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教父-正文卷 561章 破茧计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海与夏 书名:外科教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大帝书阁)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外面的风云变化,杨平全然不知。

    大椅的靠背打斜,他正在办公室闭目养神。

    日常工作有两员大将负责,病房有值班医生,没有十分特殊的情况,也不会有人打扰他。

    大家都知道,杨教授喜欢安静。

    脊柱外固定架的成功,让杨平的积分暴涨,目前达到三千万分。

    这个积分数目,已经可以支撑干细胞培育肌肉课题的开展。

    技术创新带来的成就感不是一台手术可以比的。

    一台手术只能救一个人。

    一个好的新技术可以拯救无数人。

    杨平清点空间实验室的设备,大型设备还差一台电子显微镜。

    买!

    此时此刻不找找土豪的感觉,更待何时。

    系统商城里的设备琳琅满目,只要现实世界存在的医学方面的设备,不管是临床设备还是实验设备,几乎全都有。

    电子显微镜应有尽有,杨平锁定一台高端产品,挑选、下单、付款,一气呵成,原来购物的体验如此美妙。

    干细胞分化为肌肉细胞,首先要找到诱导蛋白。

    在诱导蛋白的引导下,多能干细胞才能朝着肌肉细胞的分化前进。

    获得一堆肌肉细胞作原材料之后,便使用3生物打印机打印出器官的立体形状,打印出来的器官具备一部分功能。

    这是目前的主流思路,如果在这个思路上继续发展。

    构成器官的细胞有很多种类,在打印之前,将所有种类的细胞培育出来。

    比如,3打印机打印肾脏,肾实质用一种细胞打印,肾小管又是一种细胞,肾脏血管用另外几种细胞。

    这样,里面的细微结构全部打印出来,这样才能真正实现目标器官的全部功能。

    还有一种思路,引导干细胞自发地分化成活的器官,就像受精卵自发地发育成母亲子宫中的小人。

    杨平选择第二种思路,他的逻辑很清晰:自然培育一个苹果与人造一个苹果。

    后者的技术更加复杂,而且很难做到与真实的苹果一样。

    这个课题有点宏大,宏大的课题,往往让人无从下手。

    就像一个刚毕业的愣头青,四十五度仰望远处的天空,我如何才能实现一个小目标?

    人体的奇妙岂止一个小目标?

    杨平想从商城买几块肌肉来研究结构,要培育肌肉,首先对肌肉的结构要深入地了解。

    可是找了半天,商城没有肌肉,难道买块肌肉是违法,属于人体器官买卖?

    既然不能卖,就动用实验体的存货,从实验体上切一块肌肉下来,慢慢研究。

    杨平从存货里调出一具实验体,面对实验体鞠躬,然后动刀,将实验体的肱二头肌取下一块细小的肌肉,然后在显微镜下观察它的结构。

    虽然这些知识已经有现成的,解剖学专家写出了无数的论文和书,但是杨平还是想自己亲眼见见这些肌肉的结构。

    将干细胞培育成肌肉细胞,已经有人成功实现。

    杜克大学使用p7蛋白做诱导,成功培养出肌细胞,但是这些细胞是散落的无规则的集落,于是,3打印派上用场,他们用肌肉细胞做原材料,打印出肌肉,并成功移植人体内。

    不过他们仅仅是打印出肌肉,还没有培育出肌肉。

    杨平在实验室对肌细胞的结构、肌纤维的结构,肌肉的结构,全部做了细致的观察,然后记录绘图。

    等杨平觉得心里很累,该出去透透气的时候,实验室的台子上已经摆满了高达一米厚的图画。

    从系统实验室出来,杨平喝了几口茶,打开办公室的门。

    这会应该是下午,医生值班室反锁着门,招来一个实习生问,实习生说张教授叫胖子小五张林在里面开会。

    张林已经回来上班,家里两对老人忙上忙下,他也放心。

    张宗顺教授不知道哪里搞来一条烟,听说是稀有品种,给了胖子。

    所以胖子今天很积极,拉上张林小五陪张教授开会。

    这时,医生值班室的门打开。

    张林耷拉着脑袋,跟在张教授的后面,张教授好像在训话。

    杨平侧耳一听:“已经两个孩子的爸爸,这水平怎么没长进?枪法老是不准!”

    生两个孩子与吃鸡的水平有因果关系吗?

    杨平反正没听懂。

    锐行公司的会议室,高层管理正围着会议桌开会。

    大家表情各一,大多数是愤怒、沮丧、激动。

    黄佳才坐在首席的位置,手里拿着一支笔,不急不躁,认真倾听各位的发言,时不时在本子上记录什么。

    “我们账面上能够动用的资金只有一亿两千万!”

