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快逃:疯批王爷又来碰瓷了-正文 第五十七章:争吵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凌洲洲 书名:医妃快逃:疯批王爷又来碰瓷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赫连城的语气不算差,看起来也不像是在质问。白君禾心里不由的有点纳闷,难不成赫连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在乎云裳?

    否则上次她给云裳下毒的时候,当时赫连城只是阻止了她,过后却并没有让她给解药替云裳解毒。如今云裳从她院子里昏迷着出去,赫连城来问她的态度居然也没有太生气。

    到底是他情绪隐藏的好,还是之前他表现出的那些对云裳的宠爱都是假的?

    白君禾摇摇头,将这些想法都抛之脑后。

    算了,男人心,海底针,不想这么多了。

    “你怎么不问问她好端端的来我青菱轩干嘛?”白君禾不答反问,就想看看赫连城的态度。

    “为何?”

    让白君禾没想到的是,赫连城居然真的就顺着她的话问了。

    “我怎么知道她来干嘛。”

    白君禾没好气的瞪了赫连城一眼,缓步走到藤椅边坐下继续喝茶。别说,这个太阳晒的人暖洋洋的,还挺舒服。

    见状,赫连城也没说什么,随着白君禾一起在她对面坐下,捻起一块糕点自顾自的吃起来。一块糕点吃完,见白君禾还是没有说话,便只好主动开口。

    “云裳的哥哥是为了救我而死的,临终前将她托付给了我。”

    白君禾不明所以,心里腹诽着关我屁事。

    “所以本王希望你不要为难她。”

    白君禾瞬间从藤椅上起来,这下关她事了。

    “我为难她?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为难她了,一直以来都是她想害我,而且是想直接害死我,我只是反击罢了。”

    白君禾就知道,碎骨的事情赫连城一直惦记着呢。亏得刚才她还以为赫连城不在乎云裳,原来在这等着她呢。

    “再说了,你的救命之恩,临终托付跟我有什么关系。”

    凭什么赫连城的救命之恩要她来报,让她受这种委屈。

    赫连城的脸色因为白君禾的话冷了几分,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

    “可你总是本王的王妃,本王的恩情于你也是恩情,本王只是让你不要为难她,也没有让你任由她欺负。”

    赫连城心里有些不舒服,白君禾这是根本就没有把他当夫君,否则怎么会说出关她什么事这种话。

    但赫连城的这些话也让白君禾十分不爽。

    “她害我的时候没见你帮着我,更没见你想起来过我才是你的王妃。现在我不过出手还击而已,你就心疼了,忍不住想替她来指责我,你有什么资格?”

    白君禾越说,赫连城的脸色就越沉,刚见她停顿了一下要说两句的时候,却见继续开口吐槽。

    “你不过就是仗着自己是个王爷所以想靠着你的身份来压迫我,但是赫连城我告诉你,我不怕你,更不会听你的,大不了我们一起死。”

    白君禾气冲冲的,将话说的有些绝情。

    她不知道为什么赫连城中毒这么多年除了毒发时的痛苦,平时居然跟常人无异。但她清楚,能解他身上毒的人怕是只有她,就算还有别人,他不还没找到吗?

    所以,现在赫连城不敢真的对她动手,只是来说让她不要为难云裳恐怕就是这个原因。

    “我再说一遍,碎骨没有解药,就算有我也不会给她解,这是她害人应有的惩罚。”

    这件事白君禾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别人要害她,她不可能不还击的。至于不要为难她……白君禾更不会听进去,留着仇人,只会给自己埋下祸患,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白君禾突然发的一通脾气搞的赫连城莫名其妙的,他没想到白君禾对这件事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她给云裳下碎骨的事情,他没有逼问她解药,只是私下去寻找名医问药,只是想让她不要再在其他事上为难云裳,很难吗?

    “夫妻本为一体……”

    赫连城还想再说什么,白君禾却已经厌烦了他的那套说辞,无非就是想劝她维护好宸王府的面子,维护好他的利益罢了。

    于是,白君禾直接开口打断。

    “我们虽是夫妻,但我也知道王爷心中并无我,我心中也没有王爷,我们都是独立的个体。在一起不过是互相的利益牵扯罢了。王爷为了解毒,我为了寻求庇护,可若王爷不愿意庇护我,任我被人欺负,这场利益岂不是失衡了?”

    “我看,是时候考虑考虑,是否继续下去了。”

    白君禾说着,双手环胸,冷眼看着赫连城神情漠然。

    当初留下只是因为暗中要害她的人身份不明,如今已经知道是周梓柔了,原因也是为了宸王妃的位置,只要她让出这个位置,周梓柔也不会找她麻烦。

    或许,是时候离开了。

    白君禾的话冷漠的有些不近人情,饶是赫连城这种冷淡惯了的人听起这话来不免也有些伤心。

    原来在她心里,他们只是利益牵扯。这两个月的相处终究没生出来一丁点感情。

    赫连城看了白君禾一眼,眼神有些冷有些失望,冷哼一声转身出了青菱轩。

    见赫连城走了黑风从暗处出来,自从赫连城让他保护白君禾,他时不时的就来青菱轩,刚才也是随王爷一起来的,却没想到听见这样的话。

    “王妃,您不该这么说王爷的,王爷他……”黑风眸子闪了闪,轻轻的叹了口气,微微摇摇头又隐回了暗处。

    白君禾想开口问问他想说什么,为何没有说完,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任由他走了。

    看着黑风突然出现又隐去的方向,白君禾心里紧了紧,到底是保护还是监视?

    她猜测黑风应该不是每时每刻都在,否则按照他的实力,不可能让沉香悄无声息的进来。

    可惜了,她身边没个功夫好的人,否则也不可能这样受制于人了。白君禾往黑风隐去的地方看了一眼,转身回了房间去炼药。

    她猜到黑风想说什么,无非是说赫连城这么做的苦衷。但苦衷不苦衷的白君禾不在乎,比起这些,她更愿意让自己少受些委屈,毕竟这些委屈指不定就会要了她的命。

    本就是阴差阳错凑到一起的人,又何必深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