与乐、舍与得,不再拥有任何秘密,也不再在意任何秘密……所有一切,都是发生在另一个世界的事了。这样想的话,或许生的一切,也就没有什么再值得去在意的了吧?嘟——嘟———“喂,你好。”迩纯,还记得我吗?“海,有事吗?”我要三百亿。“呵,胃口果然不小,‘他’在你哪儿?”没错。我给你一周的时间去筹钱,不然我会把他身上的零件一样一样的寄给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疯子!”挂断电话,迩纯继续向前走着,一阶、两阶、三阶……当他踏到第十三阶台阶,他开始奔跑,让风吹gan他脆弱的泪水……一定……一定会再见到“他”的……/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