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志- 第二十三章 大敌当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陌城东 书名:五岳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乌云遮天,暴雨不歇。

    伊灵儿眉头微蹙,淡淡说道:“姜公子可有证据?偃岐伯早已立誓不再踏足洪荒,但他毕竟是我东夷部落之人,如果事实并非如此,会对我东夷部落造成什么影响,你可知道?况且他与皇英公主无冤无仇,为何想下此毒手?”

    姜苗歉然作揖笑道:“伊祭师请恕罪,晚辈也不愿相信那人是岐黄仙人,只是晚辈并非胡乱猜测。”

    他正了正色道:“普天之下,能有如此强盛的生长之力,能有在诸位小神境高手面前轻易杀死巫祭师,更是敢刺杀唐公主的人,修为之高深!非大神境高手莫属。而若非与那小妖女有莫大渊源,那人又怎会得到万蛊埙,又怎会知晓蛊雕解印诀?并且,就在前两日,在火德君面前劫走两个狐脸面具小贼和那九尾狐的人,修为与今晚那刺客同样高深莫测。晚辈想来想去,洪荒之中,唯独岐黄仙人有这个本事了。”

    火德君微微点了点头,说道:“确有此事。那日我与孟将军押送九尾狐经过落羽城之时,有两个神秘少年少女拦住了我们。那少年曾说过,九尾妖狐是他们很重要的人。而那救走他们几个的人,生长真力强盛得不可思议,我连他样子都看不清。”

    落羽城烈坤突而如小鸡啄米般点头说道:“对对对,我亲眼目睹,这点我可以作证。”

    姜苗又笑了笑,朝那愤怒不语的游昊说道:“蛊雕一事之后,我本安排了孟危将军保护凤游城,就怕那黑衣神秘人会再度来袭。却不知为何游公子与那神秘白衣少年要前往深寒鬼渊,孟将军当日担心你们安全,紧紧跟随上去。不料却被埋伏,雀伏军失去了十数精兵,而孟将军则失去了一条手臂。眼下看来,那神秘白衣少年就是那小妖女的同谋!”

    他不间断又朝南火仙说道:“南火仙,我那日已提醒过你,要小心那个神秘少年,是也不是?”

    游昊怒气攻心,急道:“胡说八道!偃羽是……”

    并未说完,便被南火仙打断。南火仙心下愤怒焦急,但奈何已被眼前这个巧言善辩的姜家小子占尽先机,再解释什么也只是徒劳,只会越描越黑。马有失蹄,原以为姜家目的只为拿下岳主之位,但如今看来,他们目的或许并不止如此!

    火德君突然又道:“伊大祭师,扶桑君,还有一事,我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应当告知你们。”

    伊灵儿、姚重华面露疑惑,火德君缓缓道:“那少年狐仙,身上怀有神兵五绝之一的青龙神珠。”

    “什么?”众人大为惊讶,脸色阴晴古怪,连伊灵儿本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仙脸庞,此刻也不免露出了惊讶不已的神色。

    伊灵儿眉头轻皱,喃喃问道:“火德君所言当真?青龙神珠乃我东夷部落图腾圣器,但这十几年来一直下落不明。怎会落在一个身份不明的少年身上?”

    火德君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此事你们最好亲自问他罢。”

    小射师逢蒙冷冷说道:“不管他们是什么岐黄仙人,黑白狐仙,我想知道为何他们要刺杀公主殿下?”

    姜苗叹道:“小射师还不明白么?当日唐帝陛下将游南霜封印入九尾狐兽体流放鬼渊,南蛮王却又置之不理,还要与妖女恩断义绝。眼下小妖女与她爹,不仅要找南蛮王复仇,还要借此南蛮岳主推选的机会,找唐帝陛下的至亲之人复仇啊!”

    众人沉默不语,细思下来,竟不可反驳,深感忧虑!尤其是东夷和南蛮中人,倘若唐帝陛下怪罪下来,两部落必遭兵刃之祸!

    “哈哈哈哈……”

    众人只见游伯阳仰天狂笑,眼泪却止不住地流下,他脸庞扭曲,青筋暴露,愤怒地低吼道:“妹子啊妹子!为兄十五年前眼见你蒙冤受苦却无能为力!想不到今日,却依旧眼睁睁看着念岐和岐伯兄被陷害!难道这便是上天对老夫的惩罚吗?游伯阳一再忍让,本对岳主之位已毫不在乎,只是有人颠倒是非黑白,设计陷害我凤游城,诬蔑南霜!今日若不讨个公道,如何对得起遭受无妄之灾的凤游百姓,如何对得起我那在深寒鬼渊受非人折磨的亲妹子!”

