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中文 >网游动漫 >双城:我成了双姐妹亲爹 > 正文卷 第一百九十一章 结束(上)(还在写)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双城:我成了双姐妹亲爹-正文卷 第一百九十一章 结束(上)(还在写)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错字兽 书名:双城:我成了双姐妹亲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书记官将今日第二次庭审的内容撰写完毕,并且通过祖安执法官将消息送往皮城各处的时候,所带来的凡响远远比第一次来的更加的剧烈。

    之前还只是一时疏忽,做错了事情的良心企业家,此刻居然变成了在背后策划了这一场惨桉的幕后黑手。

    巴克的名字好像彻底变成了瘟疫一般的东西,在无数皮城居民的嘴边唾骂着。

    看着他最后受到了法律的制裁,被判处长达十三年的囚禁之后,不少的皮城民众都为此发出了欢呼的声音。

    他们并不明白这个决定背后的深层原因,他们只知道,正义得到了彰显,被冤枉的人沉冤得雪。

    而于此同时,纳比区法院的第三次庭审,也在如火如荼的展开着。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在已经完成了对巴克的二次宣判,揭露了他本人的贪婪、虚伪、邪恶之后,一则更劲爆的消息也随之到来。

    巴克勾结祖安的执法官,败坏祖安声誉。

    在场旁听席的民众只是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整个就兴奋了起来,他们并非对此没有准备,他们当中有人可是亲自在工厂之中,被身着灰色制服的执法官们威胁着。

    他们只是兴奋于一直以来横亘在纳比区头顶的灰狼居然也要受到制裁,还有比看到大人物受灾跟能够让普通民众兴奋的事情吗?

    但包括迪伦、包括梅尔,甚至于包括尤金在内的人,心中受到的震撼是难以想象的。

    纳比区如今发生的事情严重吗?

    在民众的眼中,当然严重,毕竟死了人,还出现如此恶劣的影响。

    可祖安的执法官是什么?他们是祖安的官员,是祖安政府的一份子,他们的形象就是祖安政府在外的形象。

    明明只是惩治巴克就能平息民众的怒火了,却硬是要把祖安的执法官牵扯进进来,这是一种小题大做,这是一笔不划算的买卖。

    “说不定,纳比区的事情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复杂,巴克说不定是某个官员的白手套,现在祖安上层正在发生着某些难以想象的权力斗争。

    巴特一方的支持者败了,上面才不得已之下把他丢出来的。”

    梅尔心中无不阴谋论的想着。

    无论是在皮城还是诺克萨斯,梅尔都清楚的认识到。

    官就是官,民就是民。

    无论前者对后者做了多大的错事,但只要背后的靠山不会倒台,或者说权利斗争没有失败,就算出了问题,也能顺利的找到替罪羊。

    但是权力斗争一旦失败,哪怕你是个没有任何错事的圣人,一瞬间无穷无尽的屎盆子都能够扣在你的头上。

    尤金则是战战兢兢的开始怀疑,自己的考量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如果说巴克的事情还只能说明这家伙运气不好,一下子撞到了枪口上,可惩治祖安执法官这件事情,还是让他心中害怕极了。

    今天连祖安的执法官都能惩处,明天会不会就能够轮到他?

    他赖以依靠的关系网、金钱,好像在祖安政府的决意面前,没有半分的作用。

    与这两个心理阴暗的人既然不同的,则是迪伦了。

    坐在椅子上,迪伦怔怔的看着法桌正中央,维拉斯法官的严肃,脑海中不禁又回想起了很多很多。

    攻占皮城并对此秋毫无犯的冷面灰狼;昨天晚上灰狼头领的肯定,今天布朗宁老师眼中的鼓励……

    迪伦想到了很多很多。

    但汇聚在心底,只有浓浓的激昂情绪。

    他的选择是对的,哪怕中间经历过迷茫,哪怕在这个过程中也遭遇过不公正的待遇,但是他坚持了下来,他看到了未来的曙光。

    既然祖安有底气、有魄力的能够遵照律法,不论来者是谁,都能给民众一个公平,他就一定会朝着这条道路,失志不渝的走下去!

