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中文 >其他类型 >女配修仙,保送升天 > 正文 第九十三章:不好意思,她是记忆天才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女配修仙,保送升天-正文 第九十三章:不好意思,她是记忆天才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梅耳兔 书名:女配修仙,保送升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啧啧,何必,本是兄弟,却反目。”欧阳震砸吧嘴感叹道,不知道又勾起什么事,让他患得患失,“我有一个好兄弟,为了我,可是连命都没了。”

    “啊?你在说什么?”姜岫眠问道。

    “没什么,好了,让我去招灵袖中世界,我把许定的衣服还有双刀拔下来,做戏要做全套吗?”

    ......

    “敬业!。”姜岫眠看着突然反常积极的欧阳震,不禁竖起大拇指。

    不出一会儿,‘许定’站到自己身前,姜岫眠看着他扒拉头发,感慨道,“你还挺适合角色扮演,挺像的。”

    欧阳震不屑道:“黄泉铺做的就是扒皮抽筋的生意,业务自然就熟络了。”

    “啊,你扒了许定......”

    “怎么可能?这小子的皮相我不仅能学的相,就能骨相也能学的八分像。太简单了。”欧阳震轻描淡写抖了抖手指,指了指他的脸,“我有天蚕皮,这东西就像人皮一样,画谁的脸就是谁了。”

    “厉害,还有吗,分我一个。”姜岫眠看着他笑道。

    有这东西,以后逃命不也是超级方便,谁也别想脱下她的千层马甲。

    “有,不过这是一次性的,我也只有这一个了,你想要这个,就得自己做。”欧阳震把一玉笺随手丢给姜岫眠,“就知道你想要这个,这个你先收好,后面我告诉你怎么做天蚕丝皮,好久没恢复人身了,且让我活动一下筋骨。”

    ‘许定’原地打起了类似太极拳的拳法,别说还有模有样。

    姜岫眠把玉笺轻轻收入乾坤袋中,这东西还是等等再看,现在最重要的是那狼王压着的那阵眼,这东西可是无价之宝。

    两头小狼突然分别跑向两只大狼,不断哇哇叫。

    看黑白狼王的脸色,姜岫眠就知道定是欧阳震到了山洞前转悠。

    然后那两只大狼莫名其妙好似心灵感应般,一起往外面冲,整个山洞突然空落落下来。

    姜岫眠赶紧便御剑冲下,来到那一直被黑狼王死死压着的石块前。

    不是什么阵眼,但是看着轨迹,好似是一块地图拼片,只不过周围有些破损,看不太清楚。

    她立刻将这片痕迹记了下来,刚把这块破损地图拷贝下来,便感觉一股热浪朝自己袭来,几乎是肌肉记忆,她下意识跃到宿秋剑上,往上飞去。

    而若是晚上一分半刻,只怕她早就驾鹤西去了。

    “好大的胆子。”黑焰狼王震怒道,“派只小黑猫来我面前用调虎离山之计,人类你真是活腻了。”

    欧阳震十分委屈道:“这破身子受限制,我十之一不留的修为根本展现不出,不然我嘎嘎乱杀。”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姜岫眠朝欧阳震一招手,欧阳震的身体便立刻虚幻起来,轻飘飘朝她飘来,这外部的身子本就是用姜岫眠微弱的灵力拈出来的,和散沙也没什么区别。

    “居然是灵体宠物,真是小瞧了你。”黑焰狼王撇头朝白狼王看去,“我们的恩怨之后再说,现在,我要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给杀了,不然我焰狼一族的秘密就流出去了。”

    “我说,是误会,这个秘密外面三岁小孩都知道。”姜岫眠朝着黑狼说道,“就是刚刚摆在地上的那什么涂鸦,你往外面一走,便是那些成天光着屁股玩的小猴头都是知道的。”

    “怎么可能,这东西,我一步都未离开过,怎么会流传到外面去。”黑狼大声吼道,一个箭步冲到石块上面,狰狞般看着姜岫眠,“你这不要脸的人类,尽是满嘴胡说。”

    “哦,那你告诉我,你刚刚出去多久。”姜岫眠直面黑狼一双怒眼,“没有一炷香时间吧。”

    “你这图有多大。你一整个身子都盖不住。”姜岫眠再次问道,“你若是完完全全,一笔不差记下这一东西,需要花多久时间。”

    “你什么意思。”黑焰狼王骂道。

    “你等我说完,说完后,你杀我还不是拈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只不过,我见不得你被骗了。”姜岫眠一板一眼道,“这种东西,你应该少说也需要花上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完完全全记下吧。”

    黑焰狼王看着石块上的图腾,确实如眼前这个小女孩这般说道:“不错,此图繁琐,一笔一画混若天成,时而间断时而连笔,根本毫无规律可言。这张图,我可是画上两个月的时间,才记住。”

    “那就不错了。”姜岫眠站在宿秋剑上,指着地上绘有图案的石块,“这,东西,就是外面十文钱就能买到的儿童绘本,所以我说你被人骗你。黑狼王啊,黑狼王啊,你守这块破石头这么久,原来确是不值一钱。”

    “什么,小姑娘,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儿童绘本,这明明是我族至高无上的传承!”

    “好,口说无凭。”姜岫眠提着宿秋剑,轻功点地,在另一块石壁之上,提剑复刻。

    绘笔丹青在她手中悄然成画,不过一柱香时,一模一样的图案完完全全在这块石壁之上呈现。

    黑焰狼王看着石壁上那幅画,又看了看自己身下这石块,它眼神之中三种神情轮番上演,满眼疑惑,不可相信,愤慨暴怒。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这一模一样,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再这么短时间里,把它记了这么久的东西画的一模一样。

    怎么可能会是外面的儿童绘本,它分明从未踏出禁地半步,怎么会流出去?

    好似发疯一般,将身下的石块锤的粉碎:“什么,我居然被骗了这么久,为了这东西,被困在这里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

    一团纯质紫焰朝姜岫眠身后的石壁轰然攻去,霎那间,石墙崩塌,整个山洞不断摇晃。

    “弟弟,哈哈哈,原来那些老家伙让你守得东西,居然是个这么东西。”白焰狼笑着道,“看来我也没什么好何你争的了,啧啧啧。”

    “好可怜啊,原来到头来,还是棋子啊。”白狼王的声音还未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