    “所有原材料和零配件厂家已经通知我们,明天早上八点开始,他们将停止供货,高强度线供应商告诉我们,如果有需要,他们将连夜给我们备货,一直到明早八点。”

    “这些供应商表示很遗憾,如果他们不这样做,将撑不过一个月,希望我们谅解。”

    “再晚点就好了,翻脸有点太早!我们措手不及,没想到他们会来真格的。”

    “早晚不是我们说得算,我们是被动的。”

    “我们人事这边已经收到二十个辞职申请的,普通工人、工程师、销售人员都有,但是暂时没有核心人员辞职。”

    “我们欠他们货款的厂家,全部要求清账。”

    “省二院说我们的器械有问题,暂停使用,随后接到全国十七家医院的通知,对我们的货不是暂停就是下架,这些医院的用量都很大,我们损失很大。”

    “猎头已经联系我,开出双倍的待遇,十年的合同,诱惑力有点大呀。”

    大家立刻发出笑声,在场的人至少一半收到猎头的邀请。

    “大家不要笑,确实诱惑挺大,猎头跟我说的是,可以帮助我儿子就读美国的大学,而且跟我老婆也说了,搞得我老婆跟我吵架。”

    又是一阵笑声。

    “说明这些家伙不是乱撒网,都是有的放矢,不然他们怎么知道我出儿子想去美国上大学?还知道我老婆对这事最上心?”

    大家汇报的内容比较多,但是会议的秩序很好,也没有出现慌乱的场景。

    待大家回报完工作后,黄总才慢慢开口。

    “各位,这一天迟早会来,敌人从来不会让你准备好才动手,这种封杀的目的就是置我们于死地,可以说现在是锐行真正生死存亡的时刻!”

    全场所有人不由自主地低下头,没有一家骨科耗材企业可以承受这种打击。

    “这一仗我们要是败了,锐行就从此消失,当然,大家手里的股份,已经拿到手的,准备要拿的,未来可以拿到的,都泡汤了,心血就这么白费。人一生的腾飞的机会不多,锐行就是我们腾飞的机会,锐行是什么?锐行不是一个空名字,锐行就是在坐的各位,每一个个体组成的,具体到我们靠锐行养家糊口,靠锐行实现财富,靠锐行实现理想。”

    “刚刚大家说了,有人已经接到猎头的橄榄枝,要是真的前途无量,我为大家高兴,我自己都跑去谋个什么总当,还在这里苦苦支撑做什么,人何必活得这么辛苦?可是午餐从来不会从天上掉下来,人家的江山请我们去当王当将享福,为什么以前不来两倍薪资请人,现在抛出这么多条件?”

    “大家现在看到的可能是危机,我却看到的机会,这一仗如果我们赢了,我们不仅能够活下来,还可以挤入世界一流企业,为什么?你赢了世界冠军,你的水平和世界冠军就是一个档次的,不用自己说,全世界都会这样认为。不就一个强生,有什么大惊小怪,所谓的封杀,真能饿死我们?好了,废话不多说,大家打起精神。”

    “我们的储备不仅有产品,还有生产线,虽然不是很成熟,但是够用就行,土豆面包没有山珍海味好吃,但是饿不死我们,现在我们全面启动破茧计划,工程部,说说你们的情况。”

    工程部经理立刻汇报:“封存的预备厂房,生产线全是用于生产我们自主产品,我们一直在维护,可以按照黄总的要求,明天八点开机,现有的厂房,所有生产线,一周内可以完成改造,以生产自主产品。”

    工程部当时非常不理解,好好的,怎么花钱建设几条新产品的流水线,建完又封存不用,还派人日常维护,又花精力研究流水线改造,以适应生产自主产品。

    当时他们认为纯粹杞人忧天,浪费钱财。

    现在看来,这封杀说来就来,前几天还好好的,今天就封杀了。

    要不是有准备,这种封杀,直接崩溃。

    “原材料和配件有什么问题,仓库?”黄佳才一个一个问题解决。

    “我们有一年的存货可以用,现在可以投入生产。”

    负责仓库储备物质的经理立刻说,这人平时也不怎么露面,虽然认识,也不是很熟悉。

    “财务那边,供应商要求我们结清的货款有多少?”

    黄总声音清晰又响亮。

    “六千四百二十二万!”

    财务经理照着本子上念出来。

    “一分钱不要付,不管他怎么催,一分钱都不要给,你看看,我们欠钱的是哪几家厂商,是不是都是核心供应商?”黄总提醒。

    财务经理将名单递给负责供应链的经理,经理过目后点点头。

    “告诉他们,想要钱就继续合作,终止合作,货款一分拿不到,当给我们赔偿了,让他们跟强生拿钱去。”黄总冷笑道。

    “这样会不会让业界认为我们没信用?”有人担心。

    黄总笑道:“这个时候说终止合作就终止合作,还跟他们谈信用?你跟流氓讲信用,开局就输了,对付流氓,只有更大的流氓,懂不?”

    黄总的话惹来笑声。

    “供应商这边,暂时晾一晾。”

    “那十几家医院呢?黄总!”

    销售部十分担心。

    十几家医院下架锐行的产品,这个数量还会增加,这些医院都是当地的重量级医院,这笔损失可不一般。

    “这些人脑子被驴踢了,跟着凑热闹。”

    有个经理愤怒地骂道。

    “掀不起什么风浪,公关部拟一份正式通知,明天送给协和、南都附一、魔都六院,就说我们公司目前遭遇重大困难,供货很可能会出现障碍,甚至公司存在倒闭可能,让他们提前准备替代品,深表抱歉,就这样,不用说得太多。”黄佳才摆摆手,轻描淡写地说。

    “黄总,就这样?十七家医院呀?”

    一个销售经理有点激动。

    另一个经理拍拍他的肩膀,意思此事到此为止。

    “还有什么事没?”黄总问大家。

    好像大家没那么紧张了,刚才还非常紧张呢,怎么回事,现在怎么不紧张了。

    好几个经理觉得没那么害怕了。

    首发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