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荒年后,她带着空间撩状元-正文卷 第159章 定下亲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婕炎 书名:穿到荒年后,她带着空间撩状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大帝书阁)www.dds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想到婉婉,范秀才抬眼在人群中寻找着,在最后面,看到了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姑娘。

    他突然剧烈挣扎起来,“婉婉!婉婉!这事不是我干的,我是受害者!

    是李月月哄我去后山,又给我下药。是她勾引的我,跟我没有关系。婉婉,我是清白的!”

    不管怎样,他心里还是纯洁的。

    温婉露出不屑的微笑,她当然知道是李月月哄他去的,那熏香,指不定也是李月月下的。

    不过,这些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听到范秀才的喊声,李月月似乎回过了神,转头看到温婉,她忽然爬起来,像疯狗一样扑了过去。

    “贱人!是你害的我!!”

    温婉本想后退,可下一秒,就被拉进一个健硕的怀中。

    李月月冲上去不管不顾又是挠又是咬。

    “贱人!是你毁了我!没想到你竟会有如此歹毒的心思!!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好在天气凉,衣服穿得多,并未抓伤,不过,慕如风大腿被结结实实咬了一口。

    火气上来,他直接一脚踢开。

    李月月这才发现他,爬过来跪在他脚边,“如风哥哥,是这个小贱人!是她害了我!是她打晕我送过去的,不是我……不是我……”

    慕如风后连连后退,“够了!李月月,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如风哥哥,我是被害的……就是是这个贱人打晕我!娘,我真的是无辜的……”

    温婉的小脸从慕如风侧边探出,“你说,我为何要打晕你?”

    “因为……因为……”

    李月月像泄了气的球,瞬间蔫了。

    因为什么?

    因为她给如风哥哥下药,还是因为这女人发现了她和范秀才联手害她,所以,才打晕她送到山洞里?

    “李月月!”刘宝珍一声爆喝,将她拽了回去,“你还嫌不够丢脸吗?”

    “你们都不信我,都不追究幕后黑手,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打死我吧。”

    李月月绝望地闭眼,她失去清白,这辈子,什么都没了……

    她心里很苦,但又不能说出来。

    如果跟温婉对峙,范秀才肯定会托出真相,到时,所有人都知道她想害那女人,那么,只怕梨花凹再也容不得她。

    可是……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应该万无一失的……

    温婉去山上找孩子,范秀才趁机出来;然后,她跟如风哥哥也可以顺理成章……

    她跟如风哥哥就差临门一脚,结果,被那个女人冲出来破坏了!

    说到底,还是因为她!

    “我杀了你!”李月月再次冲过去。

    可这一次,被拉住了。

    ……

    李富贵踢着绑在板凳上的范秀才,“再问你一遍!娶不娶?不娶的话,只能拉你去见官,或者乱棍打死!!”

    “不娶!打死我也不娶!”

    “那老子就打死你!”李富贵捡起藤条,就要往他身上抽。

    “住手!”

    范钱孙来了,一双犀利的眼,扫向今日的两个主人公。

    随后看向李富贵,直奔主题:“亲家,年轻人都有犯错的时候,既然两个孩子情投意合,咱们还是商量婚事吧。”

    范秀才剧烈反抗,“爹,我不娶妻!”

    “住口!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范钱孙背着手,透着一股威严,“亲家,我范家愿意娶,就不知你女儿愿不愿意嫁?”

    “不愿意!她不愿意,她想嫁的人不是我,是……”

    “我愿意。”

    范秀才极力反抗,可李月月轻飘飘的一句话,似击碎了他最后的防线,他变得萎靡不振。

    “呵呵……李月月,你是不是故意的?”范秀才流下了两行清泪。

    李月月三番两次以设计温婉为由找他,结果,他在山洞苦等好久,来的,却不是他的婉婉……

    他觉得,这一切都是李月月故意的!

    他是真的后悔了,当初就应该坚持自己的想法,“李月月,你明知道我喜欢温婉,就用温婉做借口,故意三番两次地接近我。

    只怕你早就对我图谋不轨,才会用这种肮脏的手段陷害我?呵呵,你不就是想要我娶你么?我娶就是了。”

    “以我家小婉做借口?什么意思?”林氏看向李月月,今日温洋突然不见,她就觉得奇怪。

    因为温洋是她一手拉扯大的,分开不了多久就会找她,旁人是哄不了的。

    李月月苦笑,“就是你说的那样,我是用温婉做借口,故意约你出来……”

    事已至此,除了服从安排,她没有办法。

    今日与如风哥哥撕破了脸,又发生了这样的事,如风哥哥也不会再要她了。

    可她不想死,她要好好活着,让那个恶毒的女人也不能好过!

    两个主人公都松了口,两家大人也都松了一口气。

    范钱孙范道:“亲家,既然孩子是真心相爱,成亲也是早晚的事,赶明儿,我去找个先生翻翻书,瞧个黄道吉日,就把这事儿给办了吧。”

    温婉没有插话,全程都在看戏。

    之所以过来盯着,就是怕李月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现在,事情敲定,也就没她什么事了。

    温婉无奈地摇了摇头,她还是太仁慈了。

    人家想害她,她反而给人找了个婆家,李月月应该对她感激涕零的。

    昏暗中,慕如风忽然抓住她手腕,“跟我来。”

    两人沿着小路,一路沉默,来到小河边。

    温婉戏谑地看着慕如风,“你心疼了?”

    慕如风抿着唇,静静地看着她。

    温婉心里有些沉闷,“李月月说得不错,我就是个歹毒的女人……”

    话没说完,男人高大的身影就拢了过来,紧紧抱着她。

    “的确心疼。”

    “是么……心疼的话,那你去娶她吧。”

    “傻瓜。”慕如风很自然地在温婉额上落下一吻,“我是心疼你。”

    “你不怨我?”

    “怨你什么?”

    “做事太绝。”

    “那是她罪有应得,我到现在都还感觉后怕。”

    如果温小婉上了李月月的当,那么现在跪在大家面前的,可能就是她。

    一想到今日的事,他就自责得不行。

    他不仅没有帮到她,还反过来被她救了。

    “温小婉,我们也挑个日子成亲好不好?”

    这是……求婚么?

    温婉心头有一百头小鹿在蹦跶。