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九叔世界开棺材铺的那些年-正文卷 第182章 白莲逝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雨夜写书人 书名:我在九叔世界开棺材铺的那些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这个妖人,你这个妖人!”

    空明禅师声嘶力竭,面容狰狞,哪里还有半点,出家僧人的模样。

    许平施展的术法,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能够轻而易举的,  玩弄他人的内心,这便是他情绪失控的源头。

    听着他的咒骂,许平嘴角噙着笑意,一步步走了过去,站在他面前,沉声说道:“空明禅师,  请接受我的审判吧。”

    话音刚落,  许平周遭圣洁光芒大盛,将面露惊恐的空明禅师笼罩其中,丝丝缕缕的白光,顺着他的七窍钻了进去。

    霎时!

    方才还面容狰狞的老和尚,沉寂下来,双目无神,木讷地站在原地。

    而在他的内心,却正在受到来自圣灵术的谴责。

    “贫僧……空明,乃法华寺戒律院首座,白莲教第一护法……”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瞠目结舌,大吃一惊。

    白莲教第一护法……

    竟然是南粤佛门圣地法华寺戒律堂的首座,这隐藏的也太深了吧,有这样一个奸细隐藏在法华寺,那这法华寺的武僧,究竟有多少人,其实就是白莲教的教众。

    所有人,包括许平都纷纷侧目,  看向同样呆若木鸡的一众武僧。

    “小许,别让他们跑了。”

    鼎湖真人轻声说道,  许平点了点头,上千纸人一哄而散,仍旧将法华寺团团围住。

    “三十年前,师父想要联和南粤众门派,对白莲教分舵行动,贫僧在师父的斋饭中,掺了无色无味的断魂散,抢先一步将他杀死,阻止了这场行动……”

    【罪行:弑师!】

    “原来当年普慧上人的死,竟然还隐藏着这样的秘辛……”鼎湖真人一脸惊愕,轻声喃喃。

    “二十六年前,贫僧带着师侄圆本下山与白莲教共商大事,不料被神光寺发现,随即与白莲教一起杀上神光寺,神光寺上下无一人幸免……”

    “……”

    【罪行:灭门!】

    此时,众人已经不愿再多说一句话,只是一脸阴鸷的望着这个作恶多端的老和尚。

    “十三年前,  贫僧发现了空师兄在山下,竟然有一私生子,贫僧心中大喜,当即就命人将其劫走,并以此要挟师兄,彻底控制法华寺上下……”

    “九年前……”

    “三年前……”

    一桩桩一件件人神共怒的罪行,从这位被称为得道高僧的老和尚口中说出,不亚于晴天霹雳打在众人心头。

    尤其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其中的一些细节,若不是参与其中的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这也就从侧面证明,这些罪行,的确是他曾犯下的。

    “无量天尊!”

    张凤义道长微微摇头,心中唏嘘不已。

    靠!

    这,魔鬼在人间的现实版啊!

    许平暗骂了一声,便见到空明老和尚睁开双眼,心智清明。

    只是怔了一下,他就脸色一变,转为猪肝色,丹田之处好似插入一把匕首,在疯狂地搅动。

    传遍全身的痛苦,令他不由自主地叫出一声,便仿佛被捏住喉咙般,叫声戛然而止。

    心头万蚁啃噬,酸痒难耐,痛苦加倍。

    已经是令他,发不出任何声音。

    即使是站在那里,并无利刃加身,众人也能从他的表情中看出来,此时此刻,他正在感受极致的痛苦。

    一旁的了空大师的杖责已然结束,已经是一脸灰败,宛若死尸。

    而紧接着杖责的,便是万箭穿心之痛,一道道无形的利剑,在心头穿过,每一剑落下,了空大师的生机,便弱了几分。

    在圣灵降下的刑罚,还未结束之前,受到圣灵刑罚的人,是不会死去的。

    法华寺的两位高僧,当面自述罪行,便遭到如此刑罚,这对于诸多的法华寺僧人来说,都是这辈子不会忘却的震撼。

    杀鸡儆猴,亦是当面受刑的一种作用。

    今夜过后,许平这個名字,必然会深深烙印在在场众人的心中,就是他,以一己之力,令法华寺的两位高僧,毫无反抗之力,承受自己的恶果。

    但许平已经没有去看法华寺的两位师叔祖,他的心头一直盘旋着一个问题,从两人的口述中得知,这两个竟然都不是白莲教的教主。

    那谁是?

