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我成了世子的白月光-正文卷 第四十六章 王婠的埋怨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我是白月光啊 书名:穿越后我成了世子的白月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赫棣景又出门了,而且还是带着王婠一块出去的,他们出去是为了继续追查赫棣景母亲的死。

    只是因为线索不多,两个人一同跑了好几个地方。

    但坐在马车上,赫棣景那副出神的表情谁都看得出来有些心不在焉。

    王婠看到自家主子一路上都是这样,跟昨日和前几日都完全不同。

    似乎对自己母亲的事情也感到有些兴致缺缺了。

    她想了想不觉开口说道,“主子,您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适?”

    王婠明明知道赫棣景是在想什么,但是还是故意问是不是身子不适。

    赫棣景听了这话,摇了摇头,“我没有什么大碍。”

    “没有什么大碍?”王婠压下心里的心思,她知道主子现在是已经开始喜欢上了馥佩瑶了。

    但这馥佩瑶原本就是一颗棋子,一颗用来掌握馥家的棋子而已。

    为何主子现在却喜欢上了她,难道真的是忘记了自己的事情吗?

    想到这,王婠不禁提醒道,“主子,先王妃的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主子还是不要分心比较好,毕竟这件事为重。”

    “至于世子妃那边,毕竟只是您的一颗棋子,若是主子因为心软还是其他要对世子妃有其他的心思,那么很有可能会坏了您的事情。”

    听到玩玩的提醒,赫棣景收敛起自己的思绪,开口道,“本世子知道这些,不需要你来提醒,稍微歇息一会吧!”

    显然赫棣景不想听王婠说这些。

    只要一提到这些,他就会分神。

    因馥佩瑶而分神,这显然是对他母亲的不敬,内心忍不住感到有些羞愧。

    这会马车继续前行,到了下午,两人才回到京城。

    而王婠先行回去了家中,在家中见到了自己的母亲。

    母亲看到王婠,神色有些复杂了起来,开口道,“婠儿你回来了。”

    “嗯。”

    这些日子王婠的母亲身子有些不舒服,此刻正躺在了床榻上。

    看到自己的女儿回来,其实以前她的女儿不是像现在这样的。

    以前的婠儿心地善良,从来不会跟人太过于一较高低,而现在却是开始变得心狠手辣了起来。

    自从世子爷成亲之后,娶了世子妃进门。

    她女儿的心情就没有好过,脸色也是一日一日变得更加阴沉了起来。

    这次,更是过分......

    想到这,王婠的母亲看向自己的女儿,开口道,“婠儿,你可知道麻子死了?”

    “死了就死了,跟我说什么。”王婠对这件事全然不关心,想到那个叫麻子的男子心里就觉得犯恶心。

    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怎么想的,竟然愿意让那种人过来相看她,难道她就这么没有价值么?

    非要配一个那样低贱的人?

    王婠心里也很不高兴,看着自己的母亲眼神都是带着恼怒的。

    然而王婠的母亲,被自己女儿这种眼神看的心里非常的不舒服,作为一个母亲,哪有这样被自己女儿仇视的?

    想想以前,女儿还小的时候,从小就跟着她相依为命。

    那个时候女儿相貌可爱,也非常得赫棣景母亲的喜欢,一直打算想要将她收为干女儿。

    可是天公不作美,后来王妃提出这个事情没有多久,都还没有来得及举办宴会,便已经死去。

    如果那个时候王妃还活着,一直活到现在,她和自己的女儿还不至于一直都是奴婢,自然是要高人一等的。

    但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的,既然已经是这个结局,那就接受这个结局好了。

    大概是因为如此,后来女儿在世子府里面跟着世子,在世子跟前倒是还算不错,她也知道自己的女儿喜欢世子。

    可是世子不喜欢她也是无济于事不是。

    即便想要得到世子,那也不该将无辜的人牵连进来。

    “女儿,娘亲希望你能够堂堂正正的做人,即便想要得到自己喜欢的,也不能迁怒其他的人。”

    “还有啊,那个王麻子的死,是跟你有关吧?”

    王婠的母亲看着自己的女儿,即便不用得到答案那也知道是自己女儿做的。

    只因这些日子王麻子见过自己的女儿,女儿当时看到王麻子当场就吵闹了起来。

    她心气高,自然是看不上王麻子,叫过来相看一眼都觉得是拉低了身份,觉得屈辱。

    而王婠听了自己母亲这话,脸色顿时变得不耐烦了起来,“是我杀的又怎么样,不是我杀的又怎么样?”

    “什么无辜不无辜,在我眼里,只要是碍事的人都不无辜。”

    “娘亲要是再想将我许配给那些下贱的人,来一个我则是杀一个,来两个我则是杀一双。”

    听到自己女儿这话,王婠母亲顿时被气的不轻,“你,你怎么能这样想?”

    “再说了那王麻子你没看上他,娘亲不是已经不让你嫁给他了,只因为跟你相看了一回,就这样杀了他,你这样做还有良知吗?”

    “哼,良知?”

    王婠看向自己的母亲,“如果我的娘亲是王妃就好了,我这辈子就不用当个丫鬟,从小就在人跟前讨好别人,每天装出一副笑脸,恨不得舔上去。”

    “这做了丫鬟能有几个人看得起的?”

    “只可惜,我的娘亲出身不好,自己做了丫鬟连带自己的女儿也是做丫鬟的命。”

    听到女儿对她的抱怨,王婠的母亲顿时气的脸色铁青,情绪激动之猛咳了一阵,“王婠,你最好给我收手,要不然的话,我就让世子爷知道你做的那些事情。”

    听到自己母亲这话,王婠顿时脸色一沉,直接拿出自己的长剑,长剑出鞘抵在了王氏的脖子上放,警告道,“我是看在你是娘的份上不杀你,但如果来日自己的娘亲要成为阻碍,那就只能弑母了!”

    王婠的话,包括她的举动,都让王氏忍不住感到心寒。

    自己生下女儿,虽然是作为丫鬟,但也是成了最得意的丫鬟,并没有成为那些低贱的丫鬟。

    可自己的女儿不满足,为了野鸡变凤凰,连无辜的人都可以随便杀害,如今跟是要对她这个母亲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