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白天冷冰冰,晚上翻墙嘤嘤嘤-正文 第七十一章:生生死死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南槐 书名:暴君白天冷冰冰,晚上翻墙嘤嘤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向月娥眉头微皱,她无论如何都无法释怀自己在画上失意,自三岁开始摆弄丹青起,她的画技向来让人赞不绝口,不曾想竟在集考这么重要的场合失意了,起先她还以为是山长和夫子们评判错误,哪知竟真败下阵来。

    向夫人到底比向月娥要沉着得多,此刻见爱女失神,自是知晓她心中不好过,浅语唤道:“月娥。”

    同镇远侯南宫绪一般,大理寺少卿向龄也是一个生性风流之人。他爱美成痴,府中姬妾美姬无数。不同的是向夫人比冯文厉害,自嫁入少卿府便掌家有方,将少卿府的后院打理得井井有条,虽说后院是个是非之地,但在她的掌管下,少卿府的后院硬是从未失火过。

    而对于向月娥这个仅有的爱女,向夫人教导得当,不仅要求向月娥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需养成事事从容的态度,身为少卿府的第一嫡女,一言一行都要做到完美。譬如此刻,则需淡定才是。

    向月娥不愧是向夫人手把手调教出来的,听到向夫人的提醒,立刻便收起不满情绪,继续做出一个温婉冷清的模样。

    向夫人见状微微勾起一丝笑意,看得出来她很满意向月娥的听话。

    燕芯虽已经回宫,然王翰却牢记容卿和燕芯的过节,此刻冷哼一声,找茬道:“装模作样,男儿建功立业本就理所当然。你作为一介女子,并不曾上过战场,又从何知晓战场残酷?”

    容卿微微垂眸,打从心底厌恶是不是冒头的王翰。她嘴角勾起,露出一抹极冷的笑意,道:“你的问题,不如让你身后的王太尉来回答如何?”

    “呵呵,回答不上来吗?莫不是你已经殚精竭虑……”

    “逆子,住口!”不待王翰说完,王文清猛地一拍桌,喝斥出声。

    容渊见状眸中寒意透骨,看向王翰皮笑肉不笑道:“太尉家的公子,难不成每日享受荣怀富贵将脑子也丢了?三岁稚童都知战场残酷,你却仿佛今日第一次听说。”

    “男儿建功立业确实理所应当。”容卿继续道:“若你不是太尉府公子,我且问你,你愿意赶赴边疆,上阵杀敌吗?你愿意与你至亲之人分隔千里不相见吗?你愿意每日活得胆战心惊,看着战友一个个倒下吗?你可知每年的战场上,有多少儿郎战死沙场,有些甚至连完整的尸首都不曾留下。如今你享受的荣华富贵,不过是那些沙场儿郎用命换来的,没有他们献出生命的守护,你王翰还会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吗。你的生是他们用死换来的,你可懂!”

    少女的每一句话铿锵有力,每一个字掷地有声。

    战场凶险他又怎会不知,此番只不过是故意与容卿作对罢了。“我……”王翰弱弱无语,迎着众人谴责的目光,慌了神。

    “咳咳!”山长欧阳月重重咳嗽两声,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去,道:“画类的结果毋庸置疑,现在宣布棋类和骑射的结果。”

    毕竟是翰林书院的集考日,欧阳月作为翰林书院的山长,自是不希望学子们在此场合上闹出僵局,恰如他一反翰林书院历来的规矩,同意燕芯在没完成骑射考核的情况下率先回宫,就是因为他看出容卿的不同,凡与她对上的学子,无论公主还是世家子弟都讨不到好,世家子弟也就罢了,一国公主他却不能视而不见,容卿的性子一看就知外柔内刚,那燕芯也不是个聪明的人,两人碰在一起,无名火花四溅,若在他的地盘上闹到他都无法收场的地步,委实有些麻烦……

    山长都发话了,在场众人自然不可继续谈及画意,转而将注意力放在棋类上。

    学子们斗棋的棋局还摆在原处,众人一边看棋局一边等待欧阳月宣布结果。由于容卿和燕芯的棋局也就被破坏,所以除却与容卿斗棋的燕芯和欧阳月几人,无人观看到容卿那煞气冲天的棋路。

    棋类中,南宫司音果然如她自己的猜想,没有挤入乙末,舒和娇棋艺本也一般,却好运碰到了一窍不通的南宫司音,赢了棋局,勉勉强强挤进乙末。

    容卿同燕芯的棋局虽毁,欧阳月和众夫子却已经瞧得分明,是以两人都有成绩,只是棋局不再,在场诸位没人看到那一盘棋,若给了好的成绩,无法令人信服,所以欧阳月和众夫子商讨后只给二人评了个乙末。

    宣布完文类四艺的结果,接下来便轮到武类的骑射。

    骑射历来不受重视,往年每一次集考的多数女学子均在乙末之下,今年也别无二般。然进入内院的条件除却骑射,文类四艺必须在乙末之上,才能进入内院继续学习更高深的学问。

    今年参加集考的七十四位学子,四艺在乙末之上的有三十六人,容卿,燕芯,司马子禾……等都在名单之中。南宫司音的棋画二艺均未在乙末之上,所以并没有资格进入内院。

    进入内院的名额宣布完了,翰林书院三年一度的集考便结束了。

    众位虽自家子女前来的家眷大臣们,喜乐不一。那些府上公子或者小姐圆满进入内院的妇人们,各各脸上笑颜如花,仿佛能进入内院是一种极大的荣耀,能在同为贵胄世家的众人中高人一等。

    权势地位大过天,翰林书院内院学子的名头虽不能享誉天下,在金陵乃至整个容卿却是绝对的风光。世家贵族子女自小锦衣玉食,最不缺的便是荣华富贵,但若想家族长盛不衰,让家族风光永存,靠的绝不独是族中长辈,后起新秀也是不可缺少的存在。

    虽说名门世家看待女子,更注重贤良淑德。但若锦上添花,论才论貌都乃女子中的佼佼者,固然最好不过。男儿一心向往仕途,内有乾坤,满腹才华才是底气,想要与王爷们往来,光凭翰林书院外院学子的身份,委实得不到重视。

    正待众人心情不一时,容卿悠然起身,朝欧阳月等人行一师礼,问道:“山长,众位夫子,不知可否容容卿道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