    许平的目光在众人身上徘徊,在场众人,无人敢与他对视,要么低头避开,要么扭头过去。

    略微沉吟过后,许平转身走向张凤义道长,问道:“道长,再试一次吧。”

    张凤义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当即盘坐下去,再度取出天机盘,卜算了起来。

    天机盘绽放耀眼清光,两道精光射进张道长的双眼,盘面上的日月星辰,围绕着天机盘开始慢慢旋转。

    这次他是按照之前的方式,以不久前在追杀路途中,得到的白莲教教主的鲜血为引。

    少倾,一条血线从天机盘中,徐徐飘出。

    而在场的所有人,也不再去看受刑的两位老和尚,纷纷盯着那条血线,想要看看,那个强大的魔头,究竟会是谁。

    此时,许平还在暗自分析。

    香火气息为引,能够寻找的方法,想必那个魔头定然知道,而在他发现我们得到了香火气息之后,肯定马上就转移了。

    想要栽赃给这位了空大师。

    而这些信息,我们并不知晓,若不是留了个心眼,说不得还真让他成功了。

    那如果是这样,用原本的方法,或许能够再次定位到他的下落。

    只是不知道他如今,是否还在南粤,还是又逃到别的地方去了。

    这些鲜血并不能保存太长时间,只须拖过十天左右,到那个时候,人海茫茫,根本无处可寻。

    “唉!”

    许平正自顾自想着,回过神来之后,便惊讶的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自己。

    随即他赫然看到,那条血线,已近在咫尺……

    ?

    什么情况?

    魔头竟是我自己?

    许平愕然失色,一时间,哑口无言,而鼎湖真人和张凤义,也是一脸懵逼地看着他。

    “啊这……”

    “许,许道友……”

    自家知道自家的事,许平慢慢回忆,究竟为何,这条红线会盯上自己。

    猛然间,

    他想起了无底洞中的那两颗菩提珠。

    许平本来就觉得那一串散发着佛蕴的菩提珠,很是诡异,但之前一直没朝那边想,但现在貌似……

    从无底洞中取出两枚菩提珠夹在指间,那条血线如同看到美味的食物,猛地加速窜射而来,撞在两颗菩提珠上。

    魔头找到了!

    眼见这一幕,鼎湖真人不由蹙起眉头,“小许,这颗菩提珠是从何而来?”

    “就是之前他脖子上戴着的那串。”许平一指地上胖和尚圆本的尸体,朗声说道。

    “什么?!”

    鼎湖真人吃了一惊,惊愕道:“原来多日来,苦苦寻找的魔头,一直就在我们身边。”

    “而且,他还参与了我们,商议的计谋。”

    魔头化作一串菩提珠,又或者,这就是他的本体,一直就在寺中,但他们却并不知晓。

    其他的修士也是议论纷纷,对于这个惊人的发现,感觉多有些羞愧和恼怒。

    被这几个僧人,玩的团团转。

    如何不气。

    激进些的,甚至对周遭的所有法华寺僧人,都抱有成见。

    而那些法华寺的僧人,也是五味杂陈,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实在太匪夷所思。

    许多人都在怀疑,佛是真的存在吗,为何作恶多端的妖人,藏匿在佛门之中,却无任何警示。

    为何魔头能在佛祖眼前横行……

    许平道:“鼎湖真人也不用自责,这也不能怪你们……”

    说实话,那个魔头的隐匿术法,的确有些厉害,即使他用望气术来看,也发现不出任何问题。

    鼎湖真人摇了摇头,道:“小许你也不用安慰我,若是这次放跑了那魔头,日后再造下什么罪孽,那可就都是我的。”

    许平摇头道:“还有机会,真人你不必……”

    “等等!”

