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帘风月挂九重-正文卷 第534回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竹子米 书名:一帘风月挂九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大帝书阁)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年了,对于定期到天诏国一游的人来说,气候的变化十分明显。夏末的凉意比往年的秋末更清爽,昔日死一般寂静的天诏国边境,如今也热闹了些许。

    荒芜的平原蓦然卷起一道小旋风,瞬息间,从中凝出一道颀长的身影来。此人一袭白袍,  在白帝城的境内缓步而行,深有感触地默默打量眼前的景致。

    眼前一如既往的荒凉,隐有嘈吵声。

    “冷静!咱得冷静,不能生气,不能起杀心!”

    不能生出任何歹意,心静便目清,  目清便能寻到离开的路径。

    “我等没做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顶多偷鸡摸狗,入室盗宝……没害过人命!”

    三名身着布衣、其貌不扬,  但一脸恐慌的男人互相推搡着。一边痛哭流涕地四处张望寻路逃命,  一边魔怔了似的朝天抱拳,仿佛在向满天神佛忏悔致歉:

    “天神在上,佛主在上,小人真的没杀过人,不要杀我……”

    颀长的身影顿住,等三人来到跟前,发现他们目中茫然,根本看不到他的存在。瞧三人的面相,的确是鸡鸣狗盗之辈,此番来白帝城是为了盗大荒山的宝。

    起因源于一名凡人小姑娘,驾着一辆神话般的飞天马车在天诏国的境内出没,并谎称自己是太武道统领身边管事的女儿。

    如果她真是太武道管事的女儿,怎会独自驾着宝车出行?

    被附近的农户识穿之后,吓得落荒而逃,再也没出现过,  这明显是心虚嘛。还有边境的石碑,落款人乃神武道。与太武道一字之差,  实力犹如天渊之别。

    刹时间,引来无数胆大的宵小欲先抢为快,眼前三人便是其中一队。只不过,他们胆子大,本事小,为确保安全,只好与人结伴同行。

    结果,入境没多久,三人依附的队伍就失去了踪影。

    他们三人比较幸运,在茫茫的荒原中遇到那位凡人小姑娘。对方正傻乎乎地锄地种菜,三人忍不住提醒她,此地荒了上千年,乃死地一片,种不了。

    并且诱.哄她随他们出去,他们给她找一块好地种花种菜。

    可她说没关系,因为太武道的人答应过她,只要她能种出一颗菜来,就收她为徒。

    三人一听便知道这傻姑娘被人忽悠了,人家是不想收她为徒才出此下策。指不定对方是假的太武道,出于恶作剧的心理骗她干些徒劳无功的事。

    但是啊,  她确实有一辆飞天马车,  由三个小胖子驾驭着运水。

    见她不上当,三人打算用强的。

    谁知歪念一起,眼前嗖的一下,环境变了,小姑娘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群杀红了眼的人。与他们结伴同行的那批人也在场,但死的死,疯的疯。

    骤然看见他们,立刻有人像野兽般嘶吼着追杀三人。

    可怜三人才刚刚炼气一层,打不过,慌不择路地逃命。其中一人略有些资质,想起边境碑文的提醒,这才有了以上的一幕,逃了大半天才离开那个幻境。

    刚出来,神智尚未清醒,没能发现自己已被人定住身形,看其面相探知实情。

    看清三人的遭遇,来人沉吟了下,不慌不忙地扬手抹除他们对境内的情形以及对那凡人小姑娘的记忆,再轻轻一拂袖,将三人拂向身后。

    一道亮光倏忽闪现,待三人被拂进去后,瞬即消失。

    那是传送阵,三人确实没造过杀孽,故能脱离阵法的绞杀。既然如此,就让他们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

    抹除记忆,是为了禁止他们以后在外胡说八道,四处造谣,给白帝城的杀阵添加亡魂。

    尽管四处传来厮杀声,白衣人置若罔闻,神情冷淡,不紧不慢地赶着路……

    此时此刻,未正,即下午三点多,在远离桃林小院的一片平原,林舒仍在埋头苦干,不时举袖拭汗。三个小胖墩运了几趟水,眼下不知跑哪儿戏耍去了。

    它们不爱种地,她从不勉强,平时都各玩各的。

    最近有些热闹啊!

    近几天,已经有几拨人向她问路,还向她打听白帝城的事。比如白帝城的由来,神武道是哪个门派。她与这门派是何关系,为何独自在此种地。

    她本该害怕的,但转念一想,既来之则安之。

    她要相信老乡的阵法威力,要相信这些人能来到她面前完全是因为本性纯良。虽然纯良,但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若她如实告知,指不定会出什么事。

    于是,她瞎编了一个理由。

    半真半假地告诉他们,神武道就是太武道,乃白帝的手下。白帝是一名威武不凡的女君,圣君尊其为元君,她眼里容不下半点的邪气歪念。

    比如,在她境内伤害无辜百姓啥的。

    而她林舒,正是白帝城唯一的一名无辜百姓……

    另外,自己虽是凡人,却一心想拜入神武道为徒。神武道的人为了考验她,让她在境内种地,只要能种出一棵就收她为徒。

    这理由一出,感动不少路人啊!

    过后想想,林舒忽然觉得自己很有写话本的潜质,毕竟活了近千年,阅历丰富嘛。就这么办了,等东东醒来,拜托她把电脑弄出来,从此自己写话本为生。

    越想越得意,一边锄地松泥块,一边在心里暗爽,嘻嘻地笑出声来。

    正锄得专注飞快,蓦然看到前方出现一袭圣洁的白袍。她顿时愣住,愕然抬头一看,呀,惊呼出声:

    “圣君?!”

    每当看到对方那张佛光普照、功德圆满的庄严面孔,她就想四肢着地,虔诚参拜朝圣。但是不行,她是生长在红旗下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坚决不迷.信!

    老乡与他平起平坐,身为马仔,她绝对不能举止失礼,给老乡丢脸。双手紧扶锄柄,努力站姿笔挺,脸上绽出一个狗腿式的笑容:

    “呵呵,不知圣君大驾光临,是有什么事吗?我老乡三年前闭关了,一直没动静。”

    一袭白袍的圣君眉目温雅,唇边微漾浅笑,且完全不为炎热的夏日所影响。明明衣着重重,仿佛里三层外三层的,却依旧一身清爽,隐有淡淡的草木香。

    见问,他没说别的,仅抬起一手,手指修长好看……好福利啊!某人看呆了眼,这才意识到自己原来是个手控。

    “听闻小友在种地,”须臾间,他掌中多了一枚玉芥,语气温和道,“此玉子里有从大小世界搜集的各类种子,若小友不嫌弃,尽管拿去。”

    “哈?!真的?”林舒一听,乐坏了,连忙惊喜接过,“有地球的吗?”

    可惜圣君没有回答她,仅仅莞尔一笑,然后错身离开继续往前走,瞬间消失在路上。

    林舒:“……”

    啊摔!她难道是供神仙们差使的种菜工具人吗?!不,她不是!话说回来,堂堂圣人赠的玉芥子,里边肯定有不少珍稀的种子。

    让她瞧瞧,指不定有地球滴捏~。

    难得圣君看得起她,工具人就工具人吧。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一帘风月挂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