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教父-正文卷 559 敬酒不吃吃罚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海与夏 书名:外科教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大帝书阁)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时,南都附一脊柱外科中心,全科室的教授博士齐聚一堂。

    作为脊柱外固定架的临床实验合作单位,他们也是其中一个实验中心。

    三博医院的实验资料已经传输过来,病例资料投影在巨大的屏幕上,邹教授作为该中心的主任,坐在前排。

    一系列的X片, 术后两周、4周、6周、8周、10周、12周,全部显示在屏幕上,形成鲜明的对比。

    每一个病例,无论之前多么侧弯严重,最后一個X片一定是接近正常的脊柱正侧位像。

    附一脊柱外科,是全国四大中心之一。

    协和、301、鼓楼、南都附一,脊柱侧弯治疗的一线医院, 其他所有医院自动退后一步。

    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就是十几个, 这是苏教授起家的地方。

    苏教授进入会场,会场全部起立,苏教授打个手势,大家又齐刷刷地坐下。

    首席的位置留给苏教授,苏教授落座,旁边的邹教授立刻介绍:“三博医院杨平教授的课题治疗已到,你看,矫形的效果有点令人震惊呀,我看了好几遍,现在没回过神。”

    苏教授只是低嗯一声,认真地看X片。

    脊柱外固定架,将临床实验引入南都附一,有一半的原因怀有私心, 究竟效果怎么样, 他心里没有底。

    毕竟这技术难度很大,即使搞出来, 没有几代技术更迭, 进入临床是个未知数。

    这时候动点私心支持自家人,也合情合理,如果自己不支持,别人更加不会支持。

    年轻人也争气,短短几个月,拿出的数据如此惊艳,连苏教授也意外。

    从课题的确立,到临床试验成功,居然短短几个月时间,速度实在太快。

    “停!”苏教授指着一幅图。

    负责控制电脑的博士反应速度很快,自动缓慢播放的X片立刻停住。

    Cobb角176度的畸形,三个月矫形成功,每一个节段的功能被保留,没有一处被融合。

    邹教授担任解说员:“从三维空间来看,弯曲的凹侧被拉开,轴向的旋转被拧正,在渐进的矫形中,脊髓的耐受能力被扩大,所以没有一例出现神经症状。”

    屏幕图像立刻切换, 用动画演示矫形过程, 弯曲的脊柱逐渐矫正。

    “这个年轻人是谁的学生?好像金刀奖冠军就是他吧?”

    一个教授翻阅手里的资料说,当然, 他并不知道杨平是自家院长的未来女婿。

    “就是他,金刀奖直播折叠人的脊柱矫形手术,挺狂的。”

    另一个教授回应。

    “韩建功的学生,他的在读博士呢。”

    “韩建功有个这么好的学生?老邹,怎么不挖过来?”

    “只有一例针孔感染,轻度,嗯,安全性控制得很好。”

    “将矫形分散到每一个责任椎骨,思路很正确。”

    会议气氛很轻松,大家边熟悉资料,边聊天。

    他们以前压根就没想过,脊柱侧弯矫形可以用伊利扎洛夫理论来矫形。

    他们的概念里,手术方法虽然不断升级,但是无非是截骨的改进,以椎弓根钉为核心的内固定器械的升级,中心思想还是利用截骨融合矫形。

    用外固定架来渐进矫形,直接颠覆脊柱矫形的理念。

    这些教授经常去北美、欧洲开会,因为没有听说那个团队研究这种技术。

    “我们与三博医院有合作,是临床实验中心之一,现在要挑选一些病例,在做好知情同意的基础上,开展同类手术,今天将大家聚集到一起,就是提前熟悉这种新技术。”邹教授高声说。

    “第一例最好还是请这个杨教授来做,毕竟是他自己的技术,听说他是我们南都医大低职高聘的副教授?”

    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曾教授对这个新技术有点不太相信。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究竟行不行,来附一弄几个,也一两个月掰直,他才心服口服。

    “如果大家对这技术没有疑问,我们就准备进入临床试验,需要至少三十个病例,多多益善,这样,我先贡献十个病人。”邹教授自己举手。

    “正好,我手头有五个病人,请他来试试?”

    曾教授倒想看看这个杨教授的新技术如何。

    “我这边也出六个病人,我也想看看,这玩意究竟行不行,刚刚看PPT演示的病例都不错。”

    又一个教授贡献几个病人。

    “大家积极参与,对这种年轻人才,我们要支持。”

    苏教授一直没有发言,一般脊柱外科的会议,由邹教授主持,他关键时候说几句。

    “我这边十个!”

