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江山:嫡若惊鸿- 第844章 被掳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懒猫布丁 书名:策江山:嫡若惊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合上窗后,容若听着那边传来的声音非但没有减弱,反而变本加厉,顿时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这时候窗台被叩响,容若连忙走过去打开。

    突然,容若根本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之下,被来人一把掐住了肩膀处,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被拽了出去。

    容若只觉得身子一轻,手臂处传来巨大的痛感,就被人这么抓着从客栈腾的翻墙而出,直闯入前方更加浓郁的暗色里面。

    迷雾林里,容若也受了一些内伤,主要是被流云的内劲给震的,后来她自己处理过后表面看着没什么,其实这几天连着赶路,已经疲惫不堪,内伤隐隐作痛,这么一来,容若倒吸一口气,感觉五脏六腑又纠起来了。

    幸好绿雀不知她受过内伤,否则断然不会同意她带着糖丸独自上路。

    容若一心焦急,哪里顾得上什么内伤外伤,她心中惴惴不安,总感觉要发生什么,只有亲眼看到西北那边和慕北辰没事,才能彻底安心。

    只是这会儿,气急攻心,容若胸腔里涌起一股咳嗽,闷咳了一声,嘴角溢出一些鲜血来。

    从容若这个角度往上看过去,加上周围环境昏暗,她根本看不清带走她的人是谁,脑子里一个劲在不停的转,还是想不出来。

    照理说端王的人没有那么快,而且她经过装扮,谁会一下子就看透她的身份。

    那么,难道是这西北边界的狂徒,因为看着她们两个生面孔,有钱财可图?

    不对……

    如果是那样的话,为何单单抓了她一个而根本毫不理会房间里还有个糖丸。

    想到这里,容若怄气的不行,糖丸睡的那个死猪样,恐怕第二天一早才能发现她被人抓了!

    容若大概也明白了,客栈前院闹出的声音本就是为了引走她身边的暗卫,这么说,她要指望暗卫赶来,短时间内不可能了。

    这么看来,来人定是知道了她的身份的,否则怎么知道她身边有暗卫保护,使用这招声东击西,所以现在的问题是,抓她的目的呢?

    这个人的功夫不低,轻功诡谲,步伐很快,把容若颠簸的五脏六腑具痛,嘴角的血越来越大,连意识都有些昏昏沉沉。

    容若猛咳一声,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处境立马睁开眼睛。

    这一看,她发现这里是一片黑不见底的林子,她已经被扔在草地上,胸中充斥着血腥的味道,容若知道,那都是她自己的血。

    “咳咳咳——”容若控制不住的干咳起来,想要摸一颗药丸,却发现她睡前换了衣服,这会儿东西都不在,不过幸好之前披了外衣,否则只一套单衣,不说难堪不难堪,就这西北大半夜的天气,就跟京城的冬天差不多。

    寒风凛冽,犹如刀割,容若冷不丁打了个寒噤,双手拢住衣襟。

    她抬眸看向四周,能感觉到没有第二个人的呼吸,不由得感觉无奈,那人定是觉得自己跑不出去,才这般肆无忌惮,没把她放在眼里。

    但容若现在没功夫想那么多,她伸手往腰带处摸去,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小布袋,幸好银针是随身携带的,不然她还真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熟练的在身体的各穴道扎了几针,那种难耐的疼痛骤然缓解,她可以被人小看,但是永远不能坐以待毙。

    事实也的确如容若所料,抓她过来的人对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根本没看在眼中。

    林子出口的地方,一个黑衣人站在那里,饶是暗夜看人不清,他还是将自己满头满脑包裹的严严实实,一双眸子如鹰隼,锐利如刀,充满血腥煞气。

    很快的,另一道影子飘然落地,看到人,开口道:“费了老子不少功夫,总算是甩脱了。”

    先头站着的那个黑衣人道:“主子说连夜送过去,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别耽误了主子的大事。”

    “知道了。”后来的黑衣人嚷嚷道:“臭女人临时乔装成男人,否则哪里需要那么久,若是主子责怪……”

    似乎两人同时想起了主子的惩罚,眼底同时闪过一抹惊惧。

    “别发牢骚了,这女人身边既然有暗卫,消息很快就会传出去,我们要确保主子不会被暴露。”

    “上次在蓝县就是他们坏了主子大事。”男人愤愤不平。

    “待会儿你带着她先走一步,我在后面消除痕迹。”从谈话上来判断,这个黑衣人性子显然更为稳妥周全,要不然也不会让他去劫容若。

    “嗯,你当心一些,那三个暗卫功夫不弱,若不是老子耍了点手段,这会儿他们就跟过来了。”

    “我自有应对之法。”

    两人很快来到容若昏睡的地方,在他们落地时,容若正好睁开眼,看见他们露出惊诧又恐慌的神情道:“你们是谁?为什么抓我?”