    事已至此,南火仙和游昊等人怒火中烧,明知姜苗颠倒是非,却无计可施。凤游城众人,周身红袍鼓舞,破灭之力暴涨,双眼死死盯着雀伏城众人,一场恶战一触即发。

    姜丹黎走到凤游城众人面前,正色道:“伯阳兄,犬子之意并非针对凤游城,只是眼下那黑衣人阻断了我等南蛮岳主推选之事,杀害了巫大祭师,更是想刺杀皇英公主!此等滔天罪行,不可饶恕。何不先将儿女私情放在一旁,共同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危权之道:“不错,游城主难道要在圣灵和众使者面前动手吗?岂不是给天下英雄闹个笑话?”

    唐皇英、伊灵儿、白水薇也纷纷出言相劝,只是那古灵精怪的乌古瑶依笑吟吟地看着众人。

    游伯阳怒笑道:“多谢在座各位好意,但此事乃凤游城与雀伏城的恩怨,还请不要插手。”

    姜丹黎叹着气,摇了摇头,火德君将雀伏等人护在背后,火神葫芦于半空中回旋飘飞,嗡嗡作响。

    还未等来双方开展,却突而听见一阵忽近忽远,哀怨凄清,低沉阴森的埙声传来。

    众人惊道:“万蛊埙!”

    殿外众人还没来得及探知殿内发生了何事,一声直欲刺破耳膜的婴儿怪叫声和一声滔天怒吼的猛兽叫声,当空传来!

    “轰”的两声巨响,漆黑雨夜中,两只如同小山般巨大的怪兽冷冷地俯视着众人。

    一只凶兽雕头鹿角,双眼猩红,四爪凌厉,豹身弓背,青面獠牙,黑毛覆体,咽喉处血红肉膜鼓动,耳旁两片鱼鳍嚯嚯煽动。

    一只凶兽形如巨猿,双眼火光涌动,通体白毛,赤足如火,獠牙森然,一个黑衣面具人正站立在它的肩上。

    姜苗大怒道:“这妖人竟然还收伏了凶兽朱厌!”

    游昊和凤鸾双子愕然想起当日在深寒鬼渊之时,偃羽和游念岐说过曾与那幽冥双仙交战,而那幽冥双仙称黑衣面具人身旁的女子为“公主”,突而细思极恐!正当迷惑之时,游昊瞧见了西戎公主乌古瑶依笑吟吟的看着他,还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游昊幡然醒悟了过来,近日之事一一串联,登时明白了来龙去脉!敢情真正贼喊捉贼的,是姜家父子与这西戎公主!只是眼下没有任何证据,何况他们必不会承认,游昊只得愤怒地盯着乌古瑶依。

    在殿外,数千百姓惊恐逃命,蛊雕朱厌如入无人之境,横扫竖锤间便已是死伤无数,血流成河。

    游伯阳瞧见此情此景,不由想起那夜凤游之灾,大怒道:“孽畜敢尔!”

    御风飞掠,没入雨夜中!南火仙和游昊,以及大多数支持游伯阳的众城主纷纷追了出去。姜丹黎沉吟片刻道:“危长老,虽然岐黄仙人与那小妖女是想寻伯阳兄复仇,然而伯阳兄毕竟是我们南蛮中人,岂有任别人欺负的道理?”

    危权之点了点头,说道:“难得姜城主深明大义,不计前嫌,实乃南蛮之幸!可惜这岳主推选结果被打断了。但也无妨,眼下南蛮群龙无首,面临大敌,老朽现在代表朱雀堂长老会,在四方使者的共同见证下,暂且任姜城主为南蛮代岳主,诸位可有意见?”

    其余四位长老和剩余的城主,皆被那凶兽之威吓破肝胆,纷纷点了点头。即便唐皇英、乌古瑶依、白水薇、伊灵儿四人已知悉推选结果,但结果并未宣布,况且此事为南蛮内政,自然也不会多言,当下纷纷祝贺姜丹黎。

    姜丹黎正色道:“姜某既然临危受命,必当为南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如今两大洪荒凶兽肆虐朱雀堂,我命各城主迅速组织各自护卫军保护百姓,各众小仙境以上高手联手去对付凶兽。至于皇英公主以及各位使者,还请待在此处。”

    “是!姜岳主!”南蛮各城主纷纷回答道。

    唐皇英嫣然道:“姜岳主,如果说是南蛮内政之事,我等自然不便干涉。然而对抗这洪荒凶兽,天下之人皆有责。”

    其余众人皆点了点头。

    那个温润如玉的司水君潞子玄微笑道:“皇英公主所言甚是。晚辈并非小瞧南蛮将士,只是眼下南蛮王重伤未愈,只靠火德君等人,恐怕难以抵抗凶兽之威。”

    伊灵儿也说道:“此事事关我东夷部落图腾圣器一事,我与扶桑君自然也要调查清楚。”

    姜丹黎眉头深皱,片刻后方才说道:“如若各使者在南蛮境内受了伤,我南蛮部落难以向各部交代。但诚如司水君所说,眼下我方战力不足,姜某请求各位小神高手相助,只是两位公主和两位大祭师还请在此等待。”