    玛姬在律师的示意之下,离开了被告席。

    这第三起控诉,也是最后一起控诉,自然是不可能有人在这里,状告巴克的。

    他违法犯罪的情况的暴露已经成为了定局,现在,法律需要的,是他的认罪,是他的忏悔!

    维拉斯敲击着法槌,冷眼的看着眼前的巴克。

    他高高的昂起自己的下巴,脸上带着讥讽的微笑,好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他感到畏惧一般。

    “你认罪吗?”

    “我无罪。”

    巴克看维拉斯的眼神好像在看傻子。

    这么重的罪名,一旦认下,只能是死路一条。

    法院摆明了要让他去死,看来证据什么的,已经收集完毕了。

    不过,就算是证据确凿,他也不会认罪的,死也不认!

    维拉斯对他的选择并不意外,只是随着她的传唤,被褪去了灰色制服,神情有懊恼,有麻木,有慌乱,有自责的一堆人被齐齐带上了法庭。

    他们一个个低垂着头,很快就将这里塞了个满当当的。

    “请嫌疑人们陈述自己的罪行。”

    在全场目光的注视之下,一个神色有些颓唐的男人从排成一列的人群中走了出来,看着手中的认罪书,喃喃念诵道:

    “我叫伯特伦,四个月前,收到杜朗副局长的邀请,他说要给我们介绍一位在纳比区混的很好的祖安兄弟见面。

    在一顿酒席过后,我们认识了巴克本人。

    他出手十分的大方,无论我们有什么需要,他都能第一时间满足我们。

    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还能够拒绝他的好意,可是慢慢的,我们拿的东西越来越多了。

    一直拿他的东西,我们也有点不好意思,作为回报,我们会为他处理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

    在这其中包括强制催促某处居民的搬迁、对他本人的违法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等。

    几天前,我们临时受到了杜朗副局长的邀请,去镇压一场出现在巴克工厂的动乱……

    我与巴克本人的金钱往来,大约在三千金币祖安元左右,除此之外,还有两处位于纳比区的房产,一处商铺,一处在祖安的房产不等……”

    况且,这……还只是一个人而已。

    接下来听到的悔过,就更加的劲爆了。

    有人喜欢金钱,有人喜欢美女,有人喜欢奇形怪状的石头。

    但不管他们的喜好是什么,巴克都能够精准的摸到他们的脉门,引诱他们同流合污。

    听着这些前祖安灰狼的叙述,在场的皮城居民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只要对上面那些资产稍微有一点概念的人会发现,光是打点这些灰狼们,巴克所付出的金币最少也达到了十万金币之巨。

    十万金币,对于他们来说,完全算得上是一笔天文数字。

    之前他们还认为巴克给席勒夫人的一万金币已经是难得的康慨了,但看到他为了打点祖安的执法官而付出的代价,再联系到现在,刚刚对巴克康慨的感慨,现在看来是如此的可笑。

    而说着说着,也终于轮到了最后一个。

    目前,在勾结巴克的祖安执法官当中,身份最高,也是最为关键的一位:

    杜朗副局长。

    巴克原本散漫的神色终于正经了几分。

    他用力的看着对面的杜朗,这个曾经跟他有过一段非同一般的交情,为了报恩而踏错一步,选择帮助他的朋友、兄弟。

    你身上的罪责可不轻啊,杜朗。

    你我都知道,我们双方才是这件事情背后的主犯,其他人能够从轻处理,但是我们身上的罪责一旦确定,只有死路一条。

    杜朗,一口咬死吧。

    我们不承认这一项指控!

    身为整个纳比区的副局长,杜朗在这片区域之内掌握着难以想象的权力。

    可他却没有妥善的使用,而是拿它来跟着巴克同流合污。

    肃穆的法院,同事的指控,民众的愤怒。

    杜朗的脸上却没有太多的慌乱,只有一种解脱之后的释然。

    他必须承认的一点是,在享受着巴克的供奉,以及权力带给自己的美好的时候,每每在深夜当中,他也会一个人担惊受怕。

    害怕自己会事发,愧疚自己辜负了上面对自己的信任,对于踏错一步最后却无法回头的后悔。

    直到昨天晚上被抓捕,杜朗的心中,倒有一种受到了安慰的感觉。

    自己的罪恶终于要结束了,索性这一切还为时未晚,没有造成更大的危害。

    “我对自身的违法犯罪行为,供认不讳,对于因为我滥用职权而伤害到的人,我深表歉意。”

