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我成了世子的白月光-正文卷 第四十七章 伊人的身世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我是白月光啊 书名:穿越后我成了世子的白月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馥佩瑶从外面回来,见到伊人心不在焉,神情难掩失落之色,不禁奇怪的问道,“怎么了这是?”

    这些日子跟伊人相处,倒也知道这丫头平时看上去是一个非常善解人意的女孩子,也很喜欢笑,很少露出这样的表情来。

    而且在府邸,平时没心没肺很少将一些事情放在心上。

    伊人见到馥佩瑶回来了,连忙起身行礼,“世子妃您回来了,奴婢没有什么大碍,您饿不饿,奴婢这就去做吃的去。”

    “你先别急着问我饿不饿,倒是怎么了,看上去心情很不好的样子,你给我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见到馥佩瑶对自己如此关怀,伊人犹豫了一会开口说道,“实不相瞒,今日乃是奴婢的生辰,奴婢这些年来几乎没有怎么过生辰,所以也甚少得到旁人的祝福。”

    听了这话,馥佩瑶不禁讶然,昨日是她的生辰,今日便是伊人的生辰,她们的生辰就在前后。

    “你怎么不早说!”说完,馥佩瑶连忙拉着伊人走人。

    被馥佩瑶急急忙忙的拉着出了府邸,伊人有些惶恐道,“世子妃您这是要带我去哪?”

    “是不是奴婢让您不高兴了,奴婢不该提及自己生辰的事情,您别生气,奴婢知错了。”

    说着这话,伊人便要直接跪下来跟馥佩瑶请罪,但是馥佩瑶哪里是为这件事感到生气,只是想要带伊人出去买点礼物罢了。

    但现在看到伊人这么惶恐,她当即停下来连忙扶住了伊人,开口说道,“你别害怕,我并没有生气,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没有人给你祝福,但我可以给你祝福呀!”

    “我现在就带你出去买礼物,你喜欢什么样的东西我都给你买,以后你就不用羡慕其他的人了。”

    伊人听了这话,顿时神色微微一愣,她只是一个卑微的婢女,却被世子妃如此厚待。

    想到这,伊人红了眼眶,哽咽着说道,“世子妃能待奴婢如此,奴婢感激不尽,只是奴婢到底这是一个下人,哪里能受得起世子妃这般关怀。”

    “什么下人不下人的,给你买礼物而已,再说了你这段时间在我身边照顾着我也是十分尽心尽力,你就当成是我给你的赏赐也行。”

    馥佩瑶说完这话,拉着伊人立刻往外面去。

    现在时辰还早外面的店铺都在开着。

    馥佩瑶先带着伊人去买了衣裳,紧接着又带她去买了首饰,除外还买许多的吃的。

    伊人被馥佩瑶的大方感动不已,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回去的路上,她抱着怀里的东西,又看了看世子妃手里帮她提着的那些礼物,第一次感觉到了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温暖存在。

    她不觉停下了步子,开口说道,“在这个世界上,大概也就只有世子妃这般对我好了吧!”

    “啊?”馥佩瑶停下来看向伊人,“为何这般说?”

    “因为奴婢家中没有人情味,爹娘都只在乎哥哥和弟弟,而奴婢这是一个赔钱货,在爹娘看来是靠不住的。”

    “因此在家中的时候,爹娘对奴婢从来没有任何的好脸色,有时候吃馒头多吃了一口都会挨打挨骂。”

    “再后来,兄长到了成亲的年纪,家中没有足够的银钱来下聘,爹娘便将奴婢卖进了世子府当丫鬟,这一当就是七八年。”

    伊人甚少跟人提起自己的事情,平时在府邸做事只管守住自己的本分,该做的做不该做的不做,该说的说不该说的绝对不多说一句。

    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世子妃之前,她也只是平时做点杂事,洗衣服打扫院子什么的。

    后来世子爷成亲了,娶进来世子妃,刚好院子里面其他的姐姐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便是她被指到了世子妃身边伺候。

    那会担心世子妃会对自己不满,甚至会因为她是个奴婢是个女子,之前又是在世子府内伺候的,会不会因此让世子妃心生妒忌?

    伊人本没有这些担心,只是听了其他的人议论才有这般担心。

    可见到世子妃之后,发现世子妃真是一个极好的人,除了平时的时候不太守规矩,但对她这话婢女可是没有半点苛责的。

    就像当下,还能听她说起自己家里事情,再看看世子妃脸上的神色,负担没有半点看不起,竟还露出了心疼她的神色。

    想到这,伊人便开始放心的说了起来,“奴婢在世子府这些年来也算过都相安无事,只是家中人总是会来找我要银钱,弟弟要娶亲需要银钱,娘亲病了需要银钱。”

    “前些日子娘亲病了,奴婢得了世子妃您的允许回家去探望,可是爹娘张口闭口就要是要银钱,奴婢当时没有发月钱,便在家中不受到见,连留夜都不能留。”

    “娘亲对奴婢说那些话更是令人心寒至极,他们从不管奴婢在府中过得如何,平日里是否能吃饱,可有挨打过......”

    馥佩瑶听着这些话,心里还是能明白也能体会的。

    她在地府那些年,看过太过人生前的记忆,许多的女子在生前十有八九都是遇到重男轻女,而且这种事情延续以了几千年。

    伊人这会说着说着,想起自己娘亲对她说的那些话,说什么她这个女儿没有半点作用,回家只是看笑话罢了,任由自己的娘亲病死也不管不顾。

    而她明明那些年一得到月钱就给给他们,自己更省吃俭用。

    看着其他的丫鬟买新衣裳买胭脂水粉,她对这些东西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暗地里艳羡,却不能动自己手里的一分钱。

    可即便如此,哪怕自己再怎么孝敬爹娘,爹娘皆是以为她在世子府早就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

    见到伊人哭的伤心,馥佩瑶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随而道,“你这些年已经尽力了,以后就不要回去了,他们只是将你当成了赚钱的工具,甚至连工具都不如。”

    “还不如那些锄地的锄头,锄头钝了农夫都还会打磨一下,而你这个女儿被你爹娘与哥哥弟弟这般对待,发又何必再去牵挂他们。”

    说完,馥佩瑶从腰间取出了蝴蝶玉佩递给了伊人,“这个东西你拿着,谁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一定护着你!”

    伊人听了这话,顿时开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