    小射师逢蒙也冷冷道:“如果公主殿下有什么闪失,属下难以向唐帝陛下交代。所以属下会留在此处保护公主。”

    唐皇英正欲拒绝,但细想一下,姜丹黎和逢蒙所言不无道理,如果自己强行出去参战,刀剑无眼,不但帮不上什么忙,而以她的身份反倒会让众人有所顾忌。

    当下说道:“既然如此,我便与三位妹妹在此等候各位勇士凯旋。”

    众人齐齐点头,扶桑君、司水君、幽冥双仙纷纷御风飞掠而出。

    蛊雕鱼鳍飞速煽动,咽喉处红膜鼓动,似乎要吐出什么东西来。

    南火仙见势大喊道:“各位小心尸鬼!”

    果然,蛊雕一阵呕吐,口中吐出数千死尸,堆积如山,惨白溃烂,骇人至极!那些百姓游侠,何曾见过如此恐怖的场面,惊叫连连,四下逃窜。各城主所带的护城军队加起来不过千百人,虽皆是精锐,却并无配合过,只得各自为战。

    黑衣鬼王埙声大作,数千尸鬼如汹涌浪潮袭来!片刻间,议事殿外如修罗地狱,南蛮部落死伤惨重!

    一记赤红光刀当空闪耀,堪堪劈向那朱厌肩上的黑衣鬼王。黑衣鬼王避也不避,南蛮王这记光刀劈在鬼王的碧青光盾上,登时破碎。

    南蛮王心中惊怒道:“这妖魔怎么恢复得如此之快!老夫如今连三成的功力都发挥不出来,可恶!”

    霎时间,几道强劲的真力纷纷化气为兵,齐齐轰击在碧青光盾之上。南蛮王回头望去,只见火德君祝炎赤须飘飞,赤红真气缭绕周身,火神葫芦幽然旋转;司水君潞子玄蓝袍猎猎,玄黑真气激荡四扬,手中北狄神器“玄水双蛟枪”寒光咧咧;扶桑君姚重华双目蒙巾,却淡然自若,碧青真气滔滔不绝,东夷神器“日乌十剑”漂浮身后,青芒闪烁。

    黑衣鬼王不再吹奏手中万蛊埙,面具之下那双死气沉沉的眼睛看着眼前四人,这四人可谓是眼下洪荒之中的顶尖高手了,即便南蛮王受伤未痊愈,也勉强抵得上一个小神境高手。只是黑衣鬼王却丝毫不感到恐惧,他仰天嘶吼,发出了一声凄厉古怪的叫声,蛊雕朱厌纷纷狂性大发!

    朱厌凶兽赤目中火光闪烁,深吸了一口气,南蛮王说道:“诸位小心!”

    四大高手纷纷双足飞点,如影飞掠,只见朱厌“嗷”的一声,兽嘴喷出巨大旋涡火焰,顷刻间将雨水蒸发,数十尸鬼和百姓躲避不及,被烧成了焦炭。

    四人大怒,澎湃真气纷纷如浪涛席卷,闪电般杀向朱厌和那黑衣鬼王……

    战场上,南蛮众人奋勇杀敌,然而敌我力量相距太大,游伯阳四人与鬼王和朱厌作战,而蛊雕则不断将战死之人制成死鬼,己方人数越来越少,尸鬼却是越战越多,众人苦苦支撑。

    议事殿上,瞧着逐渐落入困局的南蛮代岳主姜丹黎眉头深皱,问道:“援军还要多久才能到?”

    一旁的将士急忙回道:“禀岳主,已命人点燃烽火台,但离朱雀堂最近的城池也有一日路程。”

    姜丹黎瞧向远处不断点燃的烽火台,眼角斜斜地看了一眼乌古瑶依,却见她依旧笑吟吟,唯恐天下不乱地看着血流成河的战场,仿佛觉得事情很有趣。姜丹黎不由大怒,心中暗骂道:“这妖女!”

    乌古瑶依突然惊奇笑道:“咦,这么快就有援兵到啦?”

    众人闻言,纷纷探头观望,只见一个个身骑战马,穿盔戴甲的士兵从四面八方涌向战场,而那战旗上,隐隐约约写着一个“火凤”二字!

    原来是早前被南火仙安排潜伏在四周的火凤军精兵,本想等待信号,岂料却瞧见了烽火台被点燃,心知发生了大事,果然又遇见了这蛊雕!

    上次凤游城一战,火凤军吃了大亏,眼下再次遇见蛊雕,众人非但没有恐惧,反倒是战意熊熊,火凤军统领宁侯大喊道:“杀啊!”

    火凤军众将仰天嘶吼,霎时间盖过雷鸣兽吼!南蛮众人见到来者是勇猛彪悍,战无不胜的火凤军,心下纷纷大喜道:“有救了!”

    而就在火凤军中,两抹白影如夜星闪烁,翩然飞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