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被爆炸干到了尸魂界当死神-正文卷 第五十三章 斩魄刀的异动!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不喜欢拉面 书名:诸天:被爆炸干到了尸魂界当死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大帝书阁)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虚圈。

    虚夜宫大会议室,拜勒岗坐在左一位,对面坐着的是先前还不安分想搞事的市丸银,其后十刃成员第一十刃柯雅泰·史塔克坐在左二位置。

    第三十刃蒂雅·赫丽贝尔,第四十刃乌尔奇奥拉·西法,第六十刃葛力姆乔·贾卡杰克,第十十刃牙密·里亚尔戈,以及奉朽木空见之命被柯雅泰·史塔克从虚圈沙漠中寻回的原第三十刃妮莉艾露·杜·欧德修凡克,他们分别落座在后面的席位。

    妮莉艾露头上破损的面具已经修复,此刻的她恢复了巅峰时的力量。

    会议室的主位空悬,那里是朽木空见的位置。

    “呀嘞呀嘞,朽木大人让我们保持静默呢!话说,咱们虚圈这伙人现在到底是算正派还是反派!?”

    市丸银挑了挑头发,调笑开口,一个多月的时间让他的伤势差不多痊愈,这会儿的他战力处于巅峰。

    “市丸大人,无论正派反派你都回不去尸魂界了,中央四十六室的那群家伙可是你亲手干掉的!”

    拜勒岗沉声道。

    “拿个主意吧,我等真不去把朽木大人营救回来?”

    第六十刃葛力姆乔·贾卡杰克出声。

    “朽木大人传回来的消息是取消营救计划,虚圈保持静默,那我们保持静默就行了,无需做出其他行动。诸位且努力提升实力吧,空座町一役我等的表现实在平平,想必蓝染大人对我等的态度只有失望!”

    第四十刃乌尔奇奥拉·西法回答了葛力姆乔的问题。

    “当前十刃缺员严重,是否寻找其他的大虚进行补充?”

    第三十刃蒂雅·赫丽贝尔询问。

    “暂时不必,一般的大虚对比与我们破面来说战力脱节比较严重,妮莉艾露补上第五十刃的位置,其余的暂且不变。”

    拜勒岗一锤定音。

    “嗯。”

    “那么,从属官方面?!”

    赫丽贝尔再次询问。

    “可随意补充。”

    拜勒岗沉声回答,他之前的从属官在空座町一战中全部阵亡,孤独一人的宫殿显然不符合前虚圈大帝的身份。

    史塔克懒洋洋地在桌子上趴着,赫丽贝尔抱胸靠在背椅上,妮露艾露微笑听着,葛力姆乔这会儿只想着回去修炼,牙密的体型变得很小他的伤势还没复原,乌尔奇奥拉面容严肃,市丸银嬉笑着,拜勒岗主持大局。

    会议很快结束,众人陆续走向自己的宫殿,市丸银在会议室外的走廊站着,他看向虚圈荒芜的沙漠,嘴里喃喃道,

    “朽木三席,你究竟想干什么呢......”

    尸魂界。

    七天很快过去,朽木空见被人从无间中带出,他这会儿又回到了卯之花烈的四番队,不过这次的他没有被带上杀气石镣铐。

    “卯之花队长,我身上的这些烧伤大概什么时候能治好?”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如果不是为了美观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要求结束治疗。”

    “那就这样吧!”

    朽木空见从床上跳到地上,他蹦了蹦,感觉良好。

    “卯之花队长,我还有些事,先走了。”

    “慢走。”

    卯之花烈注视着那个名为朽木空见的男人离去,她身边副队长虎彻勇音一脸不忿。

    “队长,那家伙也太狂妄!”

    “不必多言,勇音!这是总队长的决定。”

    二番队队舍。

    从四番队出来径直回队舍的朽木空见迎面撞上了二番队队长碎蜂和副队长大前田希千代!

    “朽木三席,我看你还是调去六番队比较好!”

    碎蜂开口就是一股冷冰冰的驱逐之意。

    “队长说的没错!给我们隐秘机动抹黑的家伙不配待在二番队,朽木空见,二番队不欢迎你!”

    大前田希千代破锣般的嗓子在一旁附和,他这会儿甚至比二番队队长碎蜂还激动。

    “队长大人,副队长大人,你们在说什么呢?让我重新归队可是山本总队长的意思,怎么!二位对山本总队长的决议抱有异议?!”

    面对突如其来的恶意,朽木空见不温不火地怼了回去,蓝染被关押起来了,压在他心中的那座大山已经消失,今后的处事不再需要刻意压抑本心。

    “混蛋,你!”

    大前田希千代被朽木空见阴阳怪气地一番话怼毛了,愤怒驱使着他上前教训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但头脑冷静的碎蜂拦下了他。

    “朽木三席,好自为之!大前田,我们走。”

    碎蜂带着大前田和朽木空见擦身而过,只给后者留下个冷漠的背影。

    稍微在原地停留了片刻,朽木空见径直回自己屋舍,他现在可没时间和自家队长掰扯不清,至于大前田嘛更没放在他的心上,当前有件事情十分紧急!别在腰间的斩魄刀阴鬼已经出现了异样.......

    回到队舍后,朽木空见盘坐在地,同时把斩魄刀拔出放在左膝上,刀禅!没过一会儿,他的意识就沉入了那座熟悉的青石桥。

    桥上的自助牌孟婆汤散发的诱人气味依旧,但青石桥下流淌的黄泉却变得浑浊不堪,其中时不时有白骨上下沉浮。

    “朽木响河的那把刀还真是恶心!”

    喃喃低语一声后,站在青石桥上的身影闪动消失,他尝试着寻找阴鬼。

    黄泉两岸,原先无穷无尽的艳红彼岸花海已经变得枯黄,曼珠沙华不知为何开始凋零,朽木空见以极快的速度沿着黄泉朝远方移动,他的视线不停在两岸的彼岸花海中扫过,期待能够看到那个漆黑的影子。

    然而,事与愿违,不知沿着黄泉奔行了多久,他依旧没找到阴鬼。

    “可恶!这下大事不妙了!”

    从刀禅状态退出,看着左膝上那把给人感觉越来越陌生的短刀,朽木空见不由忿忿出声,熟知阴鬼能力的他为接下来的局势担忧。

    之前的空座町一战,除开自身高强度的灵压外,其余作战手段皆来自于斩魄刀阴鬼,可以说蓝染其实是败给了他的斩魄刀,因为在最后的战斗中,他本身已经失去了意识,根本无法干涉战局,最终完成对蓝染削弱的其实是具象化出来的阴鬼。

    “那家伙一旦失去约束,估计能把尸魂界闹个底朝天......”

    无奈叹息一声后,朽木空见走到屋舍外望向天空,之前接到击败朽木响河的任务时他感觉还好,直到在无间服刑时察觉到自己斩魄刀出现的异样......简直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