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正文卷 第五十五章贺老四相亲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买包芙蓉王 书名: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元宝镇。

    “四哥!这儿!”曹德忠在元宝镇和鹞子山方向的必经之路上早就等待着。

    他旁边还有着一位,这人穿的大红大紫,包着头,缠着脚,脸上略施粉黛,容貌嘛,却有些惨目忍睹。

    但她却是这元宝镇一带最有名的媒婆,李如花。也就是贺老四之前给朱开山说的李媒婆。

    黑省地广人稀,一个镇子里有着几千人那就顶了天了,这媒婆的作用就不可忽视起来,哪个村有了待嫁的姑娘,哪个村有了到年龄的小伙儿,李如花啊,心里有着自己的一本账。一般的小门小户是请不起她的,她的起步价那就得是1两银子。

    所以,这有着姑娘家的看见李媒婆登门,那是清水撒地,好酒好菜的招待着。

    贺老四要求不高,只要不是丑他是都能接受,但就有两点,做的饭好,能生养。

    在曹德忠一出手就是2两银子的价格下,李媒婆心满意足的接受了贺老四这个超龄客户。

    “这就是贺爷?”远处,贺老四胯下青骢,身着雪白的坎肩皮袄,内搭的黑色棉短褂,一双崭新的皮靴,纵马飞驰而来,任谁远远见了,都得竖起大拇哥,赞一声“好汉子!”

    曹德忠没答话,他也被贺老四的夸张给惊着了,同时也是在心里发问,这就是贺知义?这真的是贺老四?

    贺老四走到俩人的马车前,对着曹德忠问道:“德忠,咱去哪儿?”

    曹德忠还在发愣,旁边的李媒婆看着贺老四这幅样子,心里那是乐开了花!不是她瞧上了贺老四,而是这2两的银子她是挣定了,三江口,哪个有着这样的骏马,哪个姑娘瞧不上这样的汉子呢?

    不是她吹,就贺老四这条件,那可是做一单成一单,这钱啊,跟白送的没有差别。

    “贺爷,咱去李家墩。”李媒婆抢着说道。

    “那走吧。”贺老四双脚轻轻提了下马肚子,向着青龙山的方向走去,这李家墩正在青龙山方向。

    “曹爷,咱得跟上!”李媒婆带着风韵的一眼可算是把曹德忠吓得缓过了神,驱赶着马车掉头,追上前面的的贺老四。

    “贺爷,这李家墩李满财的姑娘样貌是没得说。”等追上贺老四,李媒婆的嘴就开始嘚吧了起来。

    什么李姑娘条展腰细样貌好,能说会道好生养的,可是说了一大堆。

    贺老四听的那叫是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媒婆的话,能把黑的说成白的,丑的说成美的,好吃懒做,五谷不分说成知书达理,十指不沾阳春水。所以啊,他得亲自看,亲自瞧,这才有了自己相亲的荒唐事儿。

    不过现在,关东的人越来越多,这些年对于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的事儿越发的不讲究起来,自己给自己张罗媳妇,也倒不算少见。但这跟上姑娘家去看的,贺老四是头一个。

    进了李家墩

    贺老四骑着高头大马,大老远就看见个包着青头巾的女子在小溪边洗着衣服,衣裳不新,但洗的异常干净,4月的小溪还是山上的冰雪所化,不说直往骨头缝里钻,但也算是刺骨了。

    样貌嘛,贺老四没看清。

    但女子娴熟的捶打衣服,贺老四是看了个真切。

    “这女子是谁家媳妇?”贺老四对着李媒婆问道,那姑娘一副已婚的打扮倒是没引起他兴趣,这也只是好奇,最好让李媒婆别再夸李家姑娘,听了一路,这耳朵快磨出茧了。

    “那是杨寡妇,说来也是可惜,原本也是上杨村一等一的好闺女,样貌好,更是做得一手的好饭,嫁到这李家墩没过半年的好日子,被杜。”李媒婆朝着青龙山方向拱了拱手。“他家汉子因为庄稼被踩,仗着点武艺和杜爷的人理论,被马拖死。”李媒婆小声的讲着,一脸的惋惜。

    偶尔提到杜宝山,还小心的往周围看看。

    这杨寡妇也是刚烈的性子,丈夫死了,却侍奉起了公婆。娘家人劝了好几回都没回家,还让他们放弃让她再嫁的念头。听的贺老四是连连点头,心中感慨着好一个女子。

    “贺爷,这女子的身边可去不得?”李媒婆好心的提醒着。

    “嗯?”贺老四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满屯家的地被她卖了大半,一部分是给她公婆治病,但他公婆的病是治不好了,那是死了儿子的心病,无药可医,这不是糟蹋银子么。还听说,她要拿着这些钱去依兰府,找同知大人告状,起了兵剿了杜……”李媒婆又看了看周围,“所以啊,村里的人现在都不敢和他来往了,这村里的井都不让她用了,让她来这儿洗衣服,就怕和她牵扯起来,被杜报复!”

    李媒婆到这儿也就言尽于此了。

    这会儿工夫也就到了贺老四他们的目的地,李满财家。

    李满财一家人早就等着贺老四一行人上门,他家总共6口人,李满财两口子,3儿1女,这女儿是最大的,今年刚过18。

    李满财现在就指望着大女儿出嫁,这彩礼才能给自己的大儿娶门媳妇,所以,一大早,就在门口张望着。

    “李媒婆,你可算是来了。”李媒婆一下马车,李满财就颠颠的跑上来,热情的迎着众人往里走。

    “满财啊,这就是你未来的姑爷了!”李媒婆指着干净利落的贺老四说道,李满财刚才可是看见了贺老四骑着的青骢,那是一个两眼放光。

    进门坐下,李满财就迫不及待的提起了彩礼:“李媒婆,这10两银子的聘礼,没问题吧。”

    “李满财,你这是卖女儿还是嫁女儿啊?”李媒婆有些不忿,刚进门连口热乎水都没喝上,就提起彩礼。随即又给了李满财一个放心的眼神,表示贺老四彩礼这方面绝对不会差你的。

    李满财这才放心的张罗老妻去倒水。

    此时贺老四说话了,“这彩礼绝对没问题,但也得看我。这样吧,午饭,就在你家吃了,让你闺女给我们做顿饭。”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点碎银子,约莫有着7、8钱的样子,放在炕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