    王教授站起来。

    “那个晓辉,我们再加两个。”邹教授一下子觉得落后,立刻增加两个病例,让手底下的医生去准备。

    “老邹,你这是跟我比赛呢?”

    王教授这人也是灵通人士,杨平来过附一做手术,他记得这事,所以心里隐约觉得杨平的身份不简单。

    而邹教授对这个外院的临床实验如此积极,邹教授什么人?人精!

    “我这边还有五个病例,加上!”

    王教授不甘示弱。

    脊柱侧弯病人,一下子拿出十几个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你跟还是不跟?

    王教授等待邹教授说话。

    这真有点为难,要是抢这个第一,在苏教授眼里,显得自己庸俗,不去争,又显得自己积极性没那小子高。

    “对新技术,就要有这种积极性,我再加四个。”

    邹教授咬咬牙。

    这些报出来的病例,都是提前评估好,预判会同意参加实验,有些已经提前做好思想工作,要是临时加病例,不一定保证会同意。

    整个会场的气氛有点热闹。

    邹教授是脊柱中心的主任,王教授是副主任。

    大家都知道,平时邹教授和王教授在学术上竞争厉害。

    可是现在,为了实验病例的数量,也非要争个高低。

    “这一批,有五十个病例就行,不用太多,毕竟是临床实验,尽量将风险控制在最小范围。”苏教授出面平息两人攀比。

    “嗯,计算一下数目,不够的话,名额留给还没参加的医疗组,尽量都参加。”邹教授抢占上风,立刻岔开争论。

    对南都附一来说,准备五十个病例很简单,很快就报满数量。

    ---

    汉斯已经掌握几份情报,全部是有关脊柱外固定架的情报。

    一期临床试验成功,二期临床实验将在协和、魔都六院、南都附一展开,三期临床实验很可能规模更加大。

    汉斯一直想弄到脊柱外固定架的样品,但是迟迟没有弄到手。

    于是匆匆带着资料飞到美国总部,当面向总部高层汇报这个不利的消息。

    总部经过慎重评估后,给汉斯的指示是---要么收购这家公司,要么让它彻底消失。

    回到魔都的汉斯,得到高层的支持,立刻行动起来。

    黄佳才的办公室。

    汉斯先生正和黄佳才进行会谈。

    “黄总,我们已经给出足够的诚意,10个亿,只有我们才能给出这个价格,如果不满意,我们继续谈,你说一个自己满意的价格。”

    高傲的汉斯不明白,这个只有高中学历的老总为什么这么执着,拿钱离场,不是最好的结局吗?

    汉斯觉得,这家小公司,十个亿,已经是最高的心理价位,如果还不同意,真的没必要再谈下去。

    黄佳才摇摇头:“汉斯先生,你的收购价格距离我们的心理价位相差很远,看来,你还是不懂锐行的价值。”

    “价值?不要天真的以为一个产品可以撬动市场,我不想与你们为敌,这样吧,你不用着急, 三天后再给我答复,中国有句话,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我相信黄总比我更加明白这个道理。”汉斯已经不耐烦了,这是最后一次谈判。

    如果谈判破裂,意味着他不得不采取第二个方案,让锐行消失。

    “这算是最后的通牒吗?”黄佳才不为所动。

    汉斯很绅士地笑笑:“我可以直白的告诉你,莪们志在必得,你想过拒绝我们的后果吗?”

    汉斯有一万种方法让锐行消失。

    “汉斯先生这么自信?我们很好奇这后果是什么?”

    黄佳才毫不客气。

    汉斯作为巨头的代表,何曾受过这种气。

    每次收购小公司,那都是碾压的气势,对方拿着钱,还要感激涕零。

    “黄先生,你真的不顾后果?你知道你的行为是什么吗?敬酒不吃吃罚酒!”

    黄佳才冷笑:“那我也送你一句中国话---骑驴看唱本,走着瞧,送客!”

    看着汉斯气愤离开的身影,黄佳才对身边的副总说:“仓库的器械全部已经灭菌吗?”

    “已经灭菌,随时可以进入临床使用。”副总回答。

    仓库的战略储备终于排上用场,如果没有预留的这一手,锐行无论如何也扛不住巨头的打压。

    锐行的人终于明白,为什么黄佳才花钱储备这一批自主产品,就是以防万一。

    即使财务最困难的时候,战略储备的铺货始终摆在最优先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