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中文 >其他类型 >大月谣 > 第一卷 前秦夏 海上升明月 第一百九十五章 最后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大月谣-第一卷 前秦夏 海上升明月 第一百九十五章 最后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林树叶 书名:大月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嬴抱月捏住衣襟,后退一步,微笑道,“你们先洗吧,我最后下去。”

    “为什么?”

    花璃眯起眼睛,目光灼灼地看着她,“这么大一片湖够你们全部下去了,来,脱了,一起下去吧。”

    李堇娘等人已经迫不及待褪下鞋袜和外袍,将腿浸入了泉水中,此时听见两人争执,都坐在月牙泉边回头看了过来。

    “我不习惯和那么多人一起洗,”嬴抱月攥着衣襟不放,满面的微笑不减。

    “你身上哪个地方我在飞仙峰的温泉里没见过?”

    花璃也满面笑容地看着她,只是这笑容在嬴抱月眼里怎么看都觉得瘆人,“你要是觉得面对这群小姑娘不好意思,那我们俩单独找个角落去泡一泡怎么样?”

    这家伙今天是不看到她的身体就不罢休了是么?

    嬴抱月脸上的笑意有崩溃的迹象,她低下头微微叹口气。

    “你还是别乱跑了,你要是不在了,这群孩子可是要被吓坏了。”

    嬴抱月看向坐在月牙泉边的李堇娘等人,众人都贪婪地看着眼前清澈的泉水,但都手攥着衣襟,神情犹豫又纠结,她注意到年纪最小的归离回头偷眼看了花璃几眼。

    这个发现让嬴抱月觉得有些新鲜。

    她想起之前在沙城的帐篷里,是花璃发话了归离等人才从帐幔后走了出来。

    看来在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花璃作为队伍里境界最高年纪最大的“女子”,俨然成了这群小女孩的保护者。

    嬴抱月望着眼前模样只像个人类十二三岁小女孩的花璃,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连她都没想到,之前那么排斥人类,行为举止任性又稚气的花璃,居然也有当“妈”的潜质。

    嬴抱月环视了一圈周围壮阔的沙山,虽然有沙丘掩盖,但这里本质上还是幕天席地。对于李堇娘归离这样的大家闺秀而言,在如此露天的环境里下河洗澡,羞耻度实在是有些大。

    这时候花璃这个保护者的存在就十分重要了。

    如果花璃此时离开,嬴抱月总觉得李堇娘她们根本放不开,会不敢下去。

    “唔,堇娘,阿离,你们怎么还不下去?”

    这时花璃也注意到了在岸边犹豫着的李堇娘等人,意外地问道。

    “这里,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遮挡的……”

    李堇娘本想问有没有屏风,但话到嘴边才觉得走进蠢,这种地方哪里可能找得到屏风?

    她也知道自己过于矫情了,可这一路上她不是没有在露天的河里洗过澡,但基本上每次都是在林子里,有树木和岩石遮挡,多少能让人安心不少。

    可这一次水岸边光秃秃的,站在沙山看这边一览无余,多少有些突破她的承受能力。

    “唔,遮挡啊……”

    花璃听了并没有生气,反而低头沉思了一下。

    她的身上涌起真元,下一刻,嬴抱月望着眼前的情景睁大双眼。

    月光下,一片巨大的阴影在嬴抱月面前缓缓升起,笼罩到她身上。

    “花……璃?”

    嬴抱月吃惊地望着眼前的白毛巨兽。

    坐在岸边的李堇娘和孟诗等人也呆住了。

    尤其是孟诗,看到这头在雪山曾经与之殊死搏斗过的白毛巨兽,她浑身一僵,下意识地就去摸自己的剑,碰到剑柄才停了下来。

    眼前的这头白毛巨兽,和她之前在飞仙峰上见到的时,已经不相同了。

    足足有两人多高的白毛巨兽站在月光之下,浑身雪白的毛发如鎏银了一般,只有高贵美丽,却没有之前那种杀气腾腾之感。

    “这附近估计是找不到什么东西遮挡了,”白毛巨兽张大嘴巴打了个呵欠,潇洒地甩了甩自己的长毛,走到水岸边,“我姑且就贡献我自己给你们挡一下吧。”

    白毛巨兽伫立在岸边,犹如一块巨石般,挡下一大片水域。

    李堇娘等人看着这头立在岸边的庞然大物,从呆滞中反应过来,欣喜地对视了一眼,纷纷躲到白毛巨兽身后脱起剩下的衣服来。

    归离一边脱还一边仰起小脸,稚气地开口。

    “谢谢花花!”

    花花?

    这是归离给花璃起的绰号?

    看来这是完全打成一片了啊。

    看着站在岸边宛如守护神一般挡着少女们的身影的花璃,嬴抱月不禁笑起来,走到白毛巨兽身边。

    “没想到你还挺疼她们的。”

    白毛巨兽圆溜溜的眼睛往下看了一眼,“我更疼你。”

    这些小姑娘们她只是在旅程中看不下去了,照拂一二,只要嬴抱月想要,她可以为她做任何事。

    只是偏偏这人是个不会喊疼的。

    “你真的不考虑和她们一起洗?”花璃望着她的侧脸,“你没必要躲着我,我知道你想隐藏什么。”

    一个人在西戎这个鬼地方摸爬滚打这么长时间,嬴抱月能保全性命已经不错了,身体不可能不受到损伤。

    包括她一直都没有恢复境界,虽然之前她说了要慢慢来,但到现在,嬴抱月身上还是境界全无的状态,没有恢复一分一毫。

    花璃可以预想到,她的身上估计多了些不能给人看见的伤。

    “事到如今,不管你伤成什么样,我又不会拦着你去找腾蛇的翅膀,”花璃嗔怪地瞪了她一眼,“你这么躲躲藏藏干什么?把我当外人吗?”

    外……人吗?

    嬴抱月笑了笑,不知道花璃自己有没有意识到,她已经越来越像人了。

    “谢谢你这么关心我。”

    嬴抱月摸了摸身边白毛巨兽顺滑的皮毛,“我只是真的不习惯在别人面前袒露身体,你不用太担心。”

    “唉。”

    白毛巨兽哀叹一声,对这个顽固的丫头,连她这个神兽都觉得无可奈何。

    “行吧,你想最后洗就最后洗吧。”

    难得再见到,花璃并不想在这样的小事上勉强嬴抱月。

    然而她怎么都没想到,嬴抱月说的最后,并不是指等所有女子们洗完后她再洗的那个最后。

    月上中天。

    白毛巨兽蹲在沙丘后,见鬼地瞪着三三两两从月牙泉边回来的姬嘉树陈子楚等人。

    事先洗完的女子们都心满意足地靠在巨兽身边擦着头发,唯独嬴抱月身上还是干的。

    ------题外话------

    花璃:喵喵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