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皇的告死天使-遗产 第1085章 深入敌穴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莫格卓根 书名:帝皇的告死天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去哪了?”

    “俺去弄了这个,老大。”

    克伦晃了晃手中的酒瓶,罗齐姆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可以啊!哪弄的?”

    “厨房,还顺便弄死了一个灵能虾米。”

    “好好好。”

    罗齐姆直接拔出酒塞,往自己的小铁杯里倒满,然后仰头就是一口。

    汉克·伊文斯愣了片刻,然后结结巴巴的说道:

    “老....老板!你也不怕有毒啊!?”

    “嘿,有没有毒,我拿鼻子闻就能闻出来了,没事的,放心喝吧。”

    罗齐姆说完,砸吧咂嘴,又扫了一眼通体漆黑的酒瓶。

    “这帮子异端挺会享受啊,酒味道可以,估计不便宜。”

    把酒瓶给汉克·伊文斯还嘱咐了一句。

    “少喝点,别一下整光了。”

    汉克·伊文斯半信半疑的倒了一些品尝了一下,发现罗齐姆确实没说错,这就醇厚甘香,入口丝滑,绝对是顶级品质。

    通常这种酒都是供应给巢都上层和帝国那些大人物的,普通人一生都难以触碰到。

    当他刚准备再来一杯时,克伦一把将酒瓶夺了过去。

    “俺还没喝呢。”

    说着,克伦脱下了他的封闭式头盔,露出那张正方形的绿色大脸。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大概猜出对方不是个人,但看到克伦竟然是一个绿皮时,汉克·伊文斯还是吓了一跳,不禁往后退了几步。

    “卧槽,你居然是——”

    “哎呀,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罗齐姆打断了汉克·伊文斯接下来的话,并把一个热气腾腾的盘子递给他。

    “在银河系里遇不到几个异形,你以为你活在天堂吗?”

    克伦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之后,转而将酒瓶递给了一直沉默的辛拉塔。

    对方转头看了他一会,然后伸出手拿过酒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小口小口的品尝起来。

    久违的用餐时间,让大伙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汉克·伊文斯也尽量不去在意身边的绿皮和周围的环境,不过他的担心转移到了另一个方面。

    “老板,接下来怎么办?”

    汉克·伊文斯一边吃着,一边低声向罗齐姆询问到。

    “还往下走吗?”

    罗齐姆哼了两声,抬起头,淡定的回答道:

    “辛拉塔说这里有个厉害的东西,咱们不见识下怎么行,万一那东西很值钱呢?”

    “呃.....如果我没听错,辛拉塔是说那玩意很危险。”

    “财富就隐藏在危险中,你没听过那句古泰拉谚语吗?富贵险中求!”

    “可——”

    汉克·伊文斯转头扫了一眼辛拉塔,发现对方也转过头,马上躲闪着又转了回来。

    “可这连着其他地方呢?刚刚咱们也坚持过了,这些可都是黑色军团的人啊。”

    “黑色军团怎么了?”

    罗齐姆放下勺子,拿起酒杯一口饮尽,豪迈的说道:

    “就算这地方连着阿巴顿的卧室,我也得上去给那老逼登一脚,干烂他的屁眼子!”

    “老板你没喝醉吧?”

    “我没醉!”

    “没醉.....现在你就想干阿巴顿的屁眼子,后面你要做什么我都不敢想了......”

    罗齐姆的回应是一声响亮的酒嗝。

    这时一直没开口的辛拉塔忽然说道:

    “我们离那东西不远了。”

    “行,你带路,我放心。”

    因为辛拉塔这句话,众人吃饭的速度提高了很多,很快就填饱了肚子,并收拾干净现场,再次出发。

    这次开始阶段看上去很顺利,辛拉塔领头走在队伍最前面,位置十分扎眼,而且大踏步地向能发出回响的地下迷宫走去,就好像只是去散步,根本没意识到跨出的每一步都使他们更深入敌人的地盘。

    四人进入到兔子窝一样的地下隧道其实出奇的容易,只要打开大殿厨房附近走廊里的一扇门,就可以发现通往其他区域的入口。

    从那里跳下去着地后,克伦舒展了下刚刚受到冲击的膝盖。

    这里的环境让他感觉回到了阿米吉多顿,唤醒了他身上的古老本能。

    罗齐姆则环顾四周,注意到墙上有一些烧毁的金属残迹,应该是原来通往头顶上那个出口的梯子。

    走着走着,他们突然进入了一片黑暗中,就像是掉进了一个陷阱里,在没有光亮的情况下,罗齐姆的其他感官开始如往常一样敏锐起来。

    拂过脸上的微弱气流给他提供了方向感,脚步的回音指出了哪里有墙。

    “闭上眼睛呆一会儿,有助于适应。”

    “或者我们正好可以打开探照灯。”

    汉克·伊文斯说完,并且马上付诸实施了。

    突如其来的光线让罗齐姆眼睛发生了斜视,也把狭隘的通道照得像个迪厅,遍布在墙上和天花板上的电缆映的一清二楚。

    汉克·伊文斯把探照灯挂在了胸口上,让双手都解放出来可以随时开枪。

    “好主意,我们再唱几句‘冬天的花’怎么样,这样敌人老远就能听到我们来了。”

    “可是老板,在黑暗中逛荡我们哪儿也去不了。”

    走了几百米后,罗齐姆看了一下鸟卜仪,他们已经在海拔三百米一下,考虑到他们之前是在一条山脉中,因此某种意义上他们已经进入了大山的心脏位置。

    前方的通路被一个新砌的石墙堵住了,墙上有一个狭窄的铁门,只有一人宽。

    门上还有一个基因锁,这把锁明显是由一个喜欢修饰胜于干活干净利落的技术教士做的,克伦摸索了片刻后,那个装置嗞嗞丫丫了一会,之后门栓解锁,门向外打开。

    “最好快点,30秒后门就重新锁上了。”

    辛拉塔第一个消失在黑暗中,在他的提醒下另外三人鱼贯而入。

    通道里,镶嵌在墙上和天花板有一大堆电容片,它们的电路被设计用来尽可能广的散布自己致命的电荷。

    在开阔地带它们并没有多大用处,但是这样的环境里,就足以将粗心到靠得足够近的人撕成一片血雾。

    不过它们已经在克伦的技术下失效了。

    四人快步走出这些致命装置的作用范围,这条路上又穿越了很多管道和下水道。

    尽管罗齐姆很担忧,但是灯光并没引来任何恶意的关注,不过这并没有降低他的警惕。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