    两人并不知道容若刚才醒过,还替自己治疗过一番,只当她才刚醒,这副见了鬼的表情丝毫没有破绽。

    容若心中认为,自己的演技原来也不错。

    “你不要想着逃脱,我们既然有办法抓你,就知道你的身份。”抓容若前来的黑衣人沉着眸子道:“路上我们不会对你如何,只要你配合我们去见主子。”

    “主子?你们主子是谁,我为什么要去见?”容若眸中暗光微动,他们果然知道自己的身份!

    “呵——”后来的黑衣人冷笑一声,没有另一个好耐心:“让你去就去,少他 娘 的废话!”

    容若很配合的身体哆嗦了一下,一颗心渐渐冷下去,这两个人面前,她根本毫无胜算!

    他们不是当初郑佳人派出去的三流子,而是真正的,在黑夜中来如自如,身上沾染了血腥杀气的暗夜者。

    容若想要在他们面前耍心思耍手段,无异于关公面前耍大刀。

    而他们那个主子也非常神秘,鲜少露脸,可是仿佛发生的事处处都有他的手笔。

    容若垂下眼睛来,看着被吓到了不敢说话,可是她水漾的波光微微泛开,似乎在考虑怎么套他们的话。

    眼下看起来,右面这个比左面的好说话,可是容若知道,这样的人反而心思深沉,性子敏锐,不好套话,反而左面这个暴躁易怒的,更容易受人话语的影响,然后被轻易左右情绪。

    在容若思考时,两人也动起来,准备兵分两路。

    叫容若松口气的是,这次带她从林中离开的人不是先前那个,于是开始琢磨起套话的攻略来。

    前世她没有正统的修过心理学,可是也上过几次课,现在倒是有些遗憾没有在这方面下功夫,所谓技多不压身,这会儿才显出了博学的重要性。

    “大哥,我能不能问一下你们主子在哪里?”行进了一段路后,容若感觉马上要出这个小镇的地界了,可方向与西北军营相反,不由得心中暗暗着急。

    黑衣人拖着容若,就和拖一个麻袋一样,厉声喝道:“闭嘴,不要废话。”

    “不是……咳咳……我……咳咳咳……”容若为了逼真,咳的惊天动地,肺都要咳出来一样,眼角还挤出了两滴泪:“我体弱多病,大哥你这样行路,如果你们主子离的太远,我怕是挨不住,不如你弄一架马车来吧。”

    “女人就他 娘 的费事,三五天就到了,给老子憋着。”

    容若眼眸一动,按照他的脚程,三五天能走多少路,这个方向是……

    “诶,那个大哥……”

    “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把你舌头割了。”

    这时候,容若发挥了她强大的死皮赖脸的功夫:“我是想说,大哥这么厉害的人能得你们主子重用,虽然还没有见到,可是你们那位主子一定也是世间少见的厉害人物吧。”

    大概是说到黑衣男子心里了,他冷哼一声:“厉害算个毛,我们主子上天入地绝无仅有,就是四国的皇帝,都比不上他身份尊贵。”

    容若无语了一下,这个牛吹的有点大了吧。

    这片大陆除去南疆 独立在外,其余分为四大国领土,俗话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那么最尊贵的人当然是四国首领皇帝了。

    现在这个黑衣人男人大言不惭,说什么他们的主子比皇帝还尊贵,就是脸皮厚如容若一定也说不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可见那个主子还真的很会洗脑,莫不是什么邪教人物吧。

    诶……等一下……

    说起来去岁除夕京城可不是出现过红蛛教和白鹤教,只是事发后销声匿迹,按照这个行事风格,容若莫名觉得和这些人有些相似啊。

    “可是我好像和你们主子没有什么交集啊,他……到底为什么要找我?”呃?说起来也不是全无交集,蓝县就是她和慕北辰坏了人家筹谋好的一切。

    不过容若当然不会特意提起,希望人家现在赶紧忘记都来不及呢。

    “不是你该问的就闭嘴,主子想要见谁就见谁,你没有资格多问。”

    “大哥,莫非你也不知道?”

    黑衣人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有完没完,再说废话我就让你这辈子都不能开口。”

    容若很识时务的闭上了嘴,心里想着果然如她猜测的一般,他们不过是他们口中主子的一把刀子,让他们往哪里指就指哪里,至于那个主子的心思,恐怕没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