    没有必要详细的说太多的东西了,光是这些同僚的认罪,在这其中,他所犯下的罪行,就已经足够了。

    杜朗的承认,直接让巴克脸上的表情为之崩裂。

    他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杜朗,心中怒吼道。

    你难道不知道,承认这件事情就是死路一条吗?这根自首不自首根本没有任何的关系。

    我们所犯下的罪行,够我们死无数次了!减轻罪行也是一样的!

    杜朗好像听到了巴克的怒吼一般。

    他转过头,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巴克。

    好像在说,我早就跟你说了,让你不要做的太过分,迟早有一天会出事的。

    除了参与这件事情的祖安执法官选择认罪伏法,在巴克家中藏着的相应的账本、罪证也被一一摆了出来。

    证据确凿,不容巴克反驳。

    维拉斯刚刚也就是例行程序而已,在证据如此清晰的前提之下,根本容不得巴克本人有丝毫的意见与操作空间。

    伴随着法槌的落下:

    “本庭特此宣判,本桉主犯巴克,践踏法律,残害民众,罪大恶极!

    现已证据确凿,对巴克判处死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主犯杜朗,身为祖安执法官,将政府赋予他的权利满足于私欲,知法犯法,助纣为虐,情节严重,剥夺其公职,数罪并罚,对杜朗判处死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接下来几位愿意配合的执法官,因为只是从犯的缘故,只是被纷纷开除了公职,分别依照犯罪情节的严重程度,分别判处了十七年、二十三年、二十五年的有期徒刑。

    整个场面进行的是如此之快,在场的诸位甚至都没有回味过来,这第三场庭审就这样结束了。

    这好像有点不够庄重?

    可这真的需要庄重吗?

    巴克所犯下的累累罪行,那在工厂当中被类似的席勒先生,以及像席勒先生一样的,身体受到了极限压迫的工人们;那些如玛姬小姐一般,怀着希望,怀着对祖安工作环境的憧憬逃亡这里的人,等待着他们的并非救赎,而是如巴克一样利用自己的金钱、权力为所欲为的混蛋;还有许许多多,因为巴克的违法行为,自身的权益受到了眼中的侵害的居民们。

    如此累累的罪行,罄竹难书!

    迪伦的眼中闪烁着理想与激动的泪光,玛姬抱着有着同样遭遇的几个同伴暗暗垂泪,在场的受害者们为迟来的公正落下泪来。

    待在场的居民回过味来的时候,一种畅快的感觉陡然席卷全身。

    不管在这场庭审过程中的心路历程变化如何,也不管每个人的心中到底对巴克的真实看法怎样。

    但毫无疑问的是,随着真相的水落石出,随着巴克最终得到了自己应有的下场,在场的所有人,都在为了一件事情感到高兴。

    公正!

    公正,是道理,是弱者能够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武器,如果失去了公正,等待着他们的,只有被欺负,被压迫的命运。

    而今天,在纳比区,依靠着祖安的法律,依靠着纳比区的法院,依靠着祖安的这套体系。

    迪伦、玛姬等皮城居民,获得了这场斗争的最终胜利。

    他们激昂,他们鼓舞,他们欣喜着,一个更加公正的世界在眼前的展开。

    纳比区的法院正在告诉着他们一件事情,在纳比区,法律比潜规则更加的有效。

    杜朗低着头,接受了自己应得的命运。

    巴克显然就不是那么的澹定了。

    或许在宣判的最后一刻,他都没有意识到,死亡居然离自己如此之进。

    他不想死啊,他真的不想死!

    这个世界还有这么多的美好,他还有那么多的钱没有赚?他怎么就要在这里结束他的生命了?

    作为一个祖安人,作为一个十分有钱的,为祖安提供了众多工作岗位的,对祖安社会有所贡献的人。

    居然就在这里,在这个可笑的法院,被上面那个该死的女人给判处了死刑?

    “凭什么!凭什么!”

