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大人拒绝BE- 第三十八章莫非故人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呆妮儿 书名:魔尊大人拒绝BE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大帝书阁)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暮笙走上前去摸着盒子,神秘兮兮地笑着说:“那虽是最容易的一件事,但它应该能使人眼睛一亮。它肯定比这些奇珍异宝更能得人心!”

    暮笙举手打开盒子,露出盒子里的物品,夏目木有些诧异:“十字弓弩?!”

    这下子,轮到暮笙出乎意料:“你认识这个吗?”

    夏目木点头哈腰:“但也只看了两回,说是能10发,范围是100米什么的又极快。由于不需要箭羽,所以很短的距离连声音也能没有。用来潜伏、夜袭最为合适。但现在这件事的存在还很隐秘,知之者并不多,再加上没有准确图纸很难做成。手下有专人负责探听,但那个位置固若金汤。失去了很多奸细,无法探听出核心人物的情报!”

    暮笙敛了敛眼眸:“你是在谈论三皇子封地吗?”

    “哼!”

    夏目木看了暮笙一眼,“莫非故人?”

    暮笙接过弓弩:“如果真有故人的话,那就是绝没有想见过的故人了!”

    夏目木望着暮笙冷嘲热讽的无力笑容,和那双眸子里的空无一物,心里感觉到了心痛,不知不觉间牵着了她的手:“如果他真的是你口中的男人,我一定不让他接近皇城半步!”

    暮笙闭着眼睛停顿了一下,随即叹了口气,睁开了眼睛:“这都要看这玩意儿!”

    夏目木深眸掠过忧思,但他知道他无法解开暮笙心头之痛,拿起手中弓弩细察数遍后按下机括再扣下发射片,始终是无羽短箭以极其微小之声射出,钉住3米高的柱上,1尺3箭身入半不中!

    ““真的是力量无限,比半张弓箭还强大呢!

    “这件物品在我这里可算得上兵器了。最多消遣一下。原本只想做一做试试看。如果您喜欢我就将图纸交给您,认真流程交给您。不懂的地方就向我请教吧!”

    “谢谢!”

    听到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我的大脑瞬间回响起了那个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将军的声音:“你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呢?尽管暮笙不以为然,但这把兵器在领兵打仗时他根本身价百倍。

    暮笙挑眉一笑:“别忘记了,我可真是个军火商,这玩意儿就是在赌你,可日后要向我要这玩意儿,可要付足了酬劳才对。毕竟咱们算冤家,我绝对不便宜你!”

    夏目木轻笑:“当然了!”

    把弓弩放在箱子里摆好:“做为回礼。我给了你们同样的物品。但到我家府中去取。你们敢不敢走?”

    ““什么,莫非你们那儿预备的是龙潭虎穴,在等我呢?

    “你说怎么办?”

    ““所以我要好好想想,怕什么都得不到,不就赔了吗?小亮突然对我说。我一愣,然后才明白他要和我讲什么事。“那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我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大包小包来。暮笙故作认真地说着,说着自己先微笑着开口:“行行好!知你不闹着玩,去,去看你那稀世珍宝!”

    夏目木替她打开了门:“以你的眼光看来,这可不是什么奇珍异宝的东西,却可以得到你的心!”

    从客栈出来一马车等候,两人乘马径向摄政王府进发,由于两人两天相聊甚欢,所以氛围较为放松,即使距离很近,亦不感到丝毫难堪。

    马车停在摄政王府内,暮笙下车仰望,却有些出乎意料,原以为摄政王府应该是皇城里最有气派的地方,但却出乎意料地闭塞幽静。

    夏目木从马站下来到暮笙背后:“我从小就从皇城出来,自己并不拥有府邸于皇城。这个地方是老尚书给皇兄安置的庭院,面积很广,但比起那些王公贵族来说比较偏远,但胜似清幽;回来后我就居住于此,后又叫人把它修缮起来,当作王府使用!”

    ““高门府邸还没有他住的舒服,抛开王府不说,倒算个好庭院!“这里面有什么好玩的?我可没去过呢!”

    “你想不想去看看?我可以带你进去看一看!”

    “好呀!”

    “那就去吧!暮笙道。

    夏目木举手道:“请!”

    暮笙走了几步台阶就进了门,花园里种着些普通花卉植物,除图案外,别无新意!

    夏目木在前面领路,途中偶有行人经过皆施礼退避,暮笙沿途看着最后真是不忍问道:“唉!这路不是老婆子是小厮士兵吗?难道没有少妇吗?”

    夏目木脚步顿了顿:“我看不惯女人伺候,就在旁边有男的,府第里就没侍妾通房的人!”

    暮笙有意识地忽略了最后这句话,便立即纳闷起来,接着又想起来某一个好像见过的男人:“这是什么名字啊?看来也是给我下了毒药,只是时间长了就忘了名字啦!”

