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团宠小娇娘-正文 第八百四十七章 碎金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花期迟迟 书名:农门团宠小娇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你血口喷人!”

    “坏女人,黑心烂肝!

    你这样,怎么能伺候王爷,说不定什么时候连王爷都害了!”

    方圆儿冷笑,“不过是一张床,你们想抢只管去抢,我可没兴趣!

    你们若是聪明,别来惹我,咱们都过安静日子。

    但显见你们都蠢的可笑,那我也不客气了。”

    说罢,她看向王妃。

    “多尔在我身边派了不少人手监视吧?

    他们方才一定看的清楚,随便喊一个出来问问,自然清楚了,少费口舌!”

    王妃脸色不好,气恼她的气势如此居高临下。

    但她想起王爷的嘱咐,还是喊了贴身的侍女出去了,很快,就有人从附近的灌木里走了出来。

    这是个很普通的女奴,手里拿着剪刀,显见在修剪花枝。

    “王妃,还绿荷路过新夫人身后时候,想要推新夫人下河。

    新夫人躲开了,她自己掉了下去。”

    说罢,这人就退下了。

    拱桥上下,死一样寂静,所有人都是意外又忐忑。

    绿荷不甘心,脸色苍白的辩解着。

    “不,不是,一定是她看错了…”

    “那是王爷的暗卫,没有必要冤枉你。

    你是质疑,王爷的暗卫不忠心吗?”

    王妃满脸怒色,绿荷惊得脸色更白,“不,不,我就是…我冤枉!”

    谁不知道摄政王的暗卫多恐怖,多忠心,这么多年摄政王能让满朝文武俯首,能让国主推让,大半靠的就是神出鬼没的暗卫。

    谁能质疑暗卫,也轮不到她一个低贱的伺寝奴婢!

    众人也是暗自猜测,这大魏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让王爷连暗卫都派出来了?

    方圆儿懒得看她们的打眉眼官司,挥手示意同绿荷一起过桥的几个女子。

    “你们上前来!”

    几个女子都是缩了脖子,不敢上前,但也不敢不上前。

    好不容易,她们磨蹭到跟前,刚要赔罪,却被方圆儿扯了衣领子,统统推倒了河里。

    包括刚被救上来的绿荷!

    几人在水里挣扎,惊叫连连。

    方圆儿拍拍手,冷冷扫过众人,“我说过了,别来烦我。

    骨头棒子,只有狗才喜欢,不要误会人也喜欢,懂吗?

    你们只管去争,但搅和我的清静,我也不介意耍耍打狗棒。”

    说罢,她就施施然下桥去了,看方向应该是对面的花圃。

    王妃脸色铁青,半晌没有说话。

    她的贴身侍女提醒道,“王妃,这几个奴婢…是不是捞上来?”

    “哼,让她们多喝几口水再捞,以后撵去洗衣做粗活儿。”

    “是,王妃。”

    侍女赶紧应下,送走王妃,众人就望着河里的女子们挣扎。终于有一个支撑不住,沉了下去。

    那侍女才让人把她们捞出来,各个都是喝了一肚子的水,像大肚子的蛤蟆。

    众人互相对视一眼,有惊惧,更有幸灾乐祸,然后都走掉了…

    晚上,多尔从外边回来,听王妃说起白日之事,不但没恼怒,反倒笑道。

    “一直知道她脾气火爆,倒是没想到手段也如此利落。

    我去看看她,你让人送几个菜过来。”

    “是,王爷。”

    王妃眼见王爷走了,也没了胃口,总觉得有些事脱离她控制了。这王府好似不是她的天下了…

    今晚月色很好,方圆儿的院子里挂了不少灯笼。

    不是大红的颜色,只是橘黄,照在地面上,却添了几分温暖之意。

    方圆儿让人摆了一盆花在廊檐下,开了窗子,借着灯光,在屋里画画。

    许是觉得不满意,她秀气的眉头奏着,抬手揉烂了画纸。

    “怎么?这张没有画好?”

    多尔笑着走进来,方圆儿淡淡扫了他一眼,懒懒应道。

    “这花朵太大了,怎么画怎么俗气!

    你们府里有没有别的花了?

    最好要金黄色的,花朵小一些,画出来要碎金一般,那才好看。”

    这可是她第一次开口讨要东西,多尔眼睛一亮,立刻吩咐近身侍从。

    “去,在府里找一找,能找到的,就都搬来。”

    外边的侍从不是平日常在他身边的,是留在府里的二管家。

    听到这话,自以为得了表现机会,讨好新夫人。

    于是,他立刻应声,喊了人满府邸的寻找。

    很快,主院那边送了饭菜过来,方圆儿也没客气,和多尔边说话边吃了起来。

    吃到一半,侍从就带人捧了四五盆花儿过来。

    方圆儿只扫了一眼,就笑开了。

    “哎呀,这是哪里寻来的?

    这才是我想要的!

    尤其中间那盆,真是太漂亮了,我要先画这盆儿!”

    多尔扭头看了一眼,却是变了脸色,冷冷瞪了侍从。

    侍从吓得一哆嗦,不明白哪里出错了。

    方圆儿好似没看到多尔的神色,上前接了那盆花仔细打量。

    再抬头还要说话,见多尔不对劲,就道,“怎么,这花儿很名贵?”

    多尔想了想,应道。

    “有些稀少,倒也不算名贵。”

    “那我用两日,画完了,让人给你送回去。

    我不会养花,别糟蹋了。”

    “好。”

    方圆儿兴致勃勃,立刻开始铺纸,就要动笔。

    多尔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很是惊喜。

    “你的画技不错啊?

    我以为你不过是玩闹…”

    方圆儿斜他一眼,有些不满。

    “我可是得过名家指点的,如今画几幅,也是打发无趣空闲。

    本想看看你这府里的景色,结果被一群女人莫名其妙的纠缠,我不不耐烦收拾她们,还不如自己哄自己玩了!

    我可跟你说了,你管管她们。

    我好好的希望城住着,被你掳来,我还一肚子气没撒出去呢!

    小心拿她们当出气筒,丢了性命,被怪我心狠。”

    多尔听得不但没生气,反而笑了。

    “你这般不着急不着慌,是笃定有人会来救你吗?”

    “当然了,我有个天下无敌的靠山,一定回来救我。‘

    你若是聪明,待我好一些。

    到时候,他若是见我平安无事,还能饶你一条命。”

    方圆儿说的随意,手里的画笔也没停下。

    多尔分不清她是虚张声势,还是真有这个人,于是笑笑,没有再说话。

    方圆儿画了一半,抬头要说话的时候,笔下不小心歪了一笔,气得她跺脚,抬头迁怒瞪着多尔。

    多尔赶紧投降,哈哈笑着走掉了。

    侍从们自然也跟着离开了,留下两个女奴被方圆儿撵去找水盆和干净布巾,美其名曰要把花朵叶片擦的更赶紧更翠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