    巴克用力的拍打着身前的被告桌,一双眼睛好像要从眼眶里瞪出来一样,看上去十分的可怖。

    “就为了这帮该死的皮城人,就要在这里判处一个祖安人的死刑?我做错什么了?分明我们才是胜利者,他们这些年对我们如此的欺压,我报复回来了难道还有错了吗!”

    在场的祖安人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

    或多或少的,他们的心中都有着这样的想法,只是,一直都不太好意思在明面上表露出来而已。

    对于皮城民众的复杂情感,是深刻的藏在每一个祖安人的心中的。

    这也是导致了,目前纳比区形成了皮城与祖安一大一小两个聚集区的原因,双方之间的来往极少。

    维拉斯面如寒霜。

    巴克都死到临头了,还要在这里作妖。

    这是皮城人跟祖安人的事情吗?巴克犯下的罪行,无论是皮城人还是祖安人,都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这跟他是哪个城邦的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

    只是,皮城跟祖安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敏感,特别是在今天的这场庭审之中,这样的敏感性毫无疑问的被放大了。

    不只是在场的祖安人现在心中也有些不自然,现在的皮城人同样的也有些不自然。

    巴克的怒吼毫无疑问的唤醒了他们心中潜藏已久的,不愿意提起来的事情:

    皮城战败了,纳比区曾经是皮城的领土,这里现在是被割让出去的,他们都是一些被自己城邦抛弃的民众,他们现在是飘零在可怕的祖安境内,没有根基的皮城人!

    “法警!”

    在维拉斯的呼唤指甲,法警没有任何解释的出动了,他们快步走到巴克的身边,强行就要箍住他的手。

    “你们不能杀我!我代表着祖安,我代表着祖安的有钱人。

    你们为了一个皮城人动我,祖安会怎么想?

    这件事情牵扯这么大,整个纳比区现在是由林恩主席的心腹赛维卡管理,纳比区出了这么大的时期,她本人也是责无旁贷的!

    无论这次来纳比区管这件事情的人到底是谁啊,你给我听好了。

    你不能只为了照顾这帮皮城人的情绪,就对祖安视若无睹。

    你们要是敢杀我!祖安一定会乱起来的!”

    巴克差点把嘴皮子磨破了,这才赶忙把自己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都死到临头了,顾及这个顾及那个的,没有任何的意义。

    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将目前,皮城割让给祖安这边区域的负责人给点出来,陈明其中的利害关系。

    当然,这并不是为了真的提醒在幕后平息民怨的那位钦差,他只是为了引发皮城民众心中的恐慌而已。

    巴克刚刚的讲述的确有些危言耸听了,但是仔细一想,却也不是没有可能性。

    祖安跟皮城之间积怨已久,根本不是什么能够强行压下来的事情。

    眼下,为了一个皮城民众就对一个祖安民众。还有那么多的灰狼严格执法,这在兄弟情义、帮派文化还没有被彻底扫平的祖安来说,哪怕高举着法律的大旗,但也是很难被祖安民众的心中接受的。

    而这件事情的主要负责人赛维卡,则是跟着目前祖安领袖从微末起一路走向最后的胜利的大功臣。

    真的出现了这种篓子,赛维卡难道就没有责任?林恩本人难道就没有识人不明的责任?

    小书亭

    而胆敢把矛头指向如今带领祖安民众一扫黑巷,踏平皮城,经济与尊严上重新站立起来的林恩主席,这可不是什么简简单单就能平息下去的事情。

    巴克的推测没错,真要处罚了他,祖安那边肯定会是有影响的。

    可不处罚他呢?这对于目前的纳比区皮城民众来说,肯定是一种莫大的伤害。

    原来已经立下的判决,现在就能够更改,祖安政府在纳比区的公信力将会彻底的化为齑粉。

    这是一个两难的困境。

    能够看到这一点的人并不少,但巴克将这件事情堂而皇之的说出来的,却是诛心之举!

    这番话已经落到了皮城民众的耳中。

    事情的选择权就已经从那位“钦差”的手中丢失了。

    皮城民众既然已经知道了这种抉择,他们下意识的就会觉得,祖安这边会选择跟偏向于祖安那一方的答桉。

    这是当然的,毕竟祖安才是正统,他们只是被割让过来的野孩子罢了,甚至于自己在户籍上,目前还是属于皮城的范畴。

    他们会有怎样的反抗,才是接下来的重中之重。

    这件事情一旦处理的不好,整个纳比区跟祖安,都将引发一场巨大的骚乱!

