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中文 >都市言情 >薄少的二婚罪妻 > 正文 第161章 你一个瞎子,怎么报警?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薄少的二婚罪妻-正文 第161章 你一个瞎子,怎么报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燕书 书名:薄少的二婚罪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抱歉……是你?”

    那道声音在陆宁耳边响起的时候,她竭力在记忆里搜寻,但发现她根本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她太慌张了,只想快点离开,甚至感觉这个声音像是薄斯年身边的人。

    她牵紧了苏小蕊,下意识往后退开几步,语无伦次地开口:“没,没事。”

    清晨五点,蒙蒙亮的天色,看人都不是很清楚。

    宫和泽颇为怀疑地再走近了一步,但眼前人一张脸瘦到巴掌大小,遮眼的纱布,更是几乎挡住了半张脸。

    他不确定是不是她,只感觉有些相似,而且时隔两年多不见,他甚至都记不太清那张脸了。

    身后许伯着急地追上来阻拦,低声开口:“宫先生,还是先进医院吧,老先生还等着您过去呢。”

    宫和泽皱眉将许伯推开来,走近陆宁就要揭她眼睛上的纱布,出声确认。

    “你叫什么名字,是不是鹿林?”

    感受到陌生人的触碰,陆宁身体猛然一个激灵,警惕地将苏小蕊揽紧在了怀里。

    她面色煞白地往后退:“不……不是。”

    不怀好意的中年男人问她:“熟人吗,那我就不等你了。”

    他不确定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年轻男人到底是谁,但如果确实熟识的话,他肯定就不能把人带走了。

    陆宁下意识感觉,那个年轻男人是认识薄斯年的人,刚刚生出的那一点熟悉感,也已经被惊慌掩盖。

    她着急地开口:“不是,我不认识他,师傅,我们现在就走。”

    中年男人立刻搀扶了她一把,将人往车上引。

    宫和泽还想追上去,许伯着急地劝阻:“宫先生,您就别掺和了,这些年您都认错多少个鹿林了,别回头被人当成了人贩子。”

    黑色的轿车已经带走了陆宁,迅速离开。

    宫和泽不甘心地反驳了一句:“那男人才更像人贩子吧?”

    这话一出,他突然感到了不对劲,特别的不对劲。

    他猛地回身拽住了许伯:“那男人不会是骗子吧?”

    “怎么会,应该是亲戚朋友,不然那位小姐也不会跟他走。”

    “可她眼睛看不见啊,而且她好像还叫了声师傅……”

    宫和泽话没说完,身后高菀温婉的声音响起:“宫先生,你来了。”

    宫和泽皱眉看向许伯:“不是说来看那老头吗?”

    “啊……”许伯语塞了一下,“老先生也在医院的,叫您来看他,顺便接高小姐出院。”

    宫和泽眉心紧蹙,没心思纠结这个问题,拿出手机拨打电话。

    “不对劲,我得先报个警。”

    *

    车上,陆宁刚抱着苏小蕊上车,在要关闭车门的时候犹豫了一下。

    就听到了前面男人笑着开口:“放心吧小姐,我们这个都是打表的,里程和车费会播报出来,不会坑你钱。”

    在她再迟疑间,前面男人又微微诧异地加了一句:“不过那位先生是你朋友吗,他好像又追过来了。”

    陆宁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刻关紧了车门开口:“不是的,麻烦您快点开车。”

    驾驶位上的男人迅速踩下了油门,勾起一丝阴笑,与副驾驶位的男人对视了一眼。

    本来是想趁着早上没巡逻的警察保安,过来忽悠那些早起的老头老太太卖点假药,倒没想到白捡了这么大一块肥肉。

    陆宁抱紧了苏小蕊,感觉到车子颠簸了一下,应该是出了医院大门的减速带。

    藏在衣袖里的那把水果刀还在,她暗暗地伸手摸索了一下。

    耳边的车辆鸣笛声多了起来,该是上了主街道。

    她突然意识到什么,谨慎开口:“你为什么不问我去哪?”

    “才刚出医院呢,您要去哪?”前面男人应声。

    陆宁攥紧了手,“去机场。”

    她摸索到开窗的按键,往下按时,车窗却并未打开。

    而且她感觉到,耳边的车辆嘈杂声很快就消失了,似乎是拐入了小道。

    苏小蕊抱紧了她的脖子,在她耳边害怕地小声开口:“妈咪,小蕊怕,前面的两个叔叔总是看我们。”

    两个?

    陆宁心猛地一颤,随即感到车子迅速加速,周围越来越静。

    她脑子里警铃大作,抱着苏小蕊的手开始发抖,哑声开口:“抱歉,我晕车,想下车休息一下。”

    车子加速,再是“咔哒”,车门上锁的声音。

    她听到副驾驶的位置,传来男人的笑声:“这小孩,看着怕还不到三岁吧?”

    “让我下车,不然我报警了。”陆宁惊慌失措地去摸身上的手机,就听到前面的男人笑得更凶了。

    “报警?别说你是个瞎子,就是真能打电话,这车上信号可都屏蔽了。”

    她听到声响,副驾驶的男人从前面钻到了后面来,坐到了她身边。

    “来,报个警给我看看。一看你就是逃出来的,是也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陆宁身体连连往旁边缩,额角冷汗涔涔,竭力维持着冷静。

    “你们想要什么,钱我有,你们要多少?”

    “钱越多越好,人嘛,也要。”身边男人笑着,一只手就往她身上摸过来,前面男人也跟着大笑。

    回荡在车里的笑声,混杂着苏小蕊被吓到的哭声,陆宁脑子里迅速陷入晕眩。

    巨大的恐惧感席卷,她咬牙,从衣袖里拿出那把水果刀,拼命地冲着男人发出声音的方向挥过去。

    不知道是划到了哪里,她感觉到了刀刃刺破皮肉的触感,再是男人吃痛地一声嚎叫。

    她整张脸惨白,一只手将苏小蕊护在怀里,另一只手拿着刀不管不顾地四处挥动。

    尖叫声冲破喉咙:“停车,让我下车!”

    “臭娘们,居然还有这一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男人污言秽语地一阵乱骂,爬到了座椅上,避开了陆宁手里的刀,再伸手猛抓住了她的头发。

    头皮一阵发麻,她看不到任何东西,感觉手腕猛地被扼住。

    拼命争夺间,男人将水果刀的刀刃反了过来,一刀狠狠划在了她侧脸上。

    尖锐的刺痛在脸上席卷开来,随即再是一刀,发狠地划到了她的脖子上。

    男人咬牙怒吼:“松手,再不松手,信不信老子捅死你!”

    苏小蕊失声哭喊:“妈咪,妈咪!”

    “砰!”车子猛烈的撞击声。

    半蹲在座椅上的男人,身体不受控制地朝前冲了过去。

    她很快听到了有什么东西猛地砸在了车窗上。

    熟悉的低吼声,带着摧毁一切的怒意传入进来:“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