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不想被人知道开挂吧-东山再起 60.少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玖洛羽晴 书名:你也不想被人知道开挂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大帝书阁)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请问,你们是去东山镇吗?”

    余姚还正在和小白和讨论的香道,忽然隔壁就传来了一个少年的声音。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少年居然飞到了他们的身边。

    余姚看着使用飞行法器的少年,眼里顿时流落出羡慕的情绪,然后才回应道,“是啊!”

    少年听到余姚的回答,顿时急切起来,“那你们认不认识青云宗的道友?”

    少年的表情有着急,似乎是找青云宗的人有什么急事,余姚想了一下,就说到,“你要找去青云宗人啊?他们都已经去了舟山城,如果你去东山镇的话,应该是找不到人了。”

    余姚没有暴露自己是青云宗的人,这个少年看着有点和善但是也不知道人的品行,万一是坏人呢。

    还有,这个人怎么越看越眼熟啊?

    余姚狐疑的看了又看少年,回想着他这张脸自己在哪里见过,结果就在记忆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个拿着书懵圈的小少年。

    就是那个在曌街被人骗买了东山志的小少年,当时余姚还在和店小二讨论灵猫的事呢。

    距离那天,也有将近一个月,小少年没有之前的那么白净,但是少了一分少年人的稚气,多了一点少年的锐气。

    “啊。”小少年很苦恼,巴掌大的小脸皱成了块苦瓜,“可是那师傅让我去东山镇啊?那舟山城不是封了嘛?进去以后就出不来了呀!”

    小少年愁眉苦脸的表情逗乐了余姚,说道,“你找青云宗的人有什么事?我认识几个青云宗的道友,我可以帮你问问?”

    小少年一听赶紧道谢,但是随后说出来的话,直接把一人吓了一大跳。

    “师傅说,皇城的魔窟出现了一种新的魔兽,好像能指挥被魔气感染的妖兽。”

    “什么?”

    小白鹤吓得翅膀都少扑腾了几下,而余姚也吓得一把揪掉了小白鹤翅膀上毛毛,小白鹤疼得没差点使不上力,就直线跌下去,坐在它上边的余姚也因此差点摔下去,吓得一个一兽都在尖叫。

    小白鹤好不容易稳住身体,余姚也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的耳朵,一人一兽被迫降落地上,然后都在努力的调息。

    余姚平复后,看着自己一手的鸟毛,有那么一点的尴尬,好在小白鹤有点眼力,把过错揽在身上。

    从他们一同攀谈的少年在他们降落之后,也随后降落了。

    小少年一脸的懊恼,他一时着急也忘了他们还在天上飞着,而且用的不是法器,差点就让人家摔下去了。

    “你们没事吧?”小少年看着小白鹤秃了一块的翅膀,有些不知所措。

    余姚为了补偿小白鹤,就给他拿了个丹药,让他吃了下去补补身子,只要有足够的灵气,翅膀上的毛很快就能长出来,

    “没太大事……”余姚看了眼乖巧的小白鹤,扭头问小少年,“请问怎么称呼?”

    小少年看了眼余姚,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司马彦。”

    嗯?司马?

    余姚愣了下,脱口而出的问道,“你是皇族的人?”

    司马是皇姓,而且只有直系的子弟才能拥有单字。

    这个小家伙居然是皇族?

    小少年一听余姚说这话,连忙摆手,“不不不,我不是皇族的,我师傅是,我师傅收养的我。”

    余姚这才缓了下来,但是又觉得不对劲,怎么不是皇族的还能有单字?

    小家伙估计也是解释得多了,也没有拖沓,直说,“我师傅是当今圣上的胞弟,但是他从小身体有恙,所以没有养育无儿女。我是师傅捡来的,圣上说我要给师傅养老送终,可赋单字。”

    这下余姚是明白了,但是他师傅怎么来找青云宗,不是距离皇城最近的五行宗?

    再不济,符一门也行啊?

    何必舍近求远,而且还是最远的那个宗门。

    “师傅没说,他就给我拿了个牌子,让我去找随便一个青云宗的弟子,师傅说有牌子在,我能进青云宗。”

    小少年司马彦说着掏出了一块玉牌,“如果能联系得上青云宗的道友,麻烦道友将这个玉牌的模样也一同告诉那位道友,”

    余姚接过玉牌,没差点就又丢掉。

    淦,是那个青云宗藏书阁候长老的牌子!

    要说青云宗余姚最害怕的人,还得是藏书阁的看门老人,候长老。

    候长老也不知道活了多久,一副枯木将朽的模样,但是眼神一点也不友善,而且声音沙哑难听至极。

    还没化妖的余姚每次来借书,都得被候长老审视一番,然后才放出去。化妖后,她都是拖蓝岚给她借书,自己是不愿再去的。

    候长老眼神有些可怕,当他就是着你的时候,会感觉自己被几十头凶兽盯着一样,那双经历了无数岁月的老眼看你一眼,仿佛就能将人看穿了一样。

    这是候长老的玉牌没错,余姚摸过无数次,无论是材料还是图案,都和藏书阁的借书牌毫无区别。

    “道友?”

    司马彦喊了几声,发现余姚没有回应,就有些害怕,然后摸出了百宝袋里的法器,一脸警惕的看着余姚。

    余姚回神后,看到小少年这模样,就把玉牌丢给他,说道,“我这就去联系大师姐,你跟上来吧。”

    少年司马彦把这玉牌收好,看着招呼着的小白鹤接着往东山镇的方向飞的余姚,还是有些不大放心的,把自己身上能用来防御的东西全部都佩戴上了,才驱使飞行法器跟上。

    小白鹤在前边飞着,余姚就把事情同还在舟山城的大师姐说了下。

    舟山城已经没有乱子,舟山城被封城,大师姐有了难得的清闲,就在她把蓝岚接出来的时候,收到了余姚的来信,打开看了眼的她,失去了笑容,多了一丝凝重。

    好不容易从那个鬼地方出来,被快压榨了半个月的蓝岚,正兴高采烈的和郝兵说着,今晚一定要去哪里吃喝玩乐,一定要补回来这半个月失去的快乐,结果扭头就看到了大师姐的表情不对。

    “师姐,谁给你消息啦?又是掌门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