    夏目木得知暮笙所说的话就是云嫚,也就是唯一留下来的女子,并没有太早在那一次她毒死暮笙后来暮笙寄来一封信后他便把云嫚送回到封地。

    “她就是太守次女。她妹妹因为我去世了。我对她们有亏欠。回来后她也会跟过来。所以带着。上回这件事就是我不对。幸好你们没出什么事!”

    这是一个女人对自己丈夫的评价。在她的眼里,丈夫是个非常优秀的人,而且也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如果不是这样,他一定后悔了!

    暮笙竟然要说自己没有必要向她交代,她也不过是随口一问,但尚未腹诽完毕她的双手便被夏目木牵了起来,纤细的手指把他的双手彻底裹在掌心:“不要丢!”

    暮笙渴望吐槽些东西,但望着握在手里的那只手,她一时竟有点无语!

    夏目木把暮笙带到一定的距离后到达目的地,那里有点偏僻,竟是马房!

    “嘶鸣,嘶鸣,笃笃...”

    老远便听见马声,不只大马,马仔也来了,暮笙双眸发亮:“不就是把小马驹送来吗?”

    夏目木很自然地松开暮笙,负着手一看:“小马驹生了一月了,还很难见到双胎。喜欢就全部给你们吧!”

    暮笙快步两步跑到马房前,眼眸飞快地转来转去,只见围着一个圈的两匹小马驹可能是因为双胎缘故看上去还是那么瘦弱,但却是照顾得非常好,毛色滑柔明亮,一双双眼睛明亮而神采奕奕!“这是谁呀?”

    我好奇地问道。“是我们俩!”

    马爸爸说,“这两个孩子长得真好看啊。兄弟俩长得简直一模一样,额头正中也有点,但一纯白色一枣红色,看着莫名其妙感觉很可爱!

    “王爷!”

    一声枪响,将一个骑马的女人从马上摔了下来。她躺在地上,脸色发青,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裂成碎片。“是谁?”

    马妈妈大声喊道。关心马儿的人们见到暮笙时都有些惊讶,但见到在自己背后不远处的夏目木却马上敬礼致意。

    夏目木招手道:“大家快下来!”

    。

    暮笙手里拿着把青草扔在圈中,望着两个小家伙跑来吃饭,立刻高兴不起来,自己要求小马驹只为了给澈儿当礼物,没想到小家伙那么可爱,又是双胞胎,好可爱!

    夏目木在暮笙身边站着:“现在她们都属于你们了,还是叫她们名字好了!”

    暮笙抿了抿嘴唇,心想:“叫做追风与闪电,这称呼虽然俗气,但却足够霸道,这也不辱小宝马之神威。你们怎么看呢?”

    暮笙扭头看向夏目木但又不愿回头的刹那是夏目木凑成的脸庞,一吻落到她嘴唇上,惹得她笑意皆有刹那凝滞,只是为那样子不好意思,暮笙故作淡然地扭头道:“我暂时还没有地方抚养,你们给我抚养,待我找好位置再去把他们领回来!”

    夏目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语气里带着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温柔与放纵:“嗯!”

    两人假装没东西,但也是表面!

    “礼物还见过呢,应该还回来吧!”

    “我给你送来了!

    暮笙不知路在何方,便不推辞!

    从马房里出来没多久,夏目木又拉住暮笙,暮笙潜意识里想抽,所得却被夏目木狠狠一拉,整个人都因惯性掉进夏目木怀里,鼻尖碰到他心口上,气息中透着自己,十分清楚。

    暮笙并无过激抵抗,而是冷静地陈述了个真相:“齐爵,我同意!”

    夏目木紧紧地握了握自己的手,微微紧缩,语气平和但又透出抑制:“不是说能忍就忍了吗?”

    ““那,你们要干什么呢?

    夏目木俯下身子闻了闻她头发的香味,那一刻他发现他变的有点贪婪甚至卑鄙无耻,但是触碰了她*却比什么都重要:“你从来没有给过我任何一次机会!”

    ““我好像不同意!

    “我谁也没有说出口,哪来的排斥?”

    ““我想你一定是理性的吧!

    夏目木凄然一笑:“遇着你这样的女子,如果还理性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恐怕就再也没有一个女子能够令我心动!”

    暮笙默不作声,这可不是她可以左右的!

    夏目木把她牢牢扣在怀里,压抑住疼痛在耳边低语道:“你不应该掉进画舫里,这样我才会看到你触碰着你。这是我头一次见到女人的尸体,并且是一个像妖的女人;由于这一幕,我魔惊般地追赶过去,随后和你并肩战斗。要知道,这就是我头一次把背交给他人吗?天牢中你吃了中药这是偶然的,但这一刻我前所未有地狂喜。即使有人说我卑劣,我仍然承认这是齐爵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