    张凤义忽地叫了一声,两人立刻回头看去。

    只见这位张道长,双眼已然流下血泪,想来操纵这天机盘,耗费了太多的精力,已经出现了反噬的情况。

    不过在在他身前的天机盘中,又飘出一丝血线,顺着徐徐夜风,向着山下缓慢飘去。

    ……

    在众目睽睽之下,法华寺的两位高僧,为自己曾犯下的罪责,受到应有的惩罚。

    随即,双双死去。

    而法华寺的其他僧人,则交给了其他的修行人,与附近的修行门派,共同来甄别他们其中的哪些人,是白莲教的教众。

    对于法华寺来说,从今夜开始,注定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九叔与风老等人姗姗来迟,他们带着灵异调查处的一些人,以及紧急唤来的修士,接管了法华寺。

    而许平则是与鼎湖真人、张凤义道长,追着那条血线而去。

    眼见许平再次离去,顾念花只得跺了跺脚,垂头丧气,跟在师父身边,处理剩下来的琐事。

    ……

    南粤省城。

    靠近天字码头的一个酒馆内,一个脸色惨白的中年人,脚边放置着不少空酒壶,而手上还提着一个,正在大口畅饮。

    他面皮白净,长相很是儒雅,额头饱满,而喝了这么多的酒,脸上依旧容色不改。

    他手腕上缠着一串菩提珠,但细细看去,便会发现这菩提珠,只有一百零六颗,当是少了两颗。

    一百零八颗,亦追求百八三昧,而断除百八烦恼。

    从而使身心达到寂静的状态。

    但此刻,他却心乱如麻。

    手中酒虽烈,但浇不灭心头的惆怅。

    偌大的基业,顷刻间瓦解,这是谁也无法接受的事情。

    如今唯一能够活下来的办法,便是立即下海,逃往海外,以图东山再起。

    他打听到今夜会有一条船,前往东瀛,此刻便是想要在临行前,再品尝一下南粤的烈酒。

    “许平……”

    中年人口中,默默念叨这个名字。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时,只是以为是一个有些出色的年轻人,还不曾过多关注。

    但当亲眼见到之时,却已经发现,对方的道行之高,已达到惊世骇俗的地步。

    自己虽然一路被追杀,受了些伤,颇为狼狈,但好歹也是白莲教的教主,一身道行修为在这世间,也是顶尖的存在。

    可在面对他时,竟然是束手无策。

    引以为傲的控心法术,甚至对他,起不到任何作用。

    “当今世上,何时出现如此人物,我却一直未曾觉察到,难道真的是蛰伏多年,变成了井底之蛙么?”

    中年人哭笑不得,心中五味杂陈。

    “呜……”

    停靠在码头的货轮,发出轰鸣声,人站在钢铁巨物前,竟显得如此渺小。

    从酒馆出来的中年人,瞧着海面上的货轮,尤其是那两侧黑乎乎的炮管,心中一动。

    “大概……”

    “也许……”

    “真的是时代变了。”

    中年人心中不禁想到,自己的思想,似乎还停留在以前。

    倘若自己不是在民间作威作福,而是吸纳军阀进入白莲教,发展火炮长枪,去和他们争夺天下,分庭抗礼,或许才是正路。

    陡然被自己这个想法惊到的他,心中浮现出一个念头。

    东瀛弹丸之地,仰慕天朝上国许久,而在革除旧制之后,发展似乎不错。

    以那里作为根基,发展军力,也许能够起到不错的效果。

    此时,他心中再度燃起希望的火苗,以自己一身道行和能力,到了那边儿,肯定会受到诸多上流人士的追捧。

    迈着希望的步伐,中年人的脚步,越发地轻快,甚至在想透了这一点后,心中变得无比雀跃。

    可刚刚走出两步,夜色中的一抹红线,好似索命的毒蛇,徐徐飘了过来。

    而面前的夜色中,一道身影从虚空中走出,一声长衫,脚下还踩着布鞋,打扮的与码头工人,也没差多少。

    “许,许平!”

    他嘴唇微颤,刚刚燃起的火焰,被一桶冰水,当头浇下,浑身发冷,止不住地颤抖。

    身后,鼎湖真人与张凤义两人,疾步赶来,前后堵截,喝道:“魔头,这才看你往哪儿逃!”

    中年人脸色阴暗,环顾三人,沉声道:“让我束手就擒,是万万不可能的。”

    “今天,我就是死……”

    “也要拉你们下水!”

    许平摇了摇头:“你的心已经乱了,没那个机会的。”

    “属于白莲教的时代,结束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