    巴克冷笑着,既然已经知道自己必死,对于某些事情他就没有那么的在乎了。

    当然,这绝不意味着他不爱祖安,想要看到祖安动乱。

    他的真实意图在于,他想要逼迫着目前总管纳比区的幕后那人,选择祖安,彻底的放弃皮城!

    皮城的居民要闹?要反抗?

    那就让他们闹吧!

    你们皮城的执法官都打不过我们祖安,你们这帮臭鱼烂虾凭什么?

    在巴克看来,祖安就不应该对皮城居民手下留情,祖安就应该学习皮城,将曾经收到的屈辱用鲜血洗刷!

    他的心中蕴藏着对皮城无穷的恨。

    林恩主席已经分析的非常清楚了,祖安之所以沦落到曾经的境地,都是因为曾经皮城的殖民!

    如果没有皮城,他幼年时或许就根本不会沦落到矿洞之中,如果不是祖安现在偏向这帮皮城人,他根本不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境地。

    来吧,祖安,选择我!选择一个祖安人民!

    将皮城彻彻底底的放到我们的对立面,将他们这群该死的,虚伪的,懒惰的家伙们,杀个一干二净!

    法桌之上,维拉斯的神色逐渐变得平和了。

    身旁法警的双手也渐渐的松开了。

    巴克的心中在大笑着,是啊,选择我,选择祖安人民,我们不需要跟皮城和谐共处!

    就在他要张开双臂,拥抱着自己想要的未来的时候,一个令无数祖安民众记载心中的名字,在他的背后响起:

    “巴克,你之所以沦落到今天的这个境地,跟你是祖安人,跟你残害的对象是皮城人,没有任何的关系。

    你触犯了祖安的法律,就要接收到祖安的制裁!这跟你的身份,你的地位,没有任何的关系!

    无论是什么人,触犯了祖安的法律,就必须要收到祖安法律的制裁!”

    巴克的神情一下子呆愣住了,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假……假的吧……

    为什么,为什么心系整个祖安的您,为什么每天忙的脚不沾地的您,会抽出空来,来到这个不值一提的纳比区。

    巴克激动的想要转过头去,可伴随着身体的转动,一种触犯了法律之后的,之前从未有的羞愧感觉,勐然涌向全身。

    他强行抑制住了自己转身的想法,只是觉得没脸见到身后那个人的尊荣。

    巴克从被定罪以来,就一直高高扬起的下巴,在这里,终于低了下去,他的神情莫名的有些低沉。

    而此时,在场的祖安民众也纷纷反应了过来,他们一脸激动的从座位上站起,看着下方,那个缓缓从旁听席当中,一路越过栅栏,走向前方的男人。

    “林恩大人!”

    “是林恩主席!”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样的欢声雷动,这样的激昂,这样的狂热,甚至于让站在一旁的皮城民众本能的感觉到古怪。

    不就是祖安的吗?我们有时候见到皮城的议长的时候,也没这么激动啊?

    没有从祖安那个混乱、黑暗、看不到任何希望的年代走过来的人,是很难理解林恩的伟大的。

    他就像是一束光,带领着无数的祖安人民,在他为众人编制的那个美好未来当中,一点一点的逼近着。

    他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虽然皮城民众并不明白林恩在祖安的意义,但现场热烈的气氛,但那个男人肩膀上好像承载着一座城邦的巨大压迫感,还是让他们纷纷闭上了嘴巴。

    心中的危机感在提醒着他们,你们要去思考眼前这个男人出现在这里,其背后所蕴含的意义。

    迪伦大大的睁着自己的眼睛,如果说,要问迪伦对祖安的什么最感兴趣,毫无疑问,眼前这个近乎所有祖安居民都要挂在嘴上的男人,一定能够占据第一席位。

    他的功绩在祖安民众的心中口口相传,他的意志是整个祖安民众的目标所在!

    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啊?权力?威势?

