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帘风月挂九重-正文卷 第535回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竹子米 书名:一帘风月挂九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大帝书阁)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衣人在原天诏国地界逛了一圈,等来到大荒山的一座峰顶时已是星斗满天。遥望位于正中央的神稷宫,三年前那晚的虹彩再次出现,且比之前的浑厚。

    光芒绚丽,与天地和应。

    “哇,老公,你说这些男女主角怎么想的?都修仙了,  还为了一个情情爱爱要死要活的,浪费大好的机缘,多可惜啊!”梦度百年遇到的女子如是说道,

    “唉,高高在上惯了,不懂人间疾苦!当他们眼睁睁看着长辈亲人身负重伤,即将要死的时候,估计就会后悔自己没有努力修行……”

    子欲养而亲不待,仙二代也不能幸免。没被社会毒打过,  才会将情爱看得比自己的性命重要。

    “要是我能修仙,必定勤修苦练,万年独美。”

    “那我呢?”难得回一趟家,被硬扯到客厅陪她看仙侠的某人昏昏欲睡,没好气道,“你能修仙了,我就不再是你的福星了?”

    这薄情寡义的女人啊!

    “我是说下辈子,这辈子肯定不行的嘛。”女子倚在他身侧娇嗔,为自己的薄情辩解。

    “下辈子你就不要我了?”猛打瞌睡的某人直接怼,“你看看人家,转世几回了,最爱的还是以前那个。再看看你……你为什么没有仙缘,心里没点数?”

    劝她趁早死了这条心。

    女子是个好脾气的,温软一笑道:

    “我这是为咱俩好,这辈子能一生一世一双人很不容易了。下辈子咱俩都换一个对象,  有新鲜感……”

    呵,  他睨她一眼,  “你……想换人了?”

    终于原形毕露了么?这坏女人~。

    “我是说下辈子,  下辈子!”脾气再好,女子也忍不住打了他一下,“你今晚怎么回事?跟我抬什么杠?工作不顺利?同事给你使绊子了?”

    他没回答,仅抬手指一下自己的黑眼圈,“我已经几天没阖眼……”

    她的体贴呢?她就辣么希望换人,不惜让他因睡眠不足而猝死?

    女子观察了下,目光心虚的顿了顿,但最终还是硬下心肠,宁可让他在猝死的边缘试探,搂紧他的手臂委屈得像个孤独的孩子:

    “不是,你难得回来一趟,再陪我看看嘛……”

    难得孩子睡了,不吵不闹,二人世界千载难逢,百年难遇啊!唉,他瘫在沙发上,心里长叹,  任她搂着,  一边继续唠叨:

    “我呀,  太无能,对社会毫无贡献,就算有修真界也轮不到我,倒是你或许能行。所以,我只盼自己下辈子坚强点,独立点,被别人欺负时有能力还手……”

    他:“……”

    虽然受辱的事已经过去多年了,她表面上似乎也被平静的生活给治愈了。但实际上,那件事带给她的不仅是毕生的耻辱,更有对软弱无能的自己的厌恶。

    “我这辈子很幸运,”她轻声细语地倚着他,眼睛看着电视屏幕,心怀憧憬,“但下辈子,我就不麻烦你了……”

    那一世,她始终认为自己只能活在他的羽翼之下,她羡慕外边女子的独立与坚强,一直渴盼自己也能独立飞翔。

    那一世,他认为让自己的女人活得无忧无虑没什么不妥,是她想太多了……峰顶之上,白衣人凝望那片光芒许久,最终转身,瞬间消失在原地。

    这一世,她很努力,定能得偿所愿,就不必打扰她了。

    ……

    白衣人走后不久,那片绚丽夺目的光华开始出现变化。从强光到弱光,到若隐若现,最后扑棱几下彻底熄灭,整座大荒山恢复一片漆黑沉寂。

    唯独灵曜宫里有一小束光亮,虹彩灵力在指尖慢萦轻绕。

    她练完了。

    殿中静坐三年的元昭已经恢复成年模样,正满意地凝望缠绕指间的一缕缕灵力。耗费一年多的时间习完族中的各类巫术,被她凝成巫力的模样,祖传的。

    恢复功力她用了一年多,接着开始修习巫术。

    大成后,才发现那巫祝之术其实很简单,现在的她轻而易举就能办到。用不着九道分身,也无须耗费两个时辰。

    不仅如此,她盯着指间的灵力,将之往殿中一扔,只见那虹彩般的灵力如无数不同色泽的丝线散开,但很快又凝在一起,瞬间汇成一团绚丽耀眼的光芒。

    每一根丝线代表着一种巫术念力,任她操控自如。

    学有所成,苦无对象让她实践,不如……她抬眼瞧瞧穹顶,目落四周。

    她的家建在地心业火之上,如无意外能够太平三千年。如有意外,不定哪天便毁于一旦。把自家的岁月静好建立在天下苍生的自觉自律之上,忒不靠谱。

    业火是怎么来的?源于众生的贪念,源于大能们的盲目自私。

    为了自己生活的地方能够长治久安,不如,就让她给地心的业火下个诅咒吧!从今儿开始,为一己之私不惜为业火加薪助燃的人将当场遭到业火的反噬。

    业随人轮回,地心的业火自然就旺不起来了,或能顺利太平三千年。

    越想越觉得可行,元昭不禁由衷一笑,俊俏的五官刹如百花盛放,灿若明媚的日光,艳压天下群芳。

    正欲施法,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启禀殿下,吉时将至,国师请您出去。”

    唔?元昭蹙眉,看着眼前空空如也的手,刚才似乎有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那她伸出这爪子想干嘛?瞅一眼前来禀报的青鹤:

    “吉时?”

    青鹤听出她语气里的茫然,不禁提醒道:“您的登基大典啊!殿下,莫要误了吉时。”

    登基?

    听到这两个字,元昭的脑中出现短暂的一片空白。啊,对了,今天确实是她登基为帝的大好日子,桑伯国师选定的吉日。

    环顾四周,这大殿非石建,精致华美的木质摆设随处可见,处处透露一股风雅韵味。在隔断屏风上还挂着一幅仕女图,下边摆着一盆兰草,极具文墨气息。

    “殿下?”青鹤见她迟迟不动,忍不住开口催促。

    元昭微微扬手,示意她噤声,勿扰。心有触动,来到那幅仕女图的跟前驻足欣赏。

    图里,一名衣袂飘逸的仙子栩栩如生,俏立于浩瀚无垠的天地间。侧脸回眸,仿佛与观画之人对望,那沉静的目光似有千万语,又仿佛尽在无中。

    这女子的面容非一般的熟悉,元昭眉头紧皱,硬是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一帘风月挂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