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我成了世子的白月光-正文卷 第四十五章 跟踪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我是白月光啊 书名:穿越后我成了世子的白月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待吃完饭后,馥佩瑶便和自己的师父去了一处无人的地方。

    四周都是青山绿水,此地倒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

    “师父,有些时日没有见了,我能不能跟你再学两招。”

    “今日跟师父稍微交手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的实力很不足,希望可以再次跟师父讨教讨教。”

    师父听了这话,并没有拒接馥佩瑶,但他并没有用自己的长剑,从旁边随便拿来了一根树枝。

    同样的,馥佩瑶也拿来了树枝,跟师父开始交手。

    师父跟馥佩瑶交手那自然只是为了指点,并不会下什么狠手。

    师徒二人正在切磋,暗中也跟来了一个人,便是赫棣景。

    赫棣景所看到,并不是师徒比武,而是两个人郎才女貌翩翩起舞一般,加上周遭的环境好。

    在这样环境下,两个人显得更加像是神仙般的眷侣。

    这让赫棣景心里更加不是个滋味了。

    馥佩瑶跟自己的师父练武,一练就是一个晚上,而赫棣景也在暗中待了一个晚上。

    直到第二天天色快亮的时候,馥佩瑶便说道,“师父,我先回去了,你在什么地方落脚,改日我去找你。”

    听了这话,师父说道,“我就住在同福客栈,你要来便随时可以过来,我会暂时在京城待上几日。”

    “知道了,改日见。”说完这话,馥佩瑶很快便离开了此处,直接回去世子府。

    见到馥佩瑶离开,赫棣景自然也没有留下,直接跟着回去。

    不过却是在馥佩瑶回到府邸之前先进了府邸。

    等她一回来,在后院见到赫棣景的时候,他的脸色黑沉一片,看着馥佩瑶冷笑一声,“夜不归宿,你作为世子妃竟然还在外面夜不归宿,想来是跟那个男子关系非同寻常吧?”

    听赫棣景这么问,馥佩瑶愣了愣,“你看见了?”

    赫棣景并没有回答。

    而馥佩瑶见到他这个脸色,心里不禁有些心虚的说道,“那是我师父,自然关系好,而且我没有回来只是在外面练武练了一个晚上而已。”

    馥佩瑶现在困了,毕竟一个晚上的练武身体早就乏累了,现在急需要休息。

    赫棣景本来想到这件事心里就恼怒,但看到她实话实说也就没有那么气了。

    只是脑子里面一直挥之不去她跟她师父两个人神仙眷侣般的画面。

    想到这,心里便哟了其他的主意。

    “没事的话我先去休息了。”馥佩瑶因为太累,先去休息。

    等她睡醒之后,伊人前来伺候,便跟馥佩瑶说道,“世子妃,世子爷说了这些日子您就别出去了。”

    “哦,知道了。”

    好在赫棣景没有过多的追问,要不然可就麻烦了。

    馥佩瑶洗漱过后,感觉肚子很饿,“伊人我饿了我想要吃东西。”

    “这......”伊人顿时面带为难之色,“世子妃,不是奴婢不准备,而是世子爷说了,作为世子妃需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今日便让您从古琴学起。”

    “什么?”

    馥佩瑶听了这话,顿时愣了下来,“让我学古琴?有没有搞错,我根本不是拿古琴的料子好么!”

    “再说了,就算要学古琴,那也要先吃饱肚子才行啊,要是不吃饱肚子怎么练?”

    正当馥佩瑶说着这话,外面进来了一道身影。

    “你不是练武练了一个晚上也没有感觉到肚子饿么,怎么让你学古琴就突然觉得扛不住了?”

    赫棣景显然对这件事感到耿耿于怀,所以并不会轻易放过馥佩瑶。

    馥佩瑶毕竟心虚,知道这厮是在报复她之后。

    只好妥协,但是她现在是真的很饿。

    没有办法,只好先试学古琴。

    馥佩瑶就如同她自己所说的,自己对乐器这种东西没有半点天赋,自然不是这块料。

    在赫棣景的监督下,馥佩瑶硬生生的拨弄琴弦两个时辰,肚子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直到她的手指已经完全磨出了血丝,并且也没有力气继续拨动琴弦,这才看向赫棣景,“世子爷,你就行行好吧,让我吃上一口成不成?”

    馥佩瑶欲哭无泪的看着赫棣景。

    赫棣景瞥了一眼馥佩瑶的手,随后让伊人去将饭菜端了过来。

    好在这次赫棣景没有再说什么,暂时也就放过了她。

    下午过后,赫棣景没有在世子府了,似乎是出去不办事情去了,而一同去的竟然又有王婠。

    馥佩瑶得知这件事,哪里还想学古琴,直接对伊人说道,“我先出去一趟,到时候世子爷回来问起你,你可千万被多说。”

    “可是......”伊人为难的看着她,“世子妃这件事我很为难,要是世子爷回来了,该问还是会问,不管奴婢怎么隐瞒,到时候世子爷还是会察觉到。”

    “你放心吧,我会早点回来的,如果我没有早点回来的话,你就说我出去找我师父了。”

    说完这话,馥佩瑶便直接离开了世子府,不多时便到了同福客栈。

    “师父。”

    “你来了,可有休息好,不是说改日再见吗?”师父看到馥佩瑶过来,不觉关心的问。

    馥佩瑶听了这话,笑着道,“我没有什么大碍,这不是好的很吗!”

    “那你怎么这么着急过来了?”师父询问。

    馥佩瑶听了这话,眼里流露出一丝无奈,“这不是昨天晚上没有回去,今日一早见到了赫棣景,他还以为是跟野男人私会呢!”

    “不过我已经解释过了,接下来恐怕这些日子都不能出门,只好趁着现在过来跟您说一声。”

    “佩瑶,”师父定定的看着馥佩瑶那张小脸,“你觉得你现在过的幸福吗?”

    忽然听师父这么问,倒是将馥佩瑶给问住了。

    她跟赫棣景在一起,没有什么幸福可说,因为就目前而言的话说不上什么幸福吧!

    两个人成亲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沉默了半响,馥佩瑶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看到她回答不上来,届时师父再次问道,“那你跟我在一起你感觉幸福吗?”

    “当然幸福,师父教我自保,跟我一起练武,这些都是我喜欢的。”馥佩瑶并没有隐瞒。

    师父听了这话脸上不禁露出了深深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