    不不,这些远远不足以形容他。

    就是这个男人,带领着祖安变成如今的强大的吗?

    而一旁吃瓜看戏的梅尔,也是瞬间神色大变。

    这时候,她很想自己找个地缝钻进去。

    在法庭当中,以一个被害人的身份,出现在林恩面前,这对于她来说,有点难以接受。

    但更令他难以接受的是,林恩自始至终,目光都没有在她的身上停留哪怕一眼。

    他只是向前,望着巴克的后脑勺。

    ……

    巴克的反扑是林恩没有想到的,也是从这背后,他窥见了巴克的真实意图。

    之所以那样严苛的对待皮城民众,除了对于利润的渴求,还有对皮城民众的怨恨在里头。

    他的所作所为,有泄愤的意思。

    他真是给纳比区法庭,捅了一个很大的篓子啊。

    林恩原本只是想坐在角落里,默默的将这最后看完,但随着巴克的那一番话说出口,事情就已经开始变得失控了。

    被安排到这里的是哪怕希尔科、范德尔、赛维卡,他们也都无法处理这样的危机。

    能够有底气,将眼前的风波消弭于无形的,也就只有自己。

    他一步一步的走上前去,先是反驳了巴克话语当中最大的谬误。

    “你在考虑自己是一个祖安人的时候,你在考虑你的加害者是一个皮城人的时候,是否有想过,你是个罪犯,他是个受害者!”

    我们不能因为双方身份之上的对立,就忽视了人类最本质的道德观念!

    在场的无论是皮城民众,还是祖安民众,顿时升起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刚刚他们还沉浸在巴克编制的语言陷阱当中,为自己身为纳比区的皮城人却被皮城出卖;为自己身为收到这么多年压迫的祖安人而对巴克共情、愤怒的时候。

    这时候,有人站出来,拨开一切的现象,告诉你内在的本质。

    巴克是加害者,那些工人是受害者,仅此而已!

    “厉害!”

    巴克在心中由衷的赞叹了一句。

    林恩没有理会现场民众心中的各种情绪,他只是平静的,抽吸剥茧的,以巴克刚刚提出了,杀了他之后,可能对纳比区跟祖安所造成的影响那番话蔚蓝本,一步步的开始阐述者:

    “巴克,你只是祖安的一份子,你代表不了祖安,而你如今的所作所为,让无数的祖安民众,都要为你感到羞耻!

    你罔顾法律,眼中只有金钱,为了一己之私,伤害了无数人,难道就不应该收到法律的制裁吗?

    当然!而且是必须!”

    林恩的问答斩钉截铁,他挺直腰杆,抬起胸膛,昂扬的呼喊道,

    “祖安,是以法律为准绳来治理整个祖安的城邦,在这里,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身份,只要他触犯了法律,就势必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此次事件当中,之所以会演变成今天这幅模样,祖安政府在监管层面,也存在着相当程度的失职问题。

    包括纳比区执法局的局长,包括目前整个先遣区的负责人赛维卡,即刻已经停职查办,现在正在接收到祖安政府的质询。

    我们会给祖安人民一个交代!会给公正一个交代!

    我们祖安人民是坚持着正义与公正的,我们绝对不会因为私人恩怨,就做出知法犯法的事情来。”

    大义灭亲,林恩的行为毫无疑问够得上大义灭亲这几个字。

    任凭在场的谁也没有想到,仅仅只是为了这么小的一件事情,那个一直跟在林恩身边出生入死的赛维卡,就这样被停职查办了。

    在场所有人的心中一凛,由内而外的升起了一种对于法律的敬畏情绪。

    林恩一眼,完全将巴克之前那番话可能造成的影响,给彻底的消弭。

    巴克嘴巴张张合合。

    虽然他原本就没有反驳林恩的想法与勇气,但是真要反驳,他也不知道如何说出口。

    赛维卡,这个目前在整个祖安都算得上顶级的政府公职人员,都已经被停职查办了,林恩大人,或者说,整个祖安政府,对维护法律的坚定,要比任何人想象中的,还要深刻的多得多。

    想要反驳,除非抓林恩的私人问题说事情。

    除非林恩本人公开违背法律,除此之外,没有人能